1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与经济协议,旨在遏制两国长达两年的贸易战。 可是,协议刚达成,中国就面临致命的武汉冠状病毒爆发的紧急状况。



这些难以预料的事态发展,印证了中国核计划之父钱学森在其有影响力的1993年论文中提出的 “开放复杂大系统”议题的重要性。中国当前面临的各种问题正是“开放复杂大系统”的治理挑战。

钱学森是系统工程学科的先驱,他认为,由于人脑具有一兆个相互作用的神经细胞,每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开放复杂大系统”,可以与其他人类进行复杂的物质、能量和信息互动。

同样,一个社会系统是与其它社会系统互动的宏观开放复杂大系统,因此任何计算机是无法通过建模来仿真人类个体或社会系统的。

需全面且系统化

确实,任何旨在改进文明发展的系统工程都必须处理在物质,政治和精神领域发生的一些无法量化且极其复杂的制度转型与社会系统互动的问题。



因此,钱学森认为唯一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定性分析,对经验事实进行严格和反复的调查及试错,直到找到不同的改革路径或政策选择为止,正如邓小平提出的 “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思维。

钱学森的分析是有远见的。他写道:“所有这些分析表明,单轨制一刀切的思想和零散局部的改革根本行不通”、“改革需要全面的系统分析,系统设计,系统协调和系统计划。这是社会系统工程对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研究与实践的现实意义”。

英国首相约翰逊的顾问多米尼克·卡明斯在最近的一篇有关如何改革英国公务员制度的博客文章中,引用了钱其琛的观点,即社会系统工程必须深深融入中国的国家规划。

卡明斯写道,如果要将白厅(英国政府)从(1)“失败是正常的”状态转变成另外一种(2)以恰当激励措施达到预测准确、运营卓越、和绩效优良”的状态,系统管理(社会系统工程)的方法为英国政府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反官僚主义(反清单式)解决方案 。

从北京和白厅(英国政府),到布鲁塞尔和华盛顿,政策制定者都在努力应对一系列没有简单解决方案的“开放复杂大系统”问题,例如气候变化、社会不平等、以及各国在技术和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

首阶段贸协未解核心问题

可以理解,在找不到系统解决方案时,他们的零散局部政策只是在购买时间,这对于整个世界而言可能不是最好的状况。

例如,“中美第一阶段”贸易与经济协议并不能解决悬而未决的核心问题,例如持续的双边贸易不平衡、技术及相关部门的公平竞争、以及制度系统的变化(深刻而全面的制度和治理改革与变化)。

而且,在中长期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可能会加剧。但是该协议确实为中国领导人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来发展更好,更开放的中国市场。

首先,中国在此协议下将承诺稳定人民币汇率并开放金融服务业,这让人回想起1999至2005年期间稳定的人民币汇率促成了许多重要的市场化改革。

而当人民币在2005年7月开始被允许浮动之后,许多改革也由于宏观经济波动而停滞。

此外,中国需要一段时期与美国保持稳定的贸易和经济关系,以应对其经济转型过程中不断增加的系统性风险,包括债务增加,公共和私人投资减少,住房市场失衡以及技术创新薄弱。

清除中国经济的死树

这项最新的贸易与经济协议(如果可以顺利执行的话)会给当局两年的时间来继续推进中国向现代市场经济的转型,这既有利于中国老百姓,也有利于国际社会。

成功转型的关键是进一步理清和区分国家和市场各自的角色与功能。

中国领导人认识到依靠市场作为资源分配主导机制的好处,但也强调了国家在提供公共产品(如国家安全,软硬基础设施以及社会保障计划)中的基本作用,包括及时应对诸如目前武汉冠状病毒爆发的公共健康危机。

因此,在系统重塑中国经济方面,中央和地方政府需要充分利用市场、民营企业、和信息技术的快速增长带来的红利,来弥补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积累的不可避免的经济与社会损失。

这包括由于市场竞争而落后的地区与企业的不良贷款,以及过时行业的产能过剩,这些沉淀的损失往往源于一些误导、设计不良、或过时的政策与监管。

释放资源到创新和环保

如果这些扫除历史遗留的系统坏账的努力获得成功,那么被释放的资源就可以重新配置用来鼓励本地和国家层面的技术创新,从而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以及绿色产品和服务。

清除中国经济中的死树至关重要,其关键是发挥中央和地方政府在分配沉淀损失过程中国的核心作用,目的是控制系统性风险。

沉淀损失是历史上已经发生并不断积累的经济学里的沉淀成本(sunk cost),不应该影响对未来可持续增长和发展必不可少的投资决定。

冲销沉淀成本会释放资源,将金融和实体资源从低生产率项目转移到高生产率项目,也就是会推动金融深化(降低利率及提高资本效率),从而创造更加开放、透明、和市场化的发展条件。

以钱学森系统工程的方法来分析中国的改革得出的一个重要启示是,提高能源效率和生产更多的绿色产品和服务将使中国能够为全球公共产品与服务做出重大贡献,并同时减少对进口能源的依赖。

碳排放是关键

在通盘考虑物质、政治、精神文明等开放复杂大系统互联互动的思维模式下,将水、能源、健康和社会理想等问题联系起来综合治理,会大大降低中国发展对世界其它地区的对抗性和竞争性,而将更多精力放在建立相互尊重而不威胁别国国家安全的全球秩序方面。

尽管中国在应对重大全球挑战方面的战略选择与许多其他国家基本相似,但中国的规模和独特的复杂性使其与众不同。

特别是,中美两国的碳足迹总量主导世界碳排放,因此,近期的双边贸易停战对于提高世界应对全球变暖带来的生存威胁的机会,至关重要。

世界范围国家治理的失败加剧了全球增长放缓和各国社会动荡(部分原因是气候变化及其相关的自然灾害),并进一步提升全球变暖的威胁。

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与经济协议不会结束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但也许可以帮助双方找到适当的合作方式,至少让这种双边竞争不会减少全球公共产品的供给,从而防止摧毁地球。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