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开放的朴素逻辑/马来西亚安邦智库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个长期过程,没有终结,但有阶段性,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改革开放重点。在改革开放的早期阶段,重点在农村改革。后来,改革重心转向城市,重点之一是国企改革。

与此同时,引进外资、金融改革、政府行政体制改革、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等一系列改革开放逐步展开。



从朴素的道理来看,改革开放的根本目的有两个:第一,让中国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从贫穷变富裕,从少部分人富裕逐步走向更多人受益的共同富裕。

第二,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建立起一套能保证实现第一个目标的制度体系。可以认为,实现这两个目标,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得以驱动的最朴素的逻辑。

不过,即使实现了这两个目标,也没有包括中国发展的所有阶段。安邦咨询(ANBOUND)的智库学者认为,从财富生产、传承和存续的过程来看,上述两个目标只解决了中国改革开放第一个阶段的问题——如何创造和生产财富的问题。

这两个目标没有包括中国在改革开放第二个阶段的问题——如何制度化地传承财富,如何让财富拥有者安全地安放财富,以及如何使合法的财富长期存续。



首先,要注意到,财富拥有者希望在不同地方配置财富,这是一种全球性的现象。

英国的全球地产顾问公司莱坊调查的数据显示,全球持有第二海外身份的超高净值人士已经从2018年8月的34%,增加到了目前的36%,还有29%的人正在考虑办理第二海外身份,26%的人正在考虑办理永居身份。

这意味着,全球19.8万名超高净值人群中,持有第二海外身份和考虑办理第二海外身份/永居的人数占比达91%。超高净值人士的大约86%位于欧洲、北美、亚洲。

财富拥有者希望拥有不同身份,在不同地方配置财富,主要是从财富安全性方面的考虑,不希望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其次,必须承认的是,中国目前的法律环境、制度环境、社会舆论、生活环境、教育与医疗环境等方面,对于私人财富的安放与传承来说,还存在很多的问题和不足。

财富流动逆差大

虽然没有准确的数据统计,但从多年的观察和经验来判断,与中国的庞大贸易顺差相反,中国内地的财富流出与外界的财富流入之间,可能存在巨大的逆差。

这种巨大的财富流动“逆差”,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出个人财富在用脚投票,或者反映出财富拥有者的某种担心。

当财富逐步积累的时候,中国在改革开放的第二个阶段所要做的事,就是通过法律制度、国家政策、治理实践、社会价值观建立、社会舆论引导等多个方面的持续努力,系统建立与完善社会主义中国对于财富的制度性保护,让有产者(不论大小)在中国感到安全,能够放心地安放并传承其财富。

不仅如此,还要通过一系列改革和政策制订,吸引国际上的有产者愿意将财富安放在中国。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中国在全世界的地位和形象将会大为改观,中国的发展也将进入一个新阶段。

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个阶段实现了让人们“发财”,今后在第二个阶段的发展,则要让财富拥有者安心在中国安放财富和传承财富。这既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目标,也是改革开放成功的最朴素的逻辑。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