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与赛莫达赴华商谈
敦马曾为吉利普腾牵线

(吉隆坡27日讯)有报道称,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曾在2014年前往中国,试图说服中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与普腾合作。

马哈迪日前撰文,指政府把普腾近半股份卖给吉利,如同典当国家尊严,更形容“普腾犹如我的亲生骨肉,如今被卖掉了,我会哭泣。”



然而有网民在马哈迪推特上贴出《日经亚洲评论》当年的文章,指马哈迪与土著钜商丹斯里赛莫达曾前往中国,欲与吉利建立合作关系。

赛莫达是于2012年透过多元重工业(DRBHCOM,1619,主板工业产品股)私有化普腾。

据报道,马哈迪当时仍是普腾主席,由于他不断攻击政府,导致政府撤回对普腾的资助,因此他前往中国试图拯救普腾。

随后,普腾内部传出马哈迪与巫统领导的争执将对普腾带来影响,马哈迪随之辞去普腾主席一职。

马哈迪于1983年成立普腾,该公司于2012年被多元重工业私有化,惟普腾仍是国产车。



敦马哈迪

多元重工:吉利助普腾拓海外市场

多元重工(DRBHCOM,1619,主板工业产品股)董事经理拿督斯里赛法沙强调,普腾与中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合作,不仅让普腾有机会成为大马领先汽车制造商,也有助开拓海外市场。

“以吉利全球集团的地位,(它)是普腾最好的伙伴。”

《新海峡时报》报道,赛法沙指吉利全球收入达300亿美元(约1278亿令吉),在30年内达至《财富》500强公司的地位,凸显该公司的胆识及实力。

赛法沙说,普腾是大马首个国产车品牌,于1985年生产第一辆国产车;同样的,多元重工仍保留50.1%多数股权,普腾仍是国产品牌及国产车。

“普腾仍是国产车,出售49.9%股权并不等于脱售普腾。我们必须清楚,自多元重工于2012年收购普腾后,普腾是一间私人公司。

“多元重工向国库控股收购普腾是彻底购买,政府的‘黄金份额’也随之被撤除。

较早前,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指政府把普腾近半股份卖给吉利,如同典当国家尊严,普腾已不再属于大马人。

反应

 

灼见

【灼见】马哈迪犯太岁/杨善勇

那些年,纵然敦马哈迪医生辞卸首相,他还是太岁,拒绝裸退。

回忆录《医生当家》(吉隆坡:MPH:2011)最后的一章〈传统与未来〉透露,他曾要求敦阿都拉委他为国油、普腾、马航、浮罗交怡发展局及刁曼发展机构的顾问。

不过,普腾、马航之职迟迟没有下文。“当然,我也没有权力过问。”书中,他酸溜溜地说。2008年第12届全国大选,多个州政权遽变之后,他转而力挺拿督斯里纳吉,让他替代阿都拉,成为下一任首相。

事情经过,除了黄少龙所撰《阿都拉巴达威传记》的版本,前副揆敦慕沙的回忆录《畅所欲言》(吉隆坡:Pelanduk;2016)透露,阿都拉接受慕沙所劝,知道自己斗不过马哈迪,宁可赶紧全身而退。

顺马者昌  逆马者亡

但是,纳吉和马哈迪的蜜月瞬间没了,两人关系也跟着砸了。chedet.cc之上贴文,马哈迪公然指称,有人向他投诉首相夫人罗丝玛,批评罗丝玛生活奢华,行经犹如实权首相。

显然的,那是直指纳吉的痛穴了。随后的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组成土著团结党,结合希望联盟,国阵倒台。纳吉败走,继而被控,锒铛入狱,身陷囹圄。

唯马哈迪仍然还是太岁,不但想要继续操控首相人选,而且主导所有,甚至总揽资源丰厚,位高权重的部长,当时也全归他的土团党所有:内政、教育、乡区发展、企业发展。

享尽从前的风光,他想方设法阻扰安华接任,一再磨蹭拖沓,推搪交棒的日子。最终,“喜来登政变”,阿兹敏带着人民公正党大将窝里反,希盟一夜之间遽然解体,间接促成丹斯里慕尤丁入主布城,翻转政局……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太岁才是船长,顺马者昌,逆马者亡。慕尤丁势力消减后,他转而和伊斯兰党合作,试图借力打力。可惜,这一回,岁月既不站在他那一边,权力也不在马哈迪这一边。

历史总会不断轮回

敦达因被控,不过是第一步。此后会有什么跌宕起伏的变化,一切言之过早。我们唯一确定的是,历史总会不断轮回,太岁不会跟着同一人一直走,马哈迪不能例外,也不会例外。

望向窗外,回想当权一系列数以万计的作品:槟威大桥、巴贡水坝、南北大道、武吉加里尔体育馆、吉隆坡国际机场、双峰塔、布城、吉隆坡塔、多媒体走廊,不知犯了太岁的他是忐忑不安,还是沾沾自喜?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