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避免依赖单一国家
壮大东盟减经济冲击

从中国疫情,看我国经济(下篇·完)

中国武汉肺炎疫情冲击我国的旅游业。

中国的强大不言而喻,但一场感冒,似乎也让全球首次清楚且深刻感受到中国的影响力究竟可以去到多深多远。



综观大马这经济体,中国一场疫情,便令我国的旅游业、制造业、建筑业、服务业等立即陷困。然而,或许我们未察觉的是,类似看法早在数月前就已被理科大学经济系教授连惠慧提出,事实上我国是可以将国外冲击减到最低。

通过本地经济学者的看法所得出结论,我国经济要减低对外在事故的影响,未来5至10年将是关键。

截至2019年,我国总人口约3200万,这也意味着整体内需市场十分微小,加上我国经济形态一直以出口为主,因此数十年来我国在经济发展上一直依赖外国,与其说是“传统”,更像是“宿命”。

拉曼大学商业与金融学院副教授黄锦荣指出,我国“外向型经济”的属性不会被改变,因此预计未来对外国的依赖仍会继续。

然而他点出,我国除了得避免对任何一个国家的过度依赖外,另一个关键方案便是发展东盟经济体。



“我国无法不依赖外国,所以最多只能将这份依赖多元化,同时整合东南亚市场,这可以是一项方案。”

黄锦荣:大马需确认本身对经济发展的要求与定位。

他接受本报访问时提出这项建议。他也指目前东盟经济处于发展阶段,除了经济潜力备受看涨,未来也是不容轻视的区域经济势力。

较早前,德勤(马来西亚)总执行长余永平曾指,人口密集的东南亚是目前全球相对较值得开发与投资的区域,这除了基于东盟在吸引外资方面排名第四,整体的国内生产总值也占全球第七位,预计2050年更将直升到第四位,排在中国、美国,和印度之后,因此整合东盟市场,绝对是可考虑方案。

他也点出,由于东盟成员国之间在国体及整体平均势力中,不存在谁比谁强势的说法,因此往后在整合及壮大东盟的过程中,不会在制定政策上出现不平衡现象。

“东盟各国之间没有说谁大谁小,以后制定东盟政策上相对较公平。”

连惠慧曾在数月前劝请大马勿太依赖外资。

未来5年成关键

无独有偶,理科大学经济系教授连惠慧也认为,专心发展东盟经济体是我国未来5年需进行的关键。

她认为,一旦东盟得以壮大,自然会是全球具影响力的经济体,如此一来,身为成员国的大马不至于需经常依赖外国,更可减少因为外国负面消息而带来的冲击。

荣获国家最佳论文奖及拥有“前沿研究学者”荣誉的她说,10国之中,发展较好的分别是新加坡、大马、泰国、菲律宾、文莱及印尼,而越南、柬埔寨、缅甸、寮国4国目前也处在经济发展较有活力的阶段,只要能整合及壮大,东盟未来发展潜力不容忽视。

连惠慧早前接受本报访问时曾表示,大量依靠其他国家(外资)并非长远的经济发展良策,这等于把经济主导权给了外在的环境。 她当时说:“我们要的是对内投资,这才重要。否则外在环境有变动或政治动荡时,大马就会很头痛。”

她认为不能再以单一国家概念自居,反之应以东南亚来出发,这样我国市场才会更大,更何况透过我国还能进入中东市场,所以绝对不能因人口或国界小而自我设限。

人口逾6亿  劳动力充沛

目前东盟整体人口超过6亿人,较美国(约3亿)和欧盟(约5亿)还要多,东盟也是全球少见人口及劳动市场仍处于年轻阶段的区域经济体。

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东盟10国在2018年的经济增长了5.2%, 整体生产总值近3万亿美元,换言之,东盟在人口和经济活力上,极具发展动力与潜能。

连惠慧认为,由于我国具有多元种族及文化的条件,因此在发展及整合东盟上,较其他成员国更具优势。

这论述恰巧印证了深圳市终端电子制造产业协会的看法。该会总执行长汪勇表示,由于大马具备多元种族、文化及语言的环境,能成为东盟与世界各地接轨的理想地点。

正因如此,拥有2700各会员企业的该协会才决定在槟城打造电子产业综合园,让槟城成为中国在东南亚地区的电子产业贸易枢纽,更放眼每年带动至少100亿人民币(约59亿令吉)的周边产业价值。

也因为看到东盟的发展潜能,我国商人拿督叶廷杰在去年动员东盟各国企业,成立了一个基点设在柬埔寨的东盟总商会,以期在企业间进行整合东盟经济势力的工作,同时推动区域经济发展。

叶廷杰说,东盟是值得我国放心思整合与壮大的经济体。

民族多元各具优势

东盟总商会会长拿督叶廷杰指出,除了人口优势及生产总值的潜能,东南亚各国的多元民族及多元性都是一股不容忽视的优势。

“这股多元性是各成员国经济的不同,每个成员国的经济结构范围都因不同种族与文化而各异,十分多元。”

他认为身为东盟一份子,本地企业有义务和责任开拓东盟经济,并为区域内的企业提供可共享共荣的平台,这就是为何他在多年前就主张将重心放在东南亚,并成立东盟总商会。

询及东盟有哪些领域可以发展,他指由于成员国各有不同的专属领域,东盟一直都身处多元且多变的经济体,也没有指定任何领域较适合在东盟区域内发展。东盟各国应依据各自条件来发展。

“若东盟成员国针对本身优势,将各自经济潜能发展开来,势必将能与世界其他经济体一争长短。”

陈美华:我国需重新思考经济发展方向。

政府应确定发展方向

除了将重心放在发展东盟上,伍伦贡大学-伯乐大学学院商学系高级讲师陈美华博士也提醒,我国应该在经济发展上确认方向与定位。

“政府应考虑未来经济方向,我们富有的是什么,要专的是什么,我们有丰富的天然资源,但要如何运用,以便加强我们的经济?我们不能一直人家有什么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她指我国经济形态与方向不能一直被世界牵着走,如全球在谈工业4.0之际, 我国却花很多资源在工业4.0的拓展,忽略了本身经济优势。

黄锦荣和连惠慧也提出同样看法。他们均认为我国有必要厘清目前的经济发展方向,而非因为短暂的数字表现或利益,就放弃长远的部署。

其中,黄锦荣发现尽管过去政府都会举出数据力证我国经济发展尚有增长,但更重要的是,这些所谓的“增长”是否真能令民众真切地感受到。

“比如我们一直被告知外来直接投资增加了,但这些外资会不会是来我国赚了钱就走?还是真能与本地中小企业对接,然后真正惠及我国企业?”

由于我国市场太小,他建议我国应认真思考未来10年要如何把本地企业带出去,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国经济势力得以拓展。

对外资宁缺勿滥

连慧惠提醒,我国对外资的态度需保持“宁缺勿滥”,否则我国将继续成为他国的外包生产线,永远无法在经济格局上进步。

“我们要的是高端技术的投资,若继续什么(外资)都拿,就很可能引进一些需大量外劳的工厂。”

她指长远来看,政府应着重吸引高端专才及技术转移的领域:“能带来100位工程师的投资,比天文数字的投资额更应受到大马关注。”

她坦言,执政者需拟出更长远的经济发展规划,再依据计划执行,绝不能短视,更不能因短暂的经济数字或政治利益而牺牲长远发展。

“中国就做得很好,他们的发展长达100年,很有远见,定下后就执行和前进,不会朝夕令改。”

连慧惠提醒,我国没必要跟外国比较,反之应看回自己拥有哪些得天独厚的条件,如天然资源、农产品等,再借助科技发挥其最大效益。

“这么说不表示我们就不必注重工业4.0或大数据,因为这些技术我们还是需要跟进,只要确保不落后就好,不必大肆发展,更不能因为我们差,就放弃。”

汲取教训稳住经济

中国的强大是不争的事实,而今次的武汉肺炎则进一步让全球深刻体会到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

3位受访学者坦言,我国经济短时间内不可能摆脱对中国的依赖,长期来说,各国更不可能不与中国或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往来。

只是在这样的经济往来,是否能有更理想的互动、能否减少因负面消息所带来的冲击,这才是我国需探讨的事。

今次的疫情让我们看到大马与中国何等密不可分,也反映出我国在经济展上的现况。如今大家是时候思考未来的发展模式和经济方向,以及要如何发展才能更永续更稳定,否则大家很可能将印证哲学家黑格尔那句话: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教训就是,我们从来就不记取历史教训。

综合学者意见:

* 不必抗拒中资,惟需多元化外资来源

* 减少对某个国家的贸易依赖

* 整合及拓展东盟势力

* 厘清本身经济发展模式,为经济发展制定方向

* 善用本身优势,如天然资源及多元性

* 接纳外资需留意其长远性,以高端为主

* 经济发展商勿人云亦云

* 为马资冲出海外做部署

相关报道:【独家】中国打喷嚏 世界就感冒 全球旅游业恐失6千亿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