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苏添来:曾被誉“亚洲四小虎”
“大马之虎没走出森林”

【专访厂商联合会总会长苏添来】

(吉隆坡3日讯)马来西亚厂商联合会总会长丹斯里苏添来感叹,大马、泰国、印尼和菲律宾曾被称为“亚洲四小虎”,如今大马之虎似乎走入“森林”,没法走出来,这主要是因为国家面对两项问题。



“第一是政府执行能力不强,其次是我国中小企业太快达到中等收入,在舒适圈太久了,导致企业在20年后的今天,还是无法跳出舒适圈。

“和20年前比较,我国中小企业至今还是处在相同水平,青黄不接也导致他们难以跳出旧框框。”

他指大马是由多元种族组成,只要一个种族没有进步,它将拖慢其他种族的步伐。

苏添来提及,政府的角色是提供良好投资政策、亲商环境及奖掖,其他则要靠企业努力,包括公司拨出部分基金作为研究与发展用途。

“我国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须摒弃传统及保守企业模式,生产加值产品,希望可追上其他国家的步伐。”



他举例,中国的结构性改变比任何一个国家来得快:“当大马还在高谈出口棕油、榴梿等,中国却是‘卖高铁’、力推支付宝、大搞电商生意;当我国进步一小步,中国却是天翻天覆的改变。”

技职教育缺全盘计划

政府欠缺职业技术与教育培训(TVET)全盘计划,让TVET由9个政府部门管理。

苏添来也是强化技职教育与培训内阁技术委员会主席,他指上述9个部门包括人力资源部、教育部、乡村发展部、青年与体育部、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国防部、工程部及内政部。

设单一机构推动技职

“政府的目标是5年内成立单一机构,专司处理TVET课题。”

目前国内有1340所职业技术与教育培训学院,707所由政府开办,其余636所是私人技职学院。政府今年给予技职教育的拨款达59亿令吉,88%或52亿作为行政开销,只有7亿作为发展开销。

苏添来说,每年约有40万人在国内高等学府接受教育,接受技职教育者却不到20万人,显示政府没重视技职教育。

他指政府去年成立强化技职教育与培训内阁委员会后,议决由工业界作为领头羊,以他为首的技术委员会已向政府提呈20项策略及15项建议,并计划在今年鉴定工业合作伙伴,让TVET学生70%时间在企业实习,30%则在课室学习。

“我们已和30家企业接洽,包括顶级手套、雀巢等,同时建议政府为TVET工业合作伙伴提供双重扣税、削减公司税、人头税等;强化内阁已批准成立永久秘书处,希望全力推动TVET教育。”

他透露,大马学术鉴定局与国家技术发展局议决,学生可凭技职成绩考取学士、硕士及博士学位;4所可颁发大学资格文凭的大学分别是警察大学、敦拉萨大学、马六甲技术大学及彭亨技术大学。

视技职为主流教育

他建议政府作出改变,除了学术,也把TVET视为主流教育,希望到了2030年TVET将为国家培训熟练人才,把B40低收入群体减至最低点。

苏添来以德士司机及第一方程式赛车手为例,两者同样开车,后者因为身怀巨技而赚取百万或千万令吉,这意味着,只要B40掌握一技之长,将能脱离贫穷困境。

外劳人头税充培训基金

大马厂商联合会建议政府实行多层次外劳人头税,把相关人头税纳入一个基金,协助企业推行工业4.0。

苏添来认为,政府不应把外劳人头税视为一项收入,反之应用以成立工业4.0基金或自动化基金。

“若这建议行不通,政府可考虑用人头税帮助TVET学生,资助他们在中小企业当学徒,70%时间在工厂实习,30%在课室上课。”

为了鼓励私人企业聘请学徒,他认为政府应提供奖掖,希望若干年后,企业聘请学徒将成为我国企业文化。

需有10年计划

“政府致力减少外劳时,也应制定10年计划,通过TVET培训熟练及半熟练员工,为国家培训足够技职人员。”

他指目前没有单一部门处理人力资源,人力资源部只负责制定国家外劳政策,包括按行业需求划分外劳,至于是否批准、控制外劳人数及执法则是内政部负责。

大学没工业4.0课程

尽管政府近年来落力推动工业4.0,惟至今没有任何一所政府大学推出工业4.0专科课程。

苏添来指政府大力鼓励企业落实工业4.0,令人遗憾的是,本地大学却没跟上步伐,至今没推出工业4.0专科课程。

“一些大学的课程偏向工程系、电子与电器等课程,只教授基本工业4.0知识,并非专科课程……目前是时候落实工业4.0课程,几所大学决定把部分基金注入工业4.0课程,更新大学课程科系。

“大学是训练学生脑袋的场所,若课程老旧,试问大学生会有新思维吗?大学应领导潮流,进行学术研究与发展,TVET则是辅助,两者是相辅相成。”

苏添来建议中小企业合并以保持竞争力。

应拓欧盟及拉美市场

苏添来说,70%制造业原料从外国进口,在令吉币值疲弱下,导致经商成本增加,加上政府重新落实销售与服务税(SST)后,厂商经商成本也跟着水涨船高。

“若马币汇率能维持在3.80令吉,对厂商是一项莫大喜讯,它可降低经商成本,提升人民购买力。”

处在当前经济环境,苏添来认为,厂商的挑战是寻找价值廉宜的原料、拓展市场,只有减低经商成本,产品才有竞争力。

针对中美贸易问题对制造的影响,苏添来指我国出口半成品到中国,中国则制造成品出口至美国、欧洲等,中美贸易战一日未解决,都会影响全球出口,大马厂商当务之急是开拓欧盟、英国及拉丁美洲市场。

推新政应先咨询业界

大马厂商联合会促政府营造亲商投资环境,落实任何新政策前,应咨询业界意见与回馈,确保政策有效实行。

政府也受促在未来3年加强经济活动,致力吸引投资,专注推动国家经济发展,以期在2030年达到共享繁荣目标。

苏添来说:“生意人最不愿意与政治挂钩,偏偏政治却和企业息息相关,我们希望政府不要搞太多政治,只有专注振兴经济,人民才能安居乐业。”

他说,大马经过60年才换政府,希盟政府当前面对种种严竣挑战,惟政府仍需列出落实竞选承诺的时间表,让人民安心。

对于一些无法落实的承诺,或者U转的政策,他认为政府必须交代,毕竟希盟接管政府后,才知道前朝政府已把国库掏空,并欠下巨债。

他建议政府成立特别委员会,要求工商界提供回馈和意见,跟进及落实共享繁荣目标。政府应视2020年无法达致先进国目标为前车之鉴,希望我国在2030年能跻身先进国行列。

他说,政府需提高国家生产力,全盘改善教育系统,一旦政府落实利好政策,才能扶持商家与企业,国家经济好转后,私人界才可缴更多税,让政府增加收入。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