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0a0802_noresize



(吉隆坡9日讯)油价暴跌创海湾战争以来最大跌幅,亚洲股市全跌,本地油气股几乎全倒,马股全日最低见1422.65点,是9年新低。

俄罗斯在上周五石油输出国组织与盟友(OPEC+)谈判上拒绝减产,导致OPEC主力沙地阿拉伯吹响原油价格战,隔日大幅降低原油价格,降幅是近30年来最大。

今日开市伊始,布兰特油价从上个交易日的闭市价每桶45.55美元,约大跌32%至每桶31.02美元,所幸随后持续收窄跌幅,截至下午5时报每桶36.15美元,跌27.73%。

美国原油期货价格方面,全日跌29.93%或13.72美元,5点时报每桶32.17美元。

避险情绪升温,美国债券权限殖利率创下史上首次都低于1%的纪录!



不过,黄金市场牛熊拉锯,现货金盘中曾一度涨至1703美元,但截至5点时却回落至1668美元,按日小跌0.3%;黄金期货最高达1704美元,最终收窄至1669美元,仅涨0.07%。

泰股受创最大

亚股中以泰国受创程度最大,曼谷综合指数收市报1255.94点,全日跌7.96%。

菲律宾和印尼紧追在后,马尼拉综合指数跌6.76%,挂收6312.61点;雅加达综合指数闭市报5136.81点,全日少361.73点或6.58%。

受影响程度最小的,是近日遭受疫情折磨的中国上海指数,录得91.22点或3.01%跌幅,闭市收在2943.29点。

富时隆综指的伤势可说区域内“第四轻”,今日低空跳开,以1459.81点水平开市,全日向南,共跌58.94点或3.97%。最后收市时报1424.16点,高达2亿5546万股易手。

200310a0801_noresize

全股项指数万点不保

同时,富时全股项指数跌破1万点的关键心理水平。能源指数跌256.97点或25.39%,挂收754.95点;开市时为869.5点。

油气公司全倒,并有数只股项上榜下跌股前五,包括排名第二的国油石化(PCHEM,5183,主板工业股)、第三的国油贸易(PETDAG,5681,主板消费股)和第四的云升控股(YINSON,7293,主板能源股)。

在多家油气公司跌逾15%后,马交所在早盘暂停它们的自营单日交易(PDT)和单日卖空交易(IDSS)活动1天。

受影响公司包括达扬企业(DAYANG,5141,主板能源股)、Velesto能源(VELESTO,5243,主板能源股)、大红花石油(HIBISCS,5199,主板能源股)和布米阿马达(ARMADA,5210,主板能源股)。

同时,还有世霸动力(SERBADK,5279,主板能源股)、戴乐集团(DIALOG,7277,主板能源股)、沿海工程(COASTAL,5071,主板能源股)、华商控股(WASEONG,5142 ,主板工业股)和睦兴旺(MUHIBAH,5703 ,主板建筑股)。

黄德明

没有2015年严重

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指出,此次来自油气领域的黑天鹅,影响不会如当年2015年的油价崩盘时严重,所以建议投资者无须过度紧张。

“相比当年,大部分油气公司已获得教训,在这些年积极重组债务与成本架构,并加强资本及减少资本开销。”

因此,他认为多数油气公司已做好准备,能够更好地渡过此次危机。

2015年中时,布兰特原油处于每桶60美元以上,却突然在11月时崩盘,并在来年1月挫至谷底的每桶31美元水平,随后才逐渐回暖。

“不过,也有小部分油气公司,尚未成功重组债务,因此可能无法顺利渡过油价利空期。”

另外,他认为低迷油价的趋势,可能需要3个月时间来恢复。

“若参考2014年,当时油价实则1到2个月时间,就开始恢复,因此估计此次至多3个月来复苏,应属合理。”

不过,他认为后续确切发展仍需胥视石油输出国组织与盟友(OPEC+)最新进展而定。

他也补充,沙地大降油价或能顺势冲击美国页岩油商,因为开采页岩油的成本比例,高过石油。

陈威颖

油气股短期暗淡

另一方面,奕丰(iFAST)分析员陈威颖认为,油气股短期内不会有曙光出现。估计最快都要第三季后,油价才有望恢复。

“他们这次在会议上已经撕破脸皮了,这在去年12月减产会议上就有迹象了。现在他们是放手一搏,看谁较能扛得住低油价走势、谁会先出言求和。”

沙地在谈判失败后,上周六开始大幅向外销售原油,并还私下告知市场人士,若有需要将增加产量。

况且冠状肺炎疫情目前盛行,对全球需求造成结构性的打击。

需大型股助力综指

“就算是油价大幅占据成本比重的领域,如航空业,可能会多少买进燃油,但购买力度都不会很大,因为目前没有生意,且业者皆会顾虑到现金流的问题。”

他补充,就算病毒疫苗成本研发,但各国之间疫苗的分配协商,估计也会耗费部分时间。

“综指若要回弹,需要由大型股项来推动,然而国行的降息行动,致使占比分量重的银行股难以提振。况且疫情尚未消退,造成生意难做,贷款需求不大。”

不过,他还认为目前综指应该能守住现有水平,因为外资持股比重已减少许多。

银行股或被呆账拖累

油价走跌主要影响油气公司表现,连银行股可能也会遭殃。

黄德明说:“除了疫情好使长久的风险,那些财务状况不稳健的油气公司可能有呆账。”

本地有数家银行持有较多的油气公司贷款,比重约占总贷款组合的2%到3%,金额相当于数十亿令吉。

但他也强调,此次对银行的冲击料不至于如2015年般,因为多家油气公司目前重组债务架构,相信呆账的可能较低。”

戴乐云升表现佳可关注

因应当前局势,黄德明认为投资者可以关注表现较好的油气公司,如戴乐集团(DIALOG,7277,主板能源股)和云升控股(YINSON,7293,主板能源股)。

“下游储油业者的戴乐集团,在这轮油价跌势中,估计能获得更多生意,因为大部分业者会倾向将原油储存,直到油价好转时才拿出来售卖。”

云升控股方面,浮式生产储油船(FPSO)业务竞争激烈,若能在油价好时赢获足够的合约,会更有能力度过乱世,并能在期间等待更好条款的新合约。

同时,他建议投资者可趁此机会调整投资组合,将表现不佳的油气公司换成稳健的油气公司。

半导体股吸引力依旧

若看长期而言,陈威颖认为目前是绝佳时机,并强调需分批进场买入。长远来看,半导体在科技大势中吸引力依旧。

棕油价一度跌穿2200

本地原棕油期货随着油价一并走跌,最低时跌破2200大关,至每吨2190令吉,最终闭市时收窄跌幅至每吨2321令吉,按日跌130令吉或5%。

新加坡棕油分析公司创办人瓦卡指出,目前对棕油的直接影响是属于外部,即股市与原棕油期货下跌拖累。

他补充,接下来会有来自需求的冲击,油价的大跌会打击生物柴油需求。

同时,令吉也没有逃过黑天鹅的冲击,全日共跌4%,至4.21水平。

独家报道:林嘉珉

独家报道:林嘉珉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