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今天,商界人脉网络仍是经商的王道。



“杯酒谈交易、见面三分情”,商界社交与人脉关系尤其对中小企业更重要,更是中小企抗衡财大气粗的国际大企业(MNC)的秘密武器。

中小企业不应忽视这拓展新客户和发展业务的武器,因为它们难以匹敌跨国大企业的人力与资源,因此,不论优势多小的机会,都不容错过。

商界社交也是促成交易的场合,通过专业、有效及的沟通交流,中小企将会发现在这些场合广交的善缘,有朝一日将会因交际时的业务解说而有商友回头来找你合作,促成生意。

人脉的建立也能更了解业界最佳模式及最新趋势,这对于尚未清楚目标市场的中小企特重要。这样的人脉与“内部”信息,让你比竞争对手更快一步执行新的营运模式。

强大的人脉是接触政商界具影响力人物的敲门砖,而工商展览和社交活动是建立商界人脉的好地方。



别笑“关键不在于你知道什么,而是你认识谁” (it’s not what you know, it’s who you know)是老掉牙的说法,它依然有效。

现在,披上你的大衣和领带,去叩机会的大门吧……

罗智柔(右)在香港与一班商家相聚,把酒言欢。

罗智柔:华商应酬不可少 

杯酒交错间谈妥生意

华人社会的观念里,酒是应酬交际的“必备武器”。

霹雳中华总商会副总会长拿督斯里罗智柔笑言,华人始终认为,手持酒杯谈天,会予人一种更亲切、合拍之感。

“应酬时会有闲谈,也会谈及生意;我认为有许多重要的事,都是在觥筹交錯时谈成的。”

他告诉《南洋商报》,社交应酬不应当作是谋求利益的方式,相反,应酬时的交流及达成的共识,是一桩美事。

他透露,他每星期通常会出席两三扬晚宴,以社团为主,其余为婚宴、商会活动、客户邀请等各式各样的宴会。

对罗智柔来说,喝酒在其少年时期已“扎下根基”。

“其实我很喜欢喝酒,70、80年代锡米价格好,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10来岁我就与一班同学出去喝酒了!”

他说,数十年来在社会、社团担任各种职务,应酬的夜生活也对他并不陌生,惟感恩的是妻子也给予他自由,当然也会叮嘱他少喝酒。

“太太本身不喝酒,也很少跟我去应酬,除非是一些家庭式的宴会。”

相比以前每晚都可开怀畅饮,如今罗智柔指年纪稍长,会减少喝酒,喝酒之后也会多喝水及休息,尽量调理好身体。

“应酬多了,自然人面广。在社交场合也不乏认识知交及商界友人,若话题投机,也会商讨一起参与投资,不过也需看是否合适。”

他表示,通过商界社交,也让他有机会接触到不同行业的商人,大家交换意见,机缘巧合下也会促成一些交易。

“曾试过有一次出来社交跟友人喝酒,言谈中对方指有一幅土地欲出售,碰巧我也有兴趣购买,最终双方顺利成交。”

罗润强(左)在今年的霹雳韩江公会会庆宴会上,与霹州行政议员陈家兴愉快交流。

说到做到不伪装

罗智柔目前经营的兆昌药行生意,为子承父业的祖业,从1945年至今已营运74年,生意已上轨道,且以熟客居多。

他说,如今做生意的方式与昔日大相径庭,以往是将药物批售至药店、批发商,如今已改为批给连锁商店,将生意量扩大。

“我跟儿子都会尽量出门应酬,因为有应酬,就代表有机会。”

他也曾因友人介绍下,本身有机会接触到连锁店的老板,过后经洽谈后,本身的药品得以进入该连锁店的市场,让他极感欣喜。

尽管通过社交应酬能增广人脉,但不时也会听见很多“周边新闻”。

对罗智柔来说,他会采取听了就算的立场,不会到处乱传、危言耸听,秉持着道德界限来做事。

“出来喝酒,都是旨在高兴,切勿趁机讲人闲话,也避免与人争吵;需谨记若用搬弄是非来做人情,误踩地雷时,就麻烦了。”

他也认为,除了依靠社交网络来获得机会之余,个人的信用就是本钱,“说到做到、不伪装,也不勉强自己去讨好别人,为经营生意的一大要点!”

旺日1晚赶3场宴会

活跃于商界、学校、乡团等组织的霹雳中华总商会名誉会长罗润强打开其手机日历,里头有超过一半的日期都已圈起。

“这只是这个月的宴会行程表哦!”

他笑说,一周内他通常会有两三场宴会要出席,若遇上旺日,学校及乡团等都有重要活动,更是一晚连赶3场,晚上11时许才返家。

“认识的朋友及商家这么多,加上也是霹雳韩江公会会长,40个董事当中每户人家有喜事,就够你忙着赴会了。”

他表示,若是商界的朋友,如果与对方不太熟悉,生意来往也不多,就会派代表出席;惟本身担任要职的乡团、商会或学校等宴会,他都会尽可能抽空出席。

纵横商界数十年,现年71岁的罗润强对喝酒早已习以为常,贴心的太太会叮嘱他要照顾身体,也会购买补肝药给他吃。

“当然不能喝醉回家,否则就会挨骂!其实太太也只是担心我的健康,我能够理解。”

应酬促成创业

罗润强认为,社交应酬在商界有其一定的重要性。与人保持熟络,经常聚聚聊天,无形中也会增加生意量及机会,本身的创业之始也是来自于社交时的契机所促成。

1988年,台湾荣工处工程公司投标成功,将在霹州和丰承建水力发电厂,当时罗润强透过在应酬时结识的台湾友人介绍下,认识到相关公司的负责人。

他说,当时该工程非常庞大,耗资近10亿令吉,且需面对开辟隧道及地面钻洞等严峻挑战,对当时尚缺乏经验的他来说,根本无法办到。

“但对方一开始只要求我供应本地的人力资源,近一年后,他在我的团队逐渐摸熟工程后,交由我们成为分包商。”

他披露,当年每晚都到工场处上课学习,整个工程耗时6年顺利完成后,他将工程的地点即双溪比雅河,作为其创立公司的名称,以此纪念。

罗润强创立的双溪必雅控股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炸石山及开发土方等大型工程,除了靠社交来扩大人脉外,其公司的专业知识及良好声誉,也让他立足商界多年屹立不倒,且积极栽培3名儿子接手,继续翱翔商海。

独家报道:邹丽华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