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1a0701_noresize

说到企业的继承计划,尤其亚洲家族企业,一直都是投资者关注的课题。



继承计划对上市公司来说特别重要,因为它关系到一家企业是否能够永续经营。

“南洋富豪榜”来到第九个年头,资料统计发现,榜中富豪的继承问题依然棘手。因此富豪榜报道系列的最后一篇,我们来一同剖析富豪们的继承计划。

或许与文化有关,继承者不明确或者更严重的后继无人,向来是许多亚洲无论是大小企业所面对的问题。

尤其在华人方社会里的家族企业,常常都因有长辈不愿意下方权力的困扰,导致继承者计划不周全。

由于这种习惯根深蒂固,所以普遍上,大众对于富豪本身即便能力强,生意做很大,却会有无法好好安排继承者的事情,一点都不陌生。



当然,也有许多其他的原因会导致公司继承计划不够妥当。

关注3问题

因关系到永续经营,若大型企业没有良好的继承计划,投资者不得不担心。所以最新的“南洋富豪榜”,我们继续关心富豪们的继承计划。

一览最新的富豪榜,庞大企业但权力太分散、没有直属亲人接管企业,以及继承者计划不明确,是最引人注意的问题。

郭鹤年幼子崭露头角

说到大马首富郭鹤年,他创办的庞大事业王国——郭氏集团的能力没有任何质疑。

以他个人名义计算的财富,就高达424.4亿令吉,占了总榜的15.5%,而且大马首富的地位一直都没有人能够挑战,多年来排名第二的富豪身家与他差距甚大。

郭孔华

3组势力平分秋色

不过,站在投资者的角度,郭鹤年的继承计划似乎“不太及格”,权力太分散是主要的论点。

纵观郭鹤年旗下公司的管理人,3组势力平分秋色。其一,是已故妻子谢碧蓉所出的儿子郭孔丞和郭孔演所领导的团队。接着,第二任妻子何宝莲所生的孩子郭孔华和郭惠光也已任职公司领导。

另外,侄子郭孔丰则领导着丰益国际(Wilmar International)。

尽管如此,市场分析员观察得出,近年,郭鹤年最小的儿子郭孔华崭露头角,已经进入郭氏集团旗下数家主要上市公司的董事部成员。

早些年,郭鹤年的主要接班人的人选主要是郭孔丞和郭孔演。不过,最近,看起来,首富更青睐郭孔华及郭孔丰。

现年仅40岁,郭鹤年最小的儿子郭孔华近年陆续受委郭氏集团旗下公司的要职,并引起商界人士的关注。

去年6月,他受委为嘉里建设(Kerry Properties)总执行长兼副主席;负责管理该公司在中国,面积超过100万平方尺的商务和住宅产业组合,以及11家酒店。包括上海静安嘉里中心(Jing An Kerry)。

嘉里建设董事部大洗牌后,郭孔华从非执行董事,被委任为执行董事。

2003年毕业于哈佛大学的郭孔华,2010年开始,陆续担任7家公司的董事职位。

长子退出嘉里建设

现在已经是香港上市的嘉里物流联网有限公司(Kerry Logistics Network)主席,也是丰益国际的非独立、非执行董事;及纽约交易所上市的咨询科技公司Sea Limited的独立董事。

另一边厢,长子郭孔丞一直担任嘉里建设主席,直到2013年才退出该公司董事局。

杨忠礼(左)去世后,集团主要领导人为杨肃斌。

杨忠礼集团权利太分散

杨忠礼集团创办人丹斯里杨忠礼去世2年多后,尽管主要领导人还是丹斯里杨肃斌,但庞大的家族企业分散在各个孩子手上。

市场观察人士认为,这样权力太过分散,并没有一个主要的领导人可以推动整个企业。

回顾去年,杨忠礼集团旗下的公司算是相当忙碌,但没有主要的催化剂。

其中令人关注的事项包括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公用事业股)强制收购拉法基马(LAFMSIA,3794,主板工业股)。

而杨忠礼机构也把杨忠礼置地(YTLLAND)私有化,于去年10月从马股除牌。

管保强

齐力兄弟和气生财

相信“齐力”能成就大事的齐力(PMETAL,8869,主板工业产品股)虽然向来以兄弟齐心著名,但也有一些投资者担心,单单靠总执行长丹斯里管保强,很难控制庞大的企业。

他们担心的是,因为兄弟众多,会不会难以避免日后在业务方向出现分歧。

回顾齐力的历史,是由10兄弟共同打拼出来的事业。

管保明

东南亚最大炼铝公司

他们延续父亲的生意理念,各司其职,没有以兄长为大的方式经营事业,反而颠覆传统,以接受了高等教育的老幺管保强和管保明领军。

由于受到父亲的教诲这家族17个兄弟姐妹之间感情很好,不争输赢,互相谅解和容忍。

大概是和气生财,齐心齐力的一步步让公司发展成为了东南亚最大的炼铝公司。

郑鸿标

郑鸿标阿南达后继无人

有也烦,没有也烦,一些富豪子孙众多,僧多粥少反而对继承计划造成困扰。

但也有富豪没有继承人顶上。

大马银行届的传奇人物,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创办人丹斯里郑鸿标虽然贵为大众银行精神领袖,但是家族里无人继承他所创办的银行。

去年1月1日卸下大众银行主席职位,退以顾问的身份为大众银行指引前路,并把大众银行托付给了专业的人士。

不过,投资者视乎不买单,加上估值昂贵,纷纷脱售大众银行股票,去年公司股价从每股24.76令吉,大跌了22%到19.44令吉。

这也是大众银行历史上第一次股价大跌。

阿南达克里斯南

专业经理人管理

明讯(MAXIS,6012,主板贸服股)和ASTRO(ASTRO,6399,主板贸服股)单一最大股东阿南达克里斯南后继无人,不算是新闻。

由于这位大马商业巨擘只有一独生子,但儿子淡薄名利,没有意思继承父亲庞大的事业王国,也对财富一点都不敢兴趣,已经成为一名僧人。

所幸阿南达的业务向来都是由专业经理人管理,因此他的继承人课题,大概只是大家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

林国泰

云顶家族争产案大和解

去年7月,云顶家族争产风波历经5年纷争后,终于大和解。

云顶家族是许多投资者的目标之一,家族争产案自然吸引了许多关注以及担心会否波及集团和股价。

派定心丸

不过,随着案件和解,事情落幕,也算是为投资者派了一颗定心丸。

云顶集团主席兼总执行长丹斯里林国泰、弟弟拿督林致华及已故潘斯里李金花的代表律师余美健,曾在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确认,多次对簿公堂的云顶家族已达致国际和解协议,同时还在进行的9项诉讼也会因和解而被撤销。

林国泰与林致华,是因已故兄长拿督林致强的孩子就信托基金和遗嘱受益人问题有争议,而与侄儿侄女林拱耀、林拱和及林淑玲对簿公堂。

首宗官司牵涉到林致强的遗嘱,因拖欠债权人债务而破产的林致强于2014年4月14日辞世,并在辞世前立下遗嘱,即元配陈美玉获得其10%财产,女儿林淑玲获得10%财产,非婚生子女林拱伟和林淑燕则分别获得60%与20%的财产。

林拱耀及林拱和不满自身不是父亲遗嘱中的受益人,所以两兄弟入禀法庭,挑战遗嘱的合法性,同时将遗嘱执行人林国泰和林致华列为答辩人。

第二宗是与林梧桐成立的林致强家族信托基金有关。

李深静(中)把种植事业交棒李耀祖(右),同时由李耀昇领导产业事业。

IOI继承计划赢掌声

不过,值得投资者赞扬的包括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

去年年中,集团创办人丹斯里李深静因病忽然离世,震惊政商界。

惟IOI集团向来规划良好,早已经做好了继承计划,李深静把种植事业交棒拿督李耀祖,同时由李耀昇领导产业事业。

贺特佳 西港 森德树立典范

另外,也有市场观察员认为,在大马交易所上市的公司中,贺特佳(HARTA,5168,主板保健股)、西港(WPRTS,5246,主板贸服股)及森德(SCIENTX,4731,主板工业股)都有很好的继承计划,可说是许多上市公司良好的典范。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