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中国打喷嚏 世界就感冒
全球旅游业恐失6千亿

从中国疫情,看我国经济(上篇)

如今是中国打喷嚏,全球经济立即就感冒了。

未来一年里,若中国旅游业仍无法正常作业,那么全球旅游业恐怕将面对至少6000亿令吉的亏损。



外媒也分析,若未来6个月,身为世界最大钢铁钢条供应源的中国,因武汉肺炎导致的停工潮而无法为全球建筑业提供建材,那么世界各地预计或蒙受至少上百亿令吉的损失,建筑业更将出现数十万人永久或暂时失业的局面。

本地受访经济学者异口同声认为,武汉疫情反映的不仅是中国的经济实力及其对全球的影响力。显然的,如今的中国打个喷嚏,全球经济就感冒了。

然而,上述局面也反映我国在经济宿命上的无奈与局限,若我国要摆脱这受限于外的经济宿命,现在至未来10年,将是关键年代。

近10年来,中国不断扩大影响力,一场武汉肺炎立即突显了中国的经济实力。

黄锦荣:几乎所有亚洲国家都是中国贸易伙伴。

拉曼大学商业与金融学院副教授黄锦荣受访时指出,中国在2003年加入世贸组织时,其全球贸易总额仅占了2至3%左右,但去年已达16%,几乎所有亚洲国家是中国的贸易伙伴国。



“以旅游为例,中国出境旅游的人数就是美国的双倍,再来,中国人的购买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中国出境旅游年度报告2019》显示,中国于2018年的出境旅游市场规模达1亿4900万人次,而境外消费更超过1300亿美元,即约5500亿令吉。

尽管2019年全年数据尚未出炉,但去年上半年出境旅游人数就已高达8129万人次,预计全年达1亿6800万人次,整体境外消费估计超过6000亿令吉。

这也意味着,若中国旅游业因疫情而暂停长达一年,全球旅游业及与它相关的行业,将至少损失6000亿令吉,这就像等于200个双峰塔当时的造价。这还不包括境内(外国人进入中国)消费。

进出口总值18.6兆 

可建6200双峰塔

进出口方面,依据中国1月发布的数据,该国2019年全年货物贸易出口达17兆2300亿人民币,进口则达14兆3100亿人民币,合计进出口总值达31兆5400亿人民币,即18兆6000亿令吉。这数字的概念,如同6200座双峰塔般惊人。

若以国家单位进行分析,中国在2019年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为欧盟,进出口总额达4兆8600亿人民币,第二则是东盟,达4兆4300亿人民币。第三第四位分别是美国(3兆7300亿人民币)和日本(2兆1700亿人民币)。

另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总额,则创下9兆2700亿人民币的历史新高。

除了美国因与中国发生贸易摩擦而下滑10.7% ,中国与其余贸易伙伴国的进出口交易都上升。以我国为例,马中在2018年的双边贸易就创下1086亿美元,即4562亿令吉的历史新高,而中国更连续10年成为我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陈美华:中国牵动全球生产线运作。

钢铁若停产冲击建筑业

伯乐大学学院商学系高级讲师陈美华博士也认为,中国至今是全球数一数二的进出口国,其中出口更是全球第一,因此一旦中国因疫情持续而商贸停止作业,自然对全球经济带来很大的震荡。

主修东南亚经济发展的她指出,以钢铁为例,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钢铁钢条的来源国,若中国工厂因疫情持续而停工,全球钢铁供应势必受冲击,连带的会影响到多国的建筑业、基础设施等。

她说,由于需要自我隔离,因此制造业被迫停工一阵子,而作为全球最大电子零件生产国之一的中国,一定也将冲击到各地电子业。

“中国不仅是最大的消费国,也是许多国家的制造业的原料供应国,这也是为何中国一旦停工全球生产线便很紧张,很关注。”

除了是主要电子基件生产国外,中国也大量向海外输出产品,其中,根据世界银行资料,中国在2018年的全球出口份额表现强劲,10大领域计有:玩具类、刀具、 手机、 电脑、音响、 玻璃器皿、 鞋类、家具、服饰 以及电脑配件。

制造业配件或受影响

一旦中国的生产线因武汉疫情的持续而迟迟无法复工,大马的制造业将面对严峻的挑战。

陈美华指出,目前不仅是游子无法回到工作岗位上班,连生产线也面临暂停,由于中国是我国许多制造业的配件来源,因此,停工势必对大马制造业带来停滞不前的挑战。

“中国是全世界经济的‘脊椎骨’最重要的一环。一旦他出现问题,渗透力和影响力很深远。”

她接受本报访问时说,如果疫情发生在其他国家,可能不会带来这样惊人的冲击。

再来,她表示,由于武汉地理位置在中国中心点,交通发达,因此是区域内最重要的运输枢纽之一。

连惠慧

美国影响力日渐减少

中国爆发武汉肺炎之际,美国同一时间也传出流感,在长达数月期间就已夺走6000人性命,12万人进院观察,但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似乎不如中国的武汉肺炎般深远。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经济系教授连惠慧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过去美国打个喷嚏,全球股票市场就感冒了,然而,这样的说法在进入2000年后便开始出现了改变。

“千禧年后,股票市场开始留意中国的动向。2004年后,股票走势更多是受到中国影响的,而美国与日本对我国的股票影响则开始减少。”

她以2007年上海股灾为例指出,当时上海股市的上证综合指数跌了近9%,立即引发全球市场震荡。

不过,她解释,与武汉肺炎不同的是,美国流感其实已有疫苗,加上并不是突发性的新病毒,而是一种常年现象,因此自然没带来巨大的恐慌。

中国积极扩张影响力

惟她认为,自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后,便积极在区域内扩张影响力,不仅很多中国企业走出海外,2013年倡议的“一带一路”,更是进一步将这股影响力提高。

“这几年来,中国企业走到海外的迹象是更明显的。尤其过去这5至6年来中国推展得很积极。当中国企业积极走出去时,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国际话语权,乃至软势力也开始变大。”

这也解释了,如果今天疫情发生在美国,或许需要“戴口罩”的各国经济可能不会像今天那么多。

她强调,在探讨国与国之间影响力之际,其实不应存有任何负面的立场,因为地球村的发展中,没有一个国家是不会受到任何一个国家影响的,每个国家也都希望提升本身在世界舞台的话语权,就此,中国扩大本身的影响力是可以理解的。

恐冲击大马经贸增长

武汉肺炎对全球的影响不言而喻,马来西亚方面,除了最先看到旅游业受冲击外,其实影响更深远的还有2个方面,即贸易及经济增长。

黄锦荣副教授分析,尽管旅游业首当其冲,但对我国来说影响最大的是贸易表现,以及整体的经济成长。

首先,他指出,中国生产线若全面停工,将影响我国制造业的正常运作,更会对双边贸易带来冲击。

值得关注的是,基于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减速程度超出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调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但同时,由于中美签署贸易协议,贸易和制造业可能接近最差的谷底时期。这意味着,武汉肺炎无疑使原本就面对窘境的全球贸易雪上加霜。

难带动消费买气

再来,他表示,过去几年我国的经济处在发展动力不足的窘境,在大型计划萎缩或喊停,以及商业投资自2018年9月后每月负增长率的情况下,支撑我国经济的莫过于消费。但是现在整体消费气氛因疫情受到影响,因此整体买气在新春后至开斋节前恐怕难以带动起来。

“这恐怕将打击我国的经济成长。这是更长远,影响也较深的冲击。”

此外,他也点出,早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2.9%,堪称全球经济增长率成为金融危机后的10年来最低增速的一次。这也意味着,其实世界经济处在脆弱阶段,而我国若无法通过消费来刺激经济,自然不利于整体的经济增长。

他补充,在人民币因疫情受挫之际,令吉势必也会受到波及。

相关报道:【独家】避免依赖单一国家 壮大东盟减经济冲击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