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城4日讯)马来西亚棕油局总监阿末巴维斯博士今日指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在中国有许多人因减少外出免暴露于病毒,促成快熟面的销量激增,进而推高棕油需求。

他指快熟面使用很多棕油,至于我国出口到中国的棕油增长幅度,则看疫情的持久性。



阿末巴维斯今日出席马来西亚棕油理事会举办的一项活动后,回应关于武汉病毒对棕油价格和出口的冲击时说,中国人民减少外出用餐,食品业如快熟面的需求增加,有助提高对棕油的需求。

“我国希望可借此推高我国出口棕油到中国。”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棕油理事会主席拿督李耀祖说,无人可预知武汉冠状病毒会持续多久,所幸的是、我国棕油库存相当的低,无需急于出售。

他说,目前未出现棕油货运因为武汉肺炎疫情受影响的事故。

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说,疫情爆发后,不只原产品价格受到冲击,股市也一样。



她指上周的棕油价格,因为武汉肺炎疫情滑落。

她说,这只是暂时性的现象,只要熬过去,价格会回涨。

“你们(记者)一直追问疫情会对棕油价格带来何种程度的冲击,这类假设性的问题,是无从回答的。

“就如去年中旬,也没人想过棕油价格大幅度飙升。”

三苏依斯干达(左三起)、郭素沁和李耀祖见证卡亚纳(左二)和嘉纳峇斯兰交换所签署的文件,左为拉威。

棕油价去年末季回扬

马来西亚棕油理事会主席拿督李耀祖说,我国棕油业去年的经历犹如“过山车”,首3个季度连续价格低迷,又丢失市场份额。

他说,所幸的是,棕油价格在去年第四季回扬。

李耀祖今日出席马来西亚棕油理事会举办的“2020年接触和提示业界研讨会和对话”发表讲词时说,今年初,我国最大棕油进口国印度实施限制政策,冲击我国棕油市场,当前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导致棕油价格于1月28日下跌约300令吉。

原产业部长郭素沁为活动主持开幕礼。

李耀祖说,面对上述遭遇,棕油理事会不断探讨开拓新市场或扩展现有市场,并已鉴定亚太地区和中东为我国棕油业的关键增长地区。

郭素沁在讲词中指出,截至昨日,总面积585万公顷的种植地,387万公顷或66.22%已获得大马棕油永续认证。

出席者包括部门副部长三苏依斯干达、秘书长拉威、马来西亚棕油理事会总执行长拿督卡亚纳、马来西亚棕油局总监阿末巴维斯博士等。

郭素沁等人也在活动上见证,马来西亚棕油理事会和马来西亚医药协会签署传达棕油价值正确信息的合作了解备忘录。

卡亚纳代表理事会和马来西亚医药协会主席嘉纳医生签署文件。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