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连威不敢憧憬塑料再生业在新一年的展望。

(八打灵再也12日讯)马来西亚塑料再生公会(MPRA)直言,如果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没有在6月前平息下来,本地30%的塑料再生公司将面临倒闭。

该公会会长拿督斯里何连威形容,塑料再生业已因这场突发的疫情近乎瘫痪。



何连威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春节停工时,订单已开始减少,如今病毒已日益严重,塑料再生业已开始减产,一些1周7天24小时运作的公司,已减少到5天营运。

“我们不敢‘分享’这个行业今年的展望,大家只求能够继续生存下来。”

他说,这波疫情影响各行各业,“就如,中国向我国进口塑胶原料,其世界工厂地位一旦受影响,分分钟可能发生汽车配件短缺情况,整个汽车制造将陷入瘫痪的局面。”

他形容新冠肺炎疫情已给塑料再生业带来“致命一击”。

中国是最大出口市场



何连威说,国内塑料再生公司大量供应塑料原料给中国,即使有订单进来,在目前情况也将面对货运难题。

他说,中国占最大出口市场份额,其他出口市场是印度,越南也开始进口塑料原料。

他说,来自官方的数据,我国一年出口4亿5000万令吉的塑料原料。

他说,中国疫情重区如果只是解封,但未完全达到贸易恢复正常,还是停工没有生产,也是徒然。

“即使疫情平静下来,商业、社会心理等后遗症,都是无法逃避的问题。”

何连威也是巴生CY Intertrade 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这家公司经营塑料废物收集和回收业务,致力于提供优质塑料产品的著名制造商、出口商、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

政府强打洋垃圾
塑料再生厂商叹受围堵

本地塑料再生业感叹,政府强力打击洋垃圾的同时,也导致合法塑料再生工厂感觉到遭受围堵。

塑料再生业界接受此行业逃不了众人的“另类眼光”的事实,可是却不认同当局“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心态。

何连威将塑料再生比喻为药房,持执照合法的称为药房,没执照不合法的则是毒品。

他说,当局在处理洋垃圾问题时,有不分青红皂白之嫌。

他认为政府官员被洋垃圾问题搞到烦不胜烦,所以促成他们对合法塑料再生工厂持有这种态度。

批文需12部门核准

他指出,正规的塑料再生工厂进口塑料废料(HS 3915编号),洋垃圾有各类多达17至20种的杂物和废料。

他说,3915的批文非常严格,塑料再生为其中一个严格管制的行业,需得到包括市议会、职业安全与卫生局等12个部门的核准。

“单是环境评估报告,我们就得等上6个月,也就是说投入资金着手租厂、安装设备等后,还有花费6个月时间等候当局对环境评估报告的批文。

“目前,70%再生原料从外国进口,30%源自本地。塑料再生产品与医疗和食物无关。

“在我国,工业塑料废料经过处理后成为塑料颗粒,可供本地塑料厂或出口,制成非食品的塑料产品,例如桌椅、桶、工业和农业用途的塑料产品、汽车零件和电视零件等。”

何连威提到循环经济时说,世界许多大企业已宣布使用再生塑料进行生产制造。

他指循环经济有助塑料再生业的发展,公会希望政府重视循环经济。

年轻时收账遭挖苦
创业宗旨只做现金生意

何连威也是巴生CY Intertrade 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这家公司由他一手创办。

何连威20多岁时协助家人驾驶罗里,向商家收账,在催收账目时曾遭商家挖苦一番,所以发愤图强,开始创业,而且决定只做现金生意。

他说:“当年,我只有20多岁,那时候的生意都是放账的,我驾着罗里去向商家收账。

“有一次,我向商家催账时,被一名商家挖苦,指我才20来岁,要继续向人求助到什么时候。

“那天,我回到家,就不停思考对方这番话,这番话激励了我自己创业,而且只做现金生意。

“从事塑料废物收集和回收这一行,是因为可以将垃圾循环使用,让我有感在做着‘拯救地球’ 的工作。”

独家专访:廖梅芳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