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Q3萎缩意料之内 经济学家看好明年展望

报道:李玟江

(吉隆坡12日讯)国家银行宣布,今年第三季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萎缩4.5%,若按季比较,更是出现技术衰退萎缩了3.6%;惟经济学家认为,这符合早前预测,且认同国行维持今明年GDP增长预测的做法。

马来西亚诺丁汉大学经济系主任张永隆博士,在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指出,第三季GDP按年出现萎缩,按季出现技术衰退实属正常,因为国内疫情反弹,政府被迫祭出封管令,才会导致经济活动出现下滑局面。

“如果按年来看,2020年大马的管控幅度稍微宽松,不过,回看今年第三季,当时正值每日确诊人数破万,而雪州和吉隆坡均作为国内经济重镇,有很长一段时间维持在第一复苏阶段,所以才会出现萎缩。”

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研究员肖赛子博士,也同样对第三季GDP表现不感意外,因为这符合早前预期。

“在第三季这段期间,为遏制疫情,很多经济领域都无法正常运作,因此表现没次季GDP般大涨是合理的。”

“再来,次季GDP按年大涨16.1%,主要是去年同期跌得太惨,所以一旦出现反弹,就能看到明显差距。”

“我们可以看到,不仅是大马第三季出现放缓局面,本区域乃至中国和欧盟等大国,也同样出现萎缩情况。”

肖赛子还指,若按照细分层面看待,大马的内需有限,如我国人口总数仅达3270万,以及薪资水平偏低等,所以才会更倾向于出口产品拉动需求。

“虽然看到出口还是处在增长趋势,不过势头已有所放缓,所以这也是第三季萎缩的原因之一。”

国行维持预测合理

另外国行指出,继续维持今明年GDP增长预测,即今年维持在3%至4%,明年则5.5%至6.5%不变。

国行相信,随着国内外都有增长动力,如海外需求持续增加、国内经济重开后劳动市场逐渐复苏、以及制造业和大宗商品等产量将大幅提升等因素,将有助达到所定下的增长预测。

张永隆对国行选择维持今年增长预测同样不感意外,并指出,末季GDP只要增长至少3%就可达标,加上随着政府在10月起宣布松绑,经济各领域已全面恢复运作,因此看好出现增长势头。

“尽管疫情有反扑迹象,如美国的确诊人数有所上升,不过,只要经济活动照跑,政府没再祭出管控令封锁经济活动,那国行维持明年增长预测也在情理之中。”

肖赛子则表示,随着疫情相对稳定,加上政府也颁布多项计划刺激经济,因此,同样认同国行维持增长预测的做法。

反应

 

财经新闻

国行何时出手干预汇市? 答案是……

(吉隆坡29日讯)随着大马正在抵御通胀风险,加上令吉兑美元近期节节败退,投资者都在观察国家银行到底会在那个水平出手干预汇市?答案是4.80。

彭博社报道,30年前曾在国行担任投资组合经理,现任在道富环球顾问公司就职的黄建翔(译音)预计,国行将在4.80的心里关口出手干预。

随着国行行长近期的口头干预,华侨银行和三井住友银行等分析师,也相同持有“4.80门槛”这个观点。

令吉兑美元在上周创下26年来新低,促使国行发布文告,稳定市场情绪。

新加坡华侨银行货币策略师黄克利斯托弗表示,高官近期讨论令吉的频率增加,这表明了有关单位已经加强了检视的工作。

“如果出现任何急剧或一面倒的事态,届时就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

令吉目前的疲软姿态,导致商品和服务价格不断往上涨,这无疑为国行在制定下一步货币政策时带来诸多挑战。

分析师预计,国行今年的利率将会继续维持在3.00不变,以致借贷成本将长时间继续处在高位,同时也会进一步削弱内需。

不仅如此,中国作为大马最大的贸易伙伴,随着该国的经济增长乏力,大马这边厢确实已加大力度应对经济放缓的问题。

尽管如此,碍于大马2023年的扩张速度低于预期,经济学家将大马今年的增长预测,下调至4.3%。

当然,美元持续坚挺,同样为令吉倍感压力。

降息与否成挑战

Bank Muamalat首席经济学家阿夫扎尼扎姆表示:“这将使降息论点,成为一项具有挑战性的论点,因为国行需要权衡通胀上升风险,同时又要支撑增长需求。”

不仅如此,令吉持续贬值,无疑为反对阵营提供更多炮轰弹药,这将对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安华执掌的团结政府构成压力。

目前,更有分析师直言令吉贬值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冲击至历史低点。

另外,道富环球投资顾问亚太固定收益主任黄表示,国行现阶段的任务应该是防止超调,如若有关当局认为这一目标已经实现,确实没必备再去大规模干预。

新加坡银行货币策略师沈莫翔(译音)则表示,任何一项实际干预措施都比较像逆风而行,而不是激进行动,加上与亚洲同行相比,外汇储备的充足率处在较低位置,无疑也会成为限制之一。

截至今年2月15日,我国的外汇储备达1154亿美元(约5512亿令吉),比1月杪的1148亿美元,增加了6亿美元。

大马现有的外汇储备金,足以应付5.5个月商品和服务的进口,以及1.0倍的短期外债。

截至早上11.30分,令吉兑1美元报4.7635,按日回升0.16%。

国家银行行长拿督阿都拉昔在上周指出,近期令吉的表现和其他区域货币相似,即受到各种外围因素的影响。

“我们认为,令吉的当前水平,并不能反映出大马经济的乐观前景。”

阿都拉昔几天后也指,令吉已经被低估,应该要在更高的水平交易。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