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2钢铁商司法审核获批 免韩越冷钢反倾销税遇挫

(吉隆坡9日讯)两家本地钢铁生产商成功申请司法审核,让投资、贸易及工业部必须暂缓执行取消向来自韩国和越南冷轧钢卷(CRC)征收反倾销税。

吉隆坡高庭于上周批准CSC钢铁(CSCSTEL,5094,主板工业股)和麦克伦钢铁(MYCRON,5087,主板工业股)司法审核申请,并暂缓执行取消向来自韩国和越南冷轧钢卷征收反倾销税,而这也让投资部贸易规范组的正当程序受到质疑。

如今投贸部或贸易规范组必须说明它是如何得到结论,对韩国和越南最初征收的反倾销税进行行政检讨,以及为何要推翻先前的决定。

根据财经周刊《The Edge》报道,行政检讨终止了征收反倾销税,通常在两种情况下寻求行政检讨,即是当情况发生重大变化,影响到倾销幅度或补贴金额;或者认为不再有必要维持反倾销税。

投贸部副部长刘镇东受询时告诉《The Edge》,由于还没有充分了解此案,因此无法发表进一步评论,而且此事已经进入法庭审理阶段。

另一方面Mycron总执行长罗斯汉拒绝透露进一步消息,仅表示期待司法程序的结果。

钢铁业务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扁钢,即用热轧卷生产冷轧卷;另一部分是钢条,主要用于建筑业。冷轧卷是制造汽车、电器和其他产品的原材料。

有趣的是,就在CSC钢铁和麦克伦钢铁针对投贸部的决定申请司法审核时,墨西哥外贸执法局对从越南进口冷轧卷征收关税。

其他对越南冷轧卷及相关产品征收进口关税的国家包括巴基斯坦、加拿大和印度,税率介于12.3%至99.2%。

马来西亚对宽度小于1300毫米的越南冷轧卷征收7.42%至33.7%关税,对宽度大于1300毫米的冷轧卷征收7.7%至20.13%的关税。

应保护本地业者利益

在马来西亚,许多人对投贸部及贸易规范组扩大行政检讨范围感到惊讶。

越南一家冷轧卷生产商曾为宽度小于1300毫米的冷轧卷寻求豁免反倾销税,惟投贸部扩大检讨范围,将来自韩国的冷轧卷和宽度大于或等于1300毫米的冷轧卷也概括在内。

一名业内人士说:“向马来西亚出口商品的外国公司能得到什么好处? Mycron和CSC钢铁公司,甚至公司高管都在纳税。” 

反应

 

国际财经

竖起贸易保护主义高墙 拉美效仿欧美加征中国关税

(北京21日讯)一个接一个,拉美国家纷纷效仿美国和欧洲,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高关税——让原本融洽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彭博报道,过去几周墨西哥、智利和巴西相继提高了对中国钢铁产品的关税,某些情况下甚至提高了一倍以上。哥伦比亚可能也将效仿。

考虑到中国近年来在拉美市场的地位日益巩固,这些关税行动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中国已成为该地区原材料的最大买家和主要投资者。与此同时,在面临美欧高关税之际,拉美为中国提供了销售商品的另一个市场。

根据地区钢铁协会Alacero的数据,目前中国向拉丁美洲年出口近1000万吨、价值85亿美元(约399.5亿令吉)的钢材,较2000年的8万500吨大幅增长。

如今这一关系受到了考验,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正在抬头,中国进口商品的大量涌入可能导致拉美钢铁企业破产,并令总计140万个就业岗位面临风险。

“这是对中国利益和谋划的一次重要考验,”研究机构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的亚洲和拉丁美洲项目主任玛格丽特·迈尔斯表示。这也是对“拉美挑战这个重要经济伙伴决心的一次考验。”

巴西很快将引入关税配额制度,以阻止进口钢材的掠夺性定价。虽然官方声明没有提及中国,但知情人士称,去年自中国的进口激增62%至290万吨,是这一措施背后的动机。

行业协会Aco Brasil的负责人马可波罗称:“这向世界表明,巴西是有规则的——这里不是无人区。”在新规宣布前,他与政府进行了长达九个月的磋商。

不过,抵制中国可能会面临风险,尤其是对那些依赖中国需求来销售从车厘子到铜等各种原材料的小型出口驱动型经济体。

而针对它认为单边和不公平的措施,中国暂停采购和投资的例子比比皆是。中国曾短暂禁止来自阿根廷的大豆产品,以回应后者对其大范围的反倾销行动。 

中国商务部没有回复就近期拉美国家对华加征关税的置评请求。

对于自诩南方国家领导者的中国来说,针对其出口的潜在统一战线,也可能带来更广泛的象征性意义。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些发展中国家是反映全球对华贸易情绪的更好风向标,”龙洲经讯中国研究副总监克里斯托弗·贝多尔说。

“这表明,针对中国商品的贸易保护主义高墙正在许多地方拔地而起,不仅仅是在富裕国家。”

生存危机

拉美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在许多方面给该地区带来了积极影响。

比如,智利经济就从向中国出口原材料并买回加工或制成品中受益匪浅。

智利的自由贸易战略——包括与中国和美国签署的双边协定——为其葡萄、葡萄酒、三文鱼、木浆和矿产打开了巨大市场,帮助其成为该地区最繁荣的国家之一。

但与其他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经济体一样,智利在下游市场竞争中一直举步维艰,比如把锂原料加工成电池组件,或把铁矿石加工成钢铁产品。

对巴西而言,拥有全球最佳的铁矿石储量,并不足以使其钢厂与中国一较高下,即使该国已经发展出了一些制造能力。

以淡水河谷为例,该公司从巴西亚马逊的红土地中开采丰富的铁矿石,其中大部分被运往1万英里之外的中国青岛港,再供应给该国数百家大型钢厂中的任何一家。在那里,这些铁矿石经过喷砂处理,被制成基础合金产品。

问题是,当其中一部分钢材回流时,到巴西制造商手中的价格,要比Gerdau、CSN和 ArcelorMittal等企业在巴西当地拥有的钢厂开出的价格低得多。

在哥伦比亚,进口自中国的钢材价格要比当地低50%。

当地钢铁生产商Paz del Río的总执行长法比奥·加兰上个月接受采访时称,已要求政府提高进口关税以帮助其恢复盈利。

该公司称,中国钢铁的涌入不仅危及就业,而且完全取代了自巴西和墨西哥的进口。在截至4月的一年中,哥伦比亚92%的钢丝进口来自中国和俄罗斯。

“最大的风险在于钢铁正成为中国输出过剩产能的又一例证,” 克里斯托弗·贝多尔说。“钢铁可能会令发展中国家接受这种说法,而在电动汽车等其他方面,它们不一定会接受。”

与此同时,中国投资者也一直是拉美国家的重要合作伙伴,这些国家希望把大宗商品驱动型经济朝下游进一步延伸。

根据美洲对话的一份报告,中国已成为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投资大户,2003年至2022年间在能源、运输和采矿等行业投资了1875亿美元(约8812.5亿令吉)。

关键行业投资持续

尽管中国在该地区的支出最近有所放缓,但在关键行业的投资仍在继续。

中国工商银行在阿根廷的业务实现扩张。电动汽车巨头比亚迪正在巴西建造其在亚洲以外的第一家工厂,并计划年底前宣布在墨西哥再建一家工厂。

在智利,比亚迪和青山控股正在投资建设锂电池工厂。2005年以来,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已向该地区提供了1360亿美元(约6392亿令吉)的贷款承诺。

至于最近加征的关税,拉美国家可能在赌,中国在该地区已经根深蒂固,不会采取报复行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预计会在五年来首次访问南美洲,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和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

此外,虽然输出到拉美的中国钢铁数量对拉美地区影响巨大,不利于当地钢厂,但它仅占中国每年数十亿吨钢材产量的1%左右。这可能会最大限度地降低激怒中国的风险。

“这些国家拥有的筹码可能比过去大,因为它们作为许多这类商品的目的地市场正变得更为重要,” 玛格丽特·迈尔斯说。

“话虽如此,它们仍然非常依赖中国。所以,人人都会小心翼翼。”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