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李兴裕:重建人民信心 国家亟需快速复苏计划

(吉隆坡7日讯)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建议政府制定一个快速的经济复苏计划,促进增长,加强经济韧性,振兴私人投资,创造就业机会,以及进行员工技能提升及培训。

“政府当务之急是重建及维持公众的信任与信心,其次是为受影响的家庭和企业提供更广泛的财政与财务支持,促进和保障经济与企业复苏,并通过针对性的招聘补贴、创造就业机会、再培训及融资机制,把劳动力与资本重新分配至增长的领域。

未来投资方面,中总SERC执行董事李兴裕说,通过加速数字化、科技及自动化,提高生产能力及竞争力,加速转型迈向绿化及环境增长,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公司监管(ESG)最佳实践,确保公平分配经济收益。

就业及收入增长趋软

中总(SERC)促请政府设法解决因为疫情而支离破碎的经济,促使国家经济变得更具弹性,并免受下一次灾难的影响。

李兴裕说,2022年财政预算案将从基础广泛转向针对性的财政扩张支出方式,预算案的优先事项是继续保护马来西亚免受类似冠病疫情的影响,加速从严重的经济创伤中恢复和重建。

有鉴于经济前景不明朗,以及就业率未全面复苏,政府仍然需要提供财政政策支持,决策者必须提供明确指导,尽量减少未来增长的风险。

他今天在线上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经济追踪报告时说,2021至2022年的增长前景仍面对风险,国内外因素将继续给国内经济带来下行风险,这包括全球增长复苏低于预期,从而抑制出口需求;就业及收入增长趋软而放缓国内需求的复苏。

第三季GDP或下跌

中总SERC预测,我国今年第三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弱或下跌,第四季度则可望取得正面增长。

李兴裕说,尽管我国经济面对极大的不确定性,大马今年的GDP预料维持4%增长。

他指出,今年7月和8月的关键经济指标包括出口、工业产值、批发与零售、银行贷款需求及消费人支出表现。 “7月和8月的一系列关键经济数据显示增长幅度回落或消费支出下跌,这反映行动管控令3.0带来的经济疤痕效应;7月份失业率上升至4.8%,也打压消费者信心。”

他说,提高冠病疫苗接种率促使各项活动回归正常化,惟病毒风险仍然潜伏,威胁生命与经济。

有鉴于此,继续进行疫情缓解及监测,包括标准作业程序(SOP),可确保经济及企业情况持续复苏。

国家银行于今年8月预测,我国今年的经济增长介于3至4%。

通货膨胀方面,整体通胀率放缓,惟实际价格压力仍然存在。

今年8月份的通胀率为2%,创下5个月来新低(7月2.2%及第二季度4.2%)。

明年财赤料扩至6%

中总SERC预测,我国明年的财政赤字将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5%至-6%,同时政府的法定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从现有60%提高到65%。

这是为了腾出财政空间,应付应急开支,以支持更强劲的复苏。

李兴裕说,财政支出与行动应该嵌套在一个可信的中期财政稳定框架内,确保维持可持续性财政赤字及债务。

他指出,由于更低的拨款,以及在2020至2021年发放的一次性财务援助计划,预料明年的冠病特别基金将减少。

2022年财政预算案将于本月29日提呈国会,预测将解决冠病疫情对公共卫生和经济的长期影响。

全年通胀率料达2.5%

李兴裕预测,今年接下来几个月通胀率将相对稳定,全年达到2.5%。

“由于原料成本上涨及供应中断,一些商品及服务的价格水平普遍上升;若成本增加侵蚀企业的利润率,那么成本转嫁效应对消费者通胀的影响将无可避免。”

最近几个月的生产者价格指数一直以两位数的速度上升,主要是由于原料价格上涨。

他指出,今年上半年的利率维持在1.75%,预料国家银行将把隔夜政策利率维持在1.75%至明年中旬,以支持国内需求的更强劲复苏。

持续的低利率将辅助针对性财务支持,确保可持续的复苏之路。

年杪失业率有望减至4.7%

李兴裕说,我国7月份的失业率为维持在4.8%(77万8200人),新的封锁措拖导致公司在招聘缓慢的情况下裁员。

“整个大流行期间(2020年3月至2021年7月),1246家公司被迫关闭,1万317人宣布破产。随着经济将于今年杪全面开放,更多企业恢复营业,预料今年12月杪的失业率可望小幅改善至4.7%。”

在主要贸易伙伴复苏的支撑下,预计出口将继续增长,惟今年下半年的增长率将放缓至8.0%,全年出口增长率可望达18.2%。

银行系统贷款方面,连续两个月放缓,家庭贷款的增长也从今年第一季度的5.7%放缓至8月杪的3.4%。” 

反应

 

财经新闻

【独家】ESG趋势孕育绿色就业 企业绿化摸石过河

独家报道:张康祺

摄影:姚春显

绿色浪潮席卷全球新时代革命,上至企业,下至民生,绿色理念都在闪耀在人们生活的每个角落。

环境、社会与监管(ESG)俨然跃成当代最热门的词条之际,企业无论规模,都在摸索着如何走稳每一步。

而今,在万众瞩目的绿色理念,又蹦出“绿色就业机会”的新趋势,给人资市场再添一笔碧绿重彩。

企业是否再度走到岔路口,又该为人力资源“漂绿”了呢?一同跟随《南洋商报》的脚步,来解码新型就业趋势!

绿色就业,万事俱备?

马来西亚厂商联合会(FMM)总会长丹斯里苏添来认为,我国倒不是未有“绿色就业机会”出现在企业中,只不过是企业的定位大相径庭。

日前在《南洋商报》独家主办的“绿色就业机会论坛”上,他就举例,环境科学家、科技人才,当然都算得上绿色岗位;废品处理、食品加工,其实也没理由不算。

工作定位不明确

由此,就能看出“绿色就业机会”多元,进而让企业的认知也各不相同,随之产生的便是专业不对口的问题了。

据他观察,本地人力资源市场当前存在的现象,是谋职者应聘的明明是绿色岗位;顺利入职后却发现,工作内容并不符合绿色理念,这便是定位不明确所致。

相对而言,苏添来还提出疑问:“本地有68万在读大专生、年均17万应届毕业生,个中有几位真正经过绿色技术的训练?”

4方向推绿色理念

大马环境、社会与监管公会总会长谢国雄博士解释,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08年绿色就业报告》中,明确提出了“绿色就业机会”这个名词。

不过,在他看来,这仅是一个名词——据国际劳工组织(ILO)的定义,是指对人类(People)、环境(Planet)、经济(Profit)能产生益处的任何职业。

“国际劳工组织主要是朝着4大方向,推进这项理念,首先是制定并推动工作中的标准、基本原则和权益;再者为男女提供更多收入的机会;”

“然后要提升全民社会保障的覆盖范围和效率;并且主张加强三方性,即政府、工人、雇主及社会对话。”

就近来看,谢国雄指,东盟是于2021年发布《绿色就业政策准备情况区域研究》,才开启了对此议题的热烈讨论。

而我国也未在推动绿色革命方面落于人后,自2019年重命名的马来西亚绿色科技及气候改变中心(MGTC),历史是可追溯至2009年的。

绿色就业应享平等薪酬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认为,企业创造的“绿色就业机会”应是体面的。

他说,就企业提供的就业机会来说,除了要保护环境、推进绿色转型、缔造贡献,还得给予公正平等的薪酬、在良好的工作环境中为雇员提供保障。

国际劳工组织曾预估,全球至2030年,可创造1亿个绿色岗位,领域除了涵盖能源、农业、制造,甚至还有建筑、服务、医疗。

因此,在Kakitangan.com创办人兼总执行长邱煜峰看来,绿色岗位不一定是数字或理工背景。

他举例,除了像碳交易、自动化等从业员,专职降低企业与社会风险、提升信息隐私相关的岗位,也称得上是绿色岗位的。

随着本地兴起规范化绿色转型的趋势,如大马交易所开始约制上市企业的审计义务,从事审计工作者,未必出身理工科,却也是“绿色就业机会”中必不可缺的要职。

当然,邱煜峰、苏添来等人,皆重申特定岗位,如会计师需专门机构验证,则还是不能排除相应背景或学术基础的要求。

 

绿色技能细分300余类

而Job Majestic创办人兼总执行长刘楚雯,也在日前由《南洋商报》主办的“绿色就业机会”论坛上,举出了相对讨喜的数据。

“领英(LinkedIn)有这样一份报告,显示全球范围的‘绿色就业机会’将逐年递增8%之多,所谓‘绿色技能’就能细分出300余类。”

她指,绿色技能还是得分类,其一是“专职技能”如太阳能技术等;其二是“综合技能”如近年热议的软技能。

谢国雄提醒,所谓环境、社会与监管,仅是一组“密码”,因为在这套理念下,需要的是多元技能与背景。

“就像政府颁布的大规模太阳能津贴,其实也不是没有经济方面的支持,不过4家公司,仅1家公司成功落地,其他的都做不起来。”

谋职者的绿色机遇

邱煜峰说:“站在雇员的角度,看ESG的时候,最好不要只是把它当成一份工作;而是怎样能够帮助一家企业达到战略目标。你一旦打通这套思维,后续职业发展便会更容易、能力也会更多元。”

劳资关系,一手是雇主提供的平台与待遇;一手是雇员的效劳与努力。

问题是,刘楚雯则观察到:“谋职者对绿色就业机会的意识,还是不清不楚的,那要如何在面试中展现自己的优势呢?”

尽管目前恐怕连雇主,都无法明确阐释“绿色就业机会”的工作内容,所以才会造成“不清不楚”的问题。

谋职者最重要的,是详读职务描述,掌握岗位需求、洞悉工作的具体内容后,再参加面试。

不过,她强调,无论招聘或应聘,最重要的是清晰的职务描述,因为岗位需求、工作内容,都能从中查明。

刘楚雯表示,这不仅仅是让雇主觅得合适的人选,也能让应聘者知道自己应该具备哪些技能、是否符合资格等。

针对“绿色职能”的开发与匹配,李兴裕则指,安永去年就跟微软联袂推出绿色技能护照(GSP),为16岁以上参与者,提供免费线上课程。

他认为,类似平台,将能为“绿色就业机会”这般相对新颖的概念,提供相对专业的培训、成为新一代的有利资源。

大马放眼成主导者

团结政府2023年内阁改组后,新科人力资源部长沈志强12月杪,便赴布城打卡就任。

随后,我国便承办了《2024东盟绿色就业机会论坛(ASEAN Green Jobs Forum》。

苏添来表示,大马放眼成为主导者,冀通过上述论坛,跟区域各国商讨绿色就业、人才培训,为绿色经济崛起作准备。

关注绿色就业议题,是沈志强为政府的经济愿景,所作贡献的一部分。他补充,我国愿景由2部分组成,即提高“天花板”和“地板”。

“提高‘天花板’是指借自动化、数字化、高科技、多出口,将工业和中小企业提升到价值链上游,从而提升经济规模。”

他认为,大马须提升技能水平、确保国人为此新兴就业市场准备就绪。

所以,继《东盟绿色就业机会论坛》,本报亦成为人资部的独家承办方,于5月10日,主办了《大马绿色就业机会论坛》。

而在本报新设的视频版播客节目——《钞钱e识》中,郑大勇、谢国雄,也应邀受访,从企业创造“绿色就业机会”指路。

雇主应主动推绿色就业

马来西亚创业促进会(PUMM)总会长拿督郑大勇博士认为,企业欲推行“绿色就业机会”,应自上而下的发起倡议,由雇主先采取主动措施。

“如果说是成本方面,大部分的企业目前都是‘看着办’的,毕竟现在的原材料、房地产业、汇率、薪资,样样都很贵。但是,你现在不开始,难道明年的工资、房价、汇率,就一定会改善吗?”

所以,在他看来,企业现在开始创造“绿色就业机会”的主要目标,应当是为公司增值,从长远角度为正面的发展部署。

对于“绿色就业机会”举步维艰,他认为除了企业开支与成本,还有绿色理念在我国尚缺规范。

市场接受度待商榷

撇开融资遇阻、资金不足,全球法规制度并不统一,外加“绿色漂白”盛行而不受约束,且市场接受度亦有待商榷,都让原就欠缺培训与资源的窘境,更添挑战。

但是,他认为,近年来开始规范化的措施,如企业开始汇整环境、社会与监管报告,其实就能开始让企业相互参考,以此起到涟漪效应。

他也建议产业领组织,为中小企业整合一套准则、终结当前“百家争鸣”的现状,让中小企业主,得以参照标准而推行绿色倡议。

缺专业知识  启动成本高
绿色倡议2大挑战

李兴裕引述大马中华总商会《马来西亚商业与经济状况调查》指,有41%受访者认为,实现绿色倡议的两大挑战,是缺乏专业知识与信息、启动成本高。

另有45%受访者则认为,监督碳排放的层面来说,本地面临着专业人才的窘况。

这就让谢国雄忆起,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KM)早在1994年,便成立了环境暨发展研究所(Lestari),凸显时任政府的远见。

“环境、社会与监管,并非火箭技术,而是一组密码,1人讲、2人传,种子就会撒出去了。”

由此,苏添来认为,政府应当持续跟业界、民间对话。

他提醒,为国家引进外资的,是外销和跨国企业,而正是这些公司,首当其冲地要走在本地绿色革命的前沿。

偏偏绿色岗位的薪酬,可介乎3000至1万6000令吉,换而言之,私企大约就需年耗2400亿令吉,给付雇员薪资。

苏添来指出,大马厂商联合会曾向政府献议,拨款20亿令吉,作环境、社会与监管基金。

另外,该会还曾提出,政府每年拨出200亿令吉,出台40%废品处理津贴。

他认为,政府稍稍提供助力,就能轻易为民企提供一定的支持,随之便能促进本地绿色进程。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