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2亿山东发电厂 大马商家“触电”

独家报道:蔡忠诚

(吉隆坡30日讯)热情投资,烂尾收场!大马上市公司在中国投资发电厂不只“触电”,甚至在准备撤资时还被对方以精明招数拖住而深陷泥沼……

多年前,一个中国代表团到我国展开“招商引资”活动,各种吸引人的优惠政策,令大马商界垂涎欲滴。

当时,大马一家上市公司看准商机准备进军中国大展拳脚,注入逾2亿令吉建设发电厂,岂知,在接下来却出现大逆转。

有关地方单位被指开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断出招,最终导致投资者铩羽而归。

这名投资者透露,其工厂当年经过千辛万苦盖起来并营运后,一些单位却未遵守当初所允诺的政策,百般刁难,导致公司面对亏损而停业告终。

工厂停运后,业者好不容易找到买家转手,但由于有关交易必须先获当局批准才可进行,而后者又迟迟不表态,造成原本已被工厂停运搞得焦头烂额的业者,再陷另一场大灾难。

刘丞风:10年心血全毁

马来西亚云石机构(DOLMITE,5835,主板工业股)董事长刘丞风接受《南洋商报》访问,痛心揭露他在中国设厂背后不为人知的心酸。

大马商家满腔热情的善意投资,最后竟然出现“烂收尾”下场,心血全毁。

刘丞风说,他在10年前受到中国的“招商引资”活动吸引而前往中国山东省某县,投资一座热电厂,当局承诺会在工厂投产后3个月内,撤销附近的全部供热小锅炉。

“但工厂投产后,这些小锅炉都没有被关闭,造成公司深受影响而面对亏损,最终于2年前停止营运,以免越亏越大。”

他指当初与当局协商时,对方作出有关承诺,且有文件证明,当局就应该遵守承诺。

他也说,该公司当时为了解决相关问题,已全力配合当局提出的要求,但碍于上述问题,最后还是无法力挽狂澜,多年心血就这样没了,令他非常心痛。

误信政府单位悔不当初

“我们会全力以赴”、“一定支持你”……最后却没下文。

刘丞风当初受“招商引资”的吸引力感召,即使友人作出善意提醒,他也只是姑且听之,未多加思索,以为是政府单位推出的活动应该没问题,并注资高达逾2亿令吉。

“其实我们早在2007年,就在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的招商引资活动安排下到当地考察,当时觉得当地环境不错,加上各种优惠政策如‘二免三减’的所得税待遇,即第1年和第2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第3年至第5年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便决定一试,过后就开始向银行贷款。

“一切办妥后,我们于2012年开始建厂,原定一年半完成并投入生产,但种种问题造成工程拖延到3年多才完成,其实发电只占公司收入的25%,最大收入来源是靠供蒸气给附近的工业园。

“那时当局承诺,在热电厂投产后3个月内,撤销附近全部供热小锅炉,因为小锅炉效率低,而且排放高,造成环境污染,可是事后这些小锅炉却未关闭,造成我们的热电厂供热量减少了,最后只能供应给不到20%的工业目标。”

他指出,当初曾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多次致函当局及跑政府单位,但官员效率似乎不高,总是催一次才动一次,或官员往往如此回应“我们会全力以赴”、“一定支持”,最后却没下文。

找到买家无从脱手

热电厂停运后,地方当局才关闭小锅炉,令刘丞风深感无言。

刘丞风说,当时工厂无法经营下去,原因之一是供热量达不到当初设下的目标,而当局承诺3个月内关闭附近多间小锅炉,却迟迟没下文。

加上其他种种因素,工厂营运一天就亏一天,于是公司在2年前决定停止营运,不料停运后,当局才来关闭小锅炉。

他指外资在当地投资及消费,除了可给地方当局增加收入,带动当地发展,也能造福社区,可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作风,令其努力变成泡影。

“当初为了处理中国工厂问题,我每个月飞中国至少2次,抵达后必是分秒必争,无奈最后还是抢救不了这间当初投入巨大心血建起的热电厂。”

中方须正视真心话

他指热电厂停运后,公司四处找买家,但一直没找到合适买家,直到最近当地一家官联公司有意收购,但当局迟迟不表态。

经历惨痛投资经历,刘丞风心中有真心话要向中国当局说……

他指中国一直希望外资去投资,但这些弊病若不除则一切无益。他希望当局能了解这些问题,了解外资困境,并帮他们一把。

“我也希望本身的遭遇能作为其他投资者的前车之鉴。”

陈友信:投资中国遇阻
可求助马中总商会

马中总商会会长拿督陈友信说,在中国经商投资遇到问题的大马商家,可向该会求助。

他说,刘丞风可向该会反映本身在中国设厂所遇到的问题,以寻找解决之道。

陈友信接受本报询问时说,该会之前并未接获类似投报。

投资发电厂“触电”惨剧:

投资前:电厂投产3个月内,官员保证关闭多家供热小锅炉。

投产后:小锅炉继续发电,投资者马上“触电”倒地惨亏连连。

要撤资:马方投资者停运,找到买家后要转手,地方官却拒批。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