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5日讯)数字银行执照的颁发引发市场的无限遐想,不过分析员提醒,摆在数字银行面前最大一道难题,始终还是“如何获取盈利”。

联昌国际投行研究分析员在最新的报告中就提出,相较起新颖的金融服务,以及更高的成本效益,如何获取盈利,始终还是数字银行必须面对的最终问题。

“对于两家竞争的银行而言,只有在双方都有强大的盈利和资本的前提下,效率才会成为关键。”

然而,考虑到需时建立客户群,以及我国数字银行将着重于开拓被传统金融忽视群体市场,分析员对获得执照的5家财团的盈利能力有所保留。

“我们预计大部分数字银行,在营运的首2至3年都将蒙受亏损。”

激进策略难获欢心

而倘若这些数字银行选择透过激进的定价策略,以求快速攫取市场占有率,这却未必能获得监管单位以及投资者的欢心。

分析员强调,监管单位不会正面看待这种快速耗干资本的策略。

“投资者可能也需要注入更多资金,来支持这种高风险的商业行为;这不会是投资者喜闻乐见的。”

因此,在难以与传统银行展开长时间大范围的削价战的环境下,数字银行如何从孕育期逐渐成长起来,仍有待观察。

香港同行5年才获利

联昌国际投行研究也参考了数个国家和地区的数字银行的发展轨迹,来提醒我国数字银行需要面对的各种挑战。

其中,香港属于较早建立数字银行监管框架的地区,并于2019年就颁发了8张数字银行执照。

然而,当地两家数字银行领头羊,即由渣打银行主导的Mox银行,和众安银行(ZA Bank),目前都预计需等到2024年才能盈利。

这8家数字银行,也不乏推出激进或创新的金融产品,包括最低10港元存款,就享有4.5%年利率、无码信用卡(numberless credit card),以及团体储蓄计划等。

“不过,香港数字银行的存款市占率,依然是贫乏的。”

截至今年2月,8家香港数字银行,在拥有740万居民的东方之珠,仅有110万个账户;240亿港元的存款额,也仅占香港所有银行总存款额的0.2%。

印新同行难规模化

至于东盟邻国新加坡和印尼的数字银行部署,虽然较我国来得早,但至今依然未能全面营运。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于2020年12月,颁发了4张数字银行执照,除了GXS银行已开启部分商业贷款服务外,整体都尚未能够营运。

而印尼的数字银行业务虽于去年获得大幅发展,但与传统金融企业比起来,仍是小巫见大巫。

“尤其国有银行仍是政府相关实体的首选,所有公务员和关联企业员工,都在使用传统银行服务。”

银行股前景佳

总的来说,在本地数字银行尚在孕育期间,联昌国际投行研究看好本地传统银行业务依然稳健,并将继续在经济复苏的环境中受益。

“我们重申给予银行领域‘增持’评级;持续的盈利复苏也将成为上修银行股估值的催化剂。”

这当中,分析员又特别点名,获得数字银行执照的兴业银行(RHBBANK,1066,主板金融股),将会长期受益。

兴业或成赢家

兴业银行是与亚通(AXIATA,6888,主板电信与媒体股)旗下的Boost控股合作,赢得一张数字银行执照;这也是唯一一家本地银行直接参与的数字银行。

分析员认为,新业务发展初期,将让兴业银行每年亏损最多2000万令吉;但这仅占该银行2023财年盈利预测的0.6%,不足为惧。

然而长期来看,除了获得数字银行的盈利外,兴业银行还可以透过数字银行的营运经验,来改善传统银行服务,创造协同效应。

其他获得分析员推荐的银行股,还包括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和丰隆银行(HLBANK,5819,主板金融股)。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