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冲击百姓 短痛长利 补贴合理化势在必行

报道:林迪陞

政府在去年公布最新财政预算案时,终于把一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补贴合理化政策放上台面,惟,其中的内容和细节至今从缺。

补贴合理化的用意虽好,但这将无可避免地冲击人民的生活成本,尤其是燃油补贴若然取消,必定对通胀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由于一切详情仍不明朗,此项政策不免让人民有所担忧。

目前已有专家推算指出,若汽油补贴全面取消,RON95汽油可能会从每公升2.05令吉,飙升到每公升3.36令吉!

无论如何,有经济学家和分析员认为,在没有消费税(GST)的情况下,为了从根本上改善国家财政,打造光明的长期经济前景,如今改革补贴政策可说势在必行。

现行补贴制度存弊端

富人享福利弱势群体

在疫情爆发、政局动荡等各种因素影响下,大马政府用于补贴和社会援助的拨款,多年来水涨船高,2022年达到670亿令吉的历史高峰,而到了2023年,金额仍高达640亿令吉。

这相比2010年的230亿令吉,翻了近乎3倍!

若看2022年数据,670亿令吉中的550亿令吉花在了补贴上,其中最大份额或占82%补贴的项目,来自石油产品,主要是RON95汽油和柴油。

同时,本国的财政赤字在2021及2022年时,达到了史无前例的990亿令吉左右。

丰隆投行经济学家林晓薇认为,原因有3个,即GST在2018年被取消,2020至2021年的冠病疫情爆发,以及2022年能源价格激增。

“看来短期内GST不会被重启,那么,政府若要在明年达成第12大马计划(12MP)中期检讨中的赤字目标,那补贴政策改革所扮演的角色,就更加重要。”

根据第12大马计划的中期检讨结果,政府放眼在2025年时,将财政赤字减少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至3.5%之间。

截至2023年,大马财政赤字为GDP的5%,或914亿令吉。

不过,政府究竟会如何执行补贴合理化政策,改革的详情和细节至今依然未知。所以,目前也不容易评估相关改革对人民生活成本的冲击,以及对政府财政节省的帮助。

在林晓薇看来,虽然补贴合理化肯定会带来通胀走高的痛楚,但这是必要的,因为“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补贴就像直接把鱼给人民,而我们认为,若通过一个更加专注的框架,本来用在补贴的拨款,可以加在发展开销,相当于赋予钓鱼的能力,可为人民带来更长远的好处。”

补贴拖慢国家发展

“在2022年,补贴及社会援助拨款,就相当于94%的政府发展开销,两者几乎相等,但前者对国家长期的发展轨迹影响很小。”

她补充,通过补贴人为降低油价,如今导致大马人均汽油消耗量和交通碳排放量,成为除汶莱以外的东盟最高。

“更何况,现有燃油补贴制度的结构不太合理,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高收入群体(T20)享有了35%的补贴,而低收入群体(B40)却只得到了24%的补贴。”

有研究显示,T20群体的RON95汽油消耗量,比B40群体高出64%。

林晓薇同时指出,为汽油设下比真实市场价更低的顶价,也造成不法集团走私燃油,尤其是柴油走私到国外的问题,导致补贴的浪费。

“这让汽油走私者受益,而不是人民。”

或让油价自由浮动

通过PADU派现金

对此,林晓薇预测,政府将会通过本次补贴改革,撤销所有燃油种类的顶价,让汽油价格跟随市场浮动,同时向首要数据库(PADU)认证的合格人民,派发现金援助。

“我们相信,补贴合理化政策的重点,将会专注于两个事项。首先,确保只有目标群体可以获得补贴,其次,防止补贴拨款的浪费。”

她同时表示,要做到上面两点,可以使用数种不同的方式,但其中最简单,或至少最不复杂的方式,就是让油价跟随市场浮动,同时向目标群体派发现金作为援助。

“我们估计,全部的B40群体,以及绝大部分的中等收入群体(M40),都能获得针对性现金援助。”

对于商家,林晓薇估计,政府可能会用补贴柴油管制系统2.0(SKDS 2.0)中的“车队加油卡”(Fleet Card),来确认可受惠于针对性补贴的业者。

政府用于打击柴油走私活动的SKDS 2.0,已在3月开始执行。在SKDS 2.0里,商家需要通过MySubsidi Diesel系统来申请车队加油卡,在获得官方批准后,相关加油卡才能由汽油公司发行给有关商家。

民众最关心的事,相信是补贴合理化后,此前享有补贴的物品价格,尤其是汽油,将会上涨到什么程度?

油价或涨到3.46元

对此,大家需要做好心理准备,若汽油补贴真的完全取消,油价涨幅将会相当“恐怖”。

林晓薇引用大马汽油交易商协会(PDAM)截至今年2月4日的最新预测,指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国内的RON95汽油和柴油市场价,将分别是每公升3.36令吉和3.46令吉。

对比目前获得补贴的价格,即RON95汽油每公升2.05令吉,柴油每公升2.15令吉,PDAM预测的真实市场价,分别大涨了63.9%和60.9%!

举个例子,以耗油量较低的第2国产车(Perodua)Axia车款来算,每次将油缸打满需要约20公升RON95汽油,现在的花费是41令吉。

若是补贴完全取消,同样的20公升RON95汽油,Axia车主可能需付67.20令吉!

油价即使上涨仍是东盟最低

无论如何,这个令人乍舌的涨幅,在林晓薇眼里,却相对可以接受。

“虽然单独来看,这个油价变化很剧烈,但我们要强调的是,即使我国汽油涨价到这个程度,依然比除汶莱外的东盟国家还要便宜,而且便宜不少。”

根据她的估算,即使在涨价后,我国RON95汽油和柴油的价格,依然比除汶莱外的东盟国家平均油价,分别低43%与32%(见图1及图2)。

至于燃油补贴取消对通胀的影响,林晓薇预计,每当RON95汽油和柴油涨价10%,我国全年的通胀率将增加0.51个百分点。

今年通胀料2.6%

“我们预期今年的通胀为2.6%,其实已经考量到某种程度的燃油补贴被取消。”

不过,以上述预测来推算政府在一年内全面取消补贴的冲击,即RON95汽油和柴油双双在一年内涨价60%以上,意味着通胀届时将会大起3个百分点以上。

此外,林晓薇承认,汽油涨价将无可避免地降低民众的消费能力,尤其是在选择性消费方面,至少短期内如此。

零售贸易增长受影响

“查看疫情爆发前的数据可见,每当RON95汽油的价格显著改变,本国零售贸易的增长率就会受到显著影响。”

根据林晓薇,此前RON95汽油3次大幅降价,分别是2014年11月至2015年3月间降26%,2015年8月至2016年4月间降25%,以及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间降14%,分别令当时的零售贸易增长率,按年扩大4.6、3.3与3.2个百分点。

反观汽油在2015年3月至8月间涨25%,以及在2017年7月至11月间涨18%时,同期零售贸易增长率分别按年减少了11.4个百分点和6个百分点。

“也有例外情况,比如RON95汽油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1月间显著上涨32%,但当时的零售贸易增长仍然保持。”

林晓薇指出,在长期而言,汽油价格和零售贸易表现没有多大关系,也就是说,汽油涨价对国民消费力的打击,只是短期性质。

取消补贴或年省287亿

对于完全取消汽油和柴油补贴的好处,林晓薇推算,政府每年或可节省287亿令吉,或相当于GDP的1.5%。

“理论上,若一整年的补贴全被取消,那我国今年的财政赤字,预计将会从政府目标的4.3%,降至2.8%。这意味着,政府马上就达成了2025年将赤字减少至3%到3.5%的目标。”

刺激电动车发展

无论如何,林晓薇称,部分省下的补贴拨款,仍会用于针对性补贴方面,所以政府最终节省的金额并没有那么多。

此外,林晓薇认为,取消燃油补贴可能还会带来一个利好,那就是加速本国的电动车市场发展。

“油价上涨将帮助加快大马的电动车使用率。”

她引述德勤近期发布的调查报告,指降低燃油成本,是人们购买电动车的首要理由。

“在东南亚,这就是人们购买电动车的最主要理由,有68%的受访者选择了这个理由。”

目前,电动车市场在大马仍处于初始阶段,去年全国仅售出1万200辆电动车,占本国汽车总销量的1.3%。不过,林晓薇认为,我国电动车市场正处于爆发性增长。

“在T20群体失去了燃油补贴后,也可能激励他们转而选择电动车。”

反应

 

言论

削减燃油补贴虚虚实实/章龙炎

首相拿督斯里安华最近在卡塔尔经济论坛上接受《彭博社》记者访问时回答一道简单的问题,也就是政府何时削减燃油补贴,绕了几圈,才说政府会在适当时候削减燃油补贴。

什么时候才是适当时候?经济部长拉菲兹在去年11月宣布,政府将在明年(2024年)下半年推出RON95汽油针对性补贴计划。

今年4月中,拉菲兹坚定的说今年下半年落实。

就在本月初,《彭博社》曾引述消息称我国政府将在6月开始削减燃油补贴,但政府否认。

安华甚至斥外国媒体指我国削减燃油补贴的报道是不道德的,因为内阁尚未就此问题做出最终决定。

在安华在卡塔尔发表的言论后,拉菲兹说落实燃油针对性补贴计划的日前还未敲定。

换句话说,因为没有设定哪一个群体符合享有补贴的措施,要是政府如《彭博社》报道在今年下半年开始削减燃油补贴,没有任何一个收入阶级可免受冲击。

燃油价格调涨看来几乎是无可避免。

在去年公布的2024年财政预算案中,燃油补贴的拨款减少了120亿令吉,政府的目的是要减少燃油补贴与降低赤字。

可是,在令吉对美元疲弱及原油价格居高不下的情况下,要达到这两个目标,时间紧迫,政府还有其他选择吗?

其实,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10年前趁世界原油价格走低的时候取消燃油全面补贴,可是在2018年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失去政权后,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希望联盟政府恢复燃油补贴,以显示希盟比国阵“仁慈”,更关心民瘼。

希盟咎由自取

如今安华在面对不得不在近期内调高油价而需要付出政治代价的困境,可说希盟咎由自取。

他在卡塔尔访谈针对改革的进展缓慢的批评的回应,并无法化解此困境。

他说,过激的改革只会导致民众的愤怒与不满,并以欧洲多个地区的改革失败为例子。

他说:“那是个灾难。你假设精英分子可在没有与大众互动而具备所有对策。我认为那是所谓的精英民主派理想的基本错误。”

在马来西亚,安华可说是精英中的精英,以“改革者”的姿态让许多人特别是华人如痴如醉,而“今天上台明天汽油价格跌”的豪言,他也不设限的喊了不只一次。

他要标榜的是,即使是激进的改革也不难,关键是看谁掌权。

所以,安华在卡塔尔的讲话,其实承认自己以前的承诺是不可信的,但是为了面子问题,还是要故作高深的关心普罗大众的命运,“理顺化”燃油补贴依然在近期内开跑(我希望我是错的)。

因为现在顺民比较多,冲击肯定不会比纳吉当时推动的“改革”巨大。这是安华唯一的优势。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