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运筹帷幄重振云顶 林国泰打赢翻身仗

【2021年南洋富豪榜】

独家报道:林嘉珉

做生意难免会经历起起落落,无论谁都会有高光与低峰时期。

然而真正的考验,是能否在状态好的时候保持势头,甚至是乘胜追击,又或是在低谷时期卧薪尝胆,在紧要关头打漂亮的翻身仗。

纵观2021年《南洋富豪榜》,有一位富豪不禁让人刮目相看,在连续数年“掉级”并跌出十强队列之后,他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止住连年跌势并成功重返十大富豪之列,拿下第九席位。

他就是本文的主角——云顶(GENTING,3182,主板消费股)帝国背后的大当家丹斯里林国泰。

不过,他所带领的云顶集团——一个闻名全球的博彩休闲大企业和品牌,其复苏之路绝非一帆风顺,让我们来看看掌门人过去一年是如何运筹帷幄,重振雄风。

回看过去数年,云顶明显过得相当坎坷,在政局动荡和商业计划受阻的连番打击及阻扰下,林国泰与家族的财富排名不断下滑。

期间,林国泰只能眼睁睁看着同行富豪——柬埔寨赌业大亨丹斯里曾立强,超越自身并冲高去挑战“老牌”富豪的身家地位。

所幸,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云顶坚持不懈努力追赶之下,总算从一连串负面事件中熬出头,林国泰的财富也成功跃进,并拿回十大富豪头衔,及赶超对手排名。

怎奈云顶“苦路”依然漫长,新年伊始便有香港邮轮业务的财困危机盘旋。

不过,2022年才刚开始,且看林国泰能否化危机为转机,让云顶集团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林国泰一向是《南洋富豪榜》十强常客,惟过去多年排名每下愈况,他更在前年被挤出十大。

止跌回扬重返十强

回看过去,在2016和2017年,绝对属于林国泰的高光时期,连续两年蝉联富豪榜亚军宝座,力压一众老牌富豪。

奈何好景不长,林国泰财富排名在随后便不断走下坡。

在2018年,他的排名滑落至第五,勉强守住五强头衔,但到了隔年,排名进一步下跌至第八;反之,深耕柬埔寨的曾立强越战越猛,排名在2019年挺进至第二位。

来到2020年,对于博彩业富豪来说可谓是流年不利,疫情爆发重挫各行各业,从事休闲娱乐事业的云顶首当其冲,从而拖累林国泰身家排名多年首见跌出十大,位列第12名。

不过,在谨慎节流保存实力之际,云顶也积极拓展海外市场,林国泰终究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终于在去年底止住富豪榜排名的多年跌势,并顺利回返前十,拿下第9名。

盘点云顶2021年大事件:

云顶集团在去年可谓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不仅本地赌场重开,以往阵脚不稳的美国市场,也在去年因拉斯维加斯云顶世界综合度假村开张,成功深深地扎根赌城。

让我们一一细数,林国泰麾下各大云顶系公司,去年打下的所有胜仗与败仗。

2月16日 云顶高原赌场重开

由于大马疫情恶化,政府当时宣布多州属再度落实管控令,且全国一律禁止跨州,云顶高原综合度假村也在去年1月22日,再度关门。

虽然原先计划只关闭2周时间,但真正重开日期却展延至2月16日。

奈何随后疫情再度反扑,配合政府6月1日开始的全面封锁,云顶世界又再度关门。

然而这一关就是4个月时间,直到9月底才重新开放,而且只开放部分设施与服务给彭亨州子民。

随着国人越来越习惯与病毒共存、政府承诺不再颁布全国管控令,加上户外主题公园加持,相信云顶世界人潮终能恢复。

6月24日 美国新赌场隆重开张

拉斯维加斯云顶世界的成功开张,对于整个美国赌城而言,绝对是场及时雨,滋润当地博彩业遭受疫情野火蹂躏后的伤口。

这同样是云顶的胜利,因为尽管多年积极杀入美国市场,但云顶并没有真正地在当地塑造出强大的综合度假村品牌形象。

此前,云顶在迈阿密建起的赌场,遭受州政府限制;而在2018年开业的纽约卡茨基尔(Catskills),糟糕的交通状况让人望而却步。

先前唯一最为成功的,就是纽约皇后区的老虎机店。

投资顾问公司Bernstein认为,林国泰去年在美国博彩领域的厚积薄发,可能会激励他人一同尝试加入撼动赌城维持十年之久的势力格局。

另外,分析员还认为,只要云顶之后能够获得充足的客户拥护,美国博彩业务就有分拆上市的可能,如同云顶大马(GENM,4715,主板消费股)与云顶新加坡一样。

9月7日 间接竞标数字银行执照

去年6月结束前,金融市场暗中骚动,因为各路知名企业强强抱团,赶在月底国家银行数字银行执照报名截止日前,提交申请。

在当时,林国泰受访时承认,有意竞标执照。不过,直到报名截止良久,都不见云顶向马交所呈报相关事宜。

直到9月上旬,云顶种植(GENP,2291,主板种植股)认购的PUC控股集团(PUC,0007,创业板)13%私配股,通过后者参战竞标。

9月10日 日本赌梦破灭

不是所有海外扩展都能高奏凯歌,云顶新加坡在日本紧锣密鼓筹备多年的竞标行动,便是在最后紧要关头的时候,因为政局动荡而功败垂成。

最初是在2018下半年,传出云顶新加坡有意投标日本综合度假村项目,而且凭借其在新加坡严苛政府监管下的良好记录与经验,赢面相当大。

林国泰在隔年股东大会上,也曾透露有信心得标,并在下半年提交项目概念,与劲敌澳门银河娱乐和美国美高梅国际酒店,争夺大阪赌牌。

但让市场措手不及的是,云顶新加坡在2020年2月中,冷不防宣布放弃竞标大阪赌牌,并称未来专注竞标横滨赌牌;银河娱乐也一同放弃。

到了去年5月,横滨竞标已经来到白热化,强敌如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永利度假村和银河娱乐,都已相继宣告退出。

横滨选举反对度假村

当时只剩澳门新濠博亚娱乐、日本世嘉飒美控股和SHOTOKU公司,且有分析员认为云顶新加坡鹤立鸡群,有相当大机会拿下觊觎已久的赌牌。

随后,云顶新加坡更是收纳对手世嘉飒美,一同与一众日本企业组团提交竞标申请。

奈何,在之后的两个月里,横滨市长选举让竞标添了悬念,多名参选者纷纷表示反对建立度假村。

最终结果也相当令博彩业者失望,反赌派当选后,在去年9月确定撤销度假村计划,意味着云顶新加坡一直以来的付出和努力白费。

“领”高薪惹非议

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导致云顶新加坡表现退步之际,去年3月向新交所提交的2020年报中,林国泰的薪酬却成反比,按年翻了逾1倍,引发众议纷纷。

根据年报,他的薪酬至少达到2125万新元(当时折合汇率约6250万令吉)。

该公司不久后便发文为林国泰“喊冤”,称他的实际薪金已按年削减大半,低过500万新元(当时折合汇率约1540万令吉)。

文告解释,年报只是为了遵守会计准则,才将未兑现竞标日本赌牌成功后的奖金计入,故出现林国泰薪金不退反进的现象。

2022开局喜忧参半:

尽管去年整体结果还算不错,但林国泰在2022年伊始,便碰上云顶香港的清盘危机。

所幸,云顶在今年初并非只报忧不报喜,纽约云顶世界的扩展、本地云顶世界户外主题公园8日开张,相信都能显著提振云顶核心的综合度假村业务。

如此来看,相信今年也会是云顶有“危”有机的一年,就看林国泰如何使出浑身解数,在全球行兵布阵,带领云顶再攀高峰。

1月12日 放眼3赌场执照 扩纽约云顶世界

拉斯维加斯云顶世界刚开张不久,云顶集团便乘胜追击,放眼纽约下州多达3张的赌场执照,以加速扩大美国赌场领地。

云顶大马高层出席分析界活动时透露,竞标赌牌是为了扩展纽约云顶世界赌场。

同时,预计今年会发出要求竞标书(RFA),并在150天内选出得标者,以赶上2023年初发出执照的截止日期。

其实早在去年11月,马银行投行研究便预测,执照获颁可让云顶大马每年多赚1.45亿美元(约6亿令吉)。

分析员补充,若赢获执照,当前只是老虎机赌场的纽约云顶世界,就可迅速翻新为全面的赌场。

1月19日 云顶香港申请清盘

实际上,这事件在去年末季便有苗头浮现。

急需资金注入的德国造船厂子公司MV Werften,本可在控股股东Golden Hope注资3000万美元(约1.26亿令吉)后,满足条件并提取当地州政府先前承诺的8800万美元(约3.69亿令吉)支援贷款,以降低违反最低流动性契约的风险。

不过,州政府却临时追加新条件,导致云顶香港最终只能无奈违约,并走上破产一途。

德国政府建议提供新贷款给MV Werften,条件却是让控股股东为此担保,以及又要提供额外资金。

惟云顶香港认为条件不可行,表示“无法强迫股东提供资金”为由,从而拒绝该提案。

另外,德国子公司违约也成为了云顶香港交叉违约的导火线,更是压倒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令本就资金窘迫的云顶香港,只能选择清盘保护。

会波及姐妹公司吗?

云顶香港与东南亚姐妹公司之间,互相没有持股,理应不会被清盘影响波及。

然而,市场仍难免会担忧,当年云顶大马“拯救”连年亏损的美国帝国度假村戏码再度上演。

云顶大马曾在2019年,宣布出价1亿2860万美元(约5.39亿令吉),买下林国泰家族持有的建发实业(Kien Huat Realty)持有帝国度假村的46%股权,以进行后续私有化计划。

不过,马股市场并不买账,当天云顶大马股价一度狂泻至8个月新低位。

2月8日 SkyWorlds开张

说到云顶户外主题公园,相信承载着许多人的回忆,自2013年9月开始进行翻新后,至2022年已关闭快10年!

从最初宣布与影视业巨头21世纪福斯合作,以打造全球首个福斯电影主题乐园,到后来与华特迪士尼闹僵等,导致这座备受期待的主题公园多次展延开放日期,令不少国人失落。

令人兴奋的是,云顶大马高层在去年8月,曾在录制视频中透露,主题公园几乎准备就绪,已进入开放前的最后阶段。

不过,马银行投行研究分析员原先预测,该主题公园预计在去年12月10日开张,惟调查后发现该公司正解决软件问题,故而才再次“失约”。

多家投行相信,该主题公园应可在今年首季开业,有望为博彩业务吸引游客。

明日预告:手套富豪能否卷土重来

相关报道:

【独家】2021年“疫”筹莫展 40富豪总身家大缩水

反应
财经新闻

【独家】磨剑十载厚积薄发 友尼森“疫”鸣惊人

【2021年南洋富豪榜】

独家报道:许文耀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只有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抓住机遇,就能更上一层楼。

而友尼森(UNISEM,5005,主板科技股)的部署策略,可说是演绎这句话的真谛,筹备了数十年,厚积薄发而一鸣惊人,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股价涨幅高达4倍有余。

这使该集团主席谢圣德的身价也随着水涨船高,一举冲上《南洋富豪榜》空降在第33名。

另外,2021年《南洋富豪榜》也迎来了2位重新入榜的富豪,即Hextar全球(HEXTAR,5151,主板工业股)执行董事拿督王子铭,和Kerjaya(KERJAYA,7161,主板建筑股)执行主席拿督郑荣和。

友尼森股价两年涨4倍

疫情笼罩我国快2年,在这期间各行各业深受打击,而科技股逆势走强,其中友尼森在两年内更是飙涨了4倍。

在这波涨势背后,其实友尼森早已精心策划周密部署,默默耕耘了数十年,而疫情正好是一个突破口而已。

在马股上市已有超过15年,从事半导体封装测试(OSAT)外包服务的友尼森,截至去年12月杪封关之时,该股价收在4.08令吉,全年涨32%,市值高达65.8亿令吉。

倘若以两年计算,股价的涨幅竟高达4倍多,而作为友尼森大股东之一的谢圣德,身价也一路飙升,并以17.5亿令吉净值,首次进入《南洋富豪榜》,空降第33名。

友尼森这波涨势,背后其实已部署了许久,并利用了天时地利人和,才使股价在近两年内暴增。

接下来,让我们谈谈这家上市公司是如何利用天时、地利与人和来创造辉煌。

左右逢源中美两头吃

在友尼森的官网史册页里可以发现,早在2004年,友尼森已向中国进军,并在四川成都设厂,主要是满足中国客户的需求。

而在怡保的厂房,则有80%的产能是提供给美国。

它这一部署完美地利用了“地利”,使得友尼森在中美贸易交战时,可达到左右逢源,两头通吃的效果。

根据该公司2020财年年报记录,来自北美、亚洲和欧洲收入占比,分别为54%、36%和10%。

另外,该公司在2020年3月杪,关闭了一直亏损且拖累集团业绩的印尼厂房后,该股价便触底反弹,扶摇直上,反映出投资者看好这一举动。

限制行动造就需求暴增

百年一遇的冠状病毒席卷全球,除了手套业者大幅受惠以外,对科技股来说,也可谓是天赐良机。在各国实施管控令,以遏制病毒进一步传播之际,电子产品用作于“新常态”的必备工具,即居家办公所需的电脑、零接触支付所需的智能手机等,都变得极其重要。

与此同时,各个行业也加速迈向工业4.0,使用全自动化以减少依赖劳动力,加上5G的到来,也加快电子产品的改朝换代,促使半导体需求有增无减,芯片供应随即短缺,带动友尼森的订单暴增。

中资大股东撑腰

因此,为迎合客户激增的订单和预测,该公司在去年7月展开了成都工厂第三阶段扩建工程,估计在2022年末季可以投入运作,届时,成都厂房的占地面积翻近一番,并可为集团带来更多收入。

值得留意的是,友尼森最大股东并非谢圣德,而是全球十大OSAT公司之一——中国天水华天科技有限公司。

在2019年初,天水华天完成了在友尼森的并购后,以53.58%的股权入驻友尼森,晋升为最大股东。

有分析员认为,在天水华天入驻友尼森之后,可进一步巩固友尼森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同时利用天水华天现有的资源和技术,推动业务扩张,以为友尼森带来协同效应,相信未来几年,来自中国收入占比会有所提升。

尽管天水华天的入驻有利于友尼森发展,但就在这时,该股票大众持股比例也跌破交易所所规定的25%门槛,流通性也变差,导致公司屡屡被交易所要求改善大众持股比例。

私配红股一石二鸟

为改善大众持股比例的当儿,筹资扩建怡保和成都厂房之际,该公司在2020年底宣布私下配售10%股份,以同时解决前面两个问题,这一举可说是一石二鸟。

尽管私配大幅改善该公司的大众持股比例,从15.33%增加至23.03%,但仍然还是低于交易所25%的标准。

因此,该公司在去年中决定派发1送1红股,为奖励股东的支持,同时改善流通性问题,解决交易所规定的至少25%大众持股比例。

这又是另一项一箭双鵰的举措。

这也使投资者大力追捧该股,以至在短短两年内股价暴涨,以诠释“人和”之意。

王子铭收购行动引瞩目
晋《富豪榜》第29名

近两年在马股市场异军突起的拿督王子铭,在过去一年里动作频频,迅速成为市场焦点之一。

他目前从事的行业非常广泛,包括手套制造、农用化学品、工业产品,同时,还有运输、家具、塑料和最新进军的光纤。

让我们来盘点这位企业人物,在人人都喊苦的2021年里,有哪些投资交易令人瞩目。

受瞩目投资交易

●2月15日,王子铭从前首相敦马哈迪三儿子拿督斯里慕克力手里,以每股84仙,购得OPCOM控股(OPCOM,0035,创业板)2463万股或15.28%,总值2069万令吉。另外,他还在公开市场上默默加大持股比例,截至12月杪,他持有17.4%的OPCOM控股股权,同时该股封关时收在95.5仙。

●3月9日,王子铭通过场外交易,收购了29.18%或3745万股海豚物流(COMPLET,5136,主板交通与物流股),成为新大股东。在11月底,他透过合盈证券,发出有条件自愿私有化献意,以2.5令吉全购海豚物流,但有意维持上市地位。截至12月杪,他在海豚物流的持持股比例高达55.21%。

●3月18日,王子铭通过海豚物流,收购林吉灵集团(CSCENIC,7202,主板消费股) 1800万股或相等于14.938%的股份。在封关之时,林吉灵集团股价报69仙,并有30%股权归王子铭所有。

●9月14日,他在完成收购9.895%股权后,正式崛起成为KIP产托(KIPREIT,5280,主板产业股)大股东。经过这一连串的收购活动后,加上Hextar全球在去年全年飙涨1.77倍,王子铭身价攀升至20.7亿令吉,在2021年《南洋富豪榜》排名第29。

购东家额外股份
郑荣和再入榜

落榜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在最短时间内,重新回归。

郑荣和在2020年落榜后,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成功以第36名,再次晋级《南洋富豪榜》,这主要归功于收购东家(E&O,3417 ,主板产业股)的额外股份。

在去年3月份,郑荣和透过Amazing Parade私人有限公司,以每股60仙认购森那美(SIME,4197,主板消费股)手上所有东家的股份,股数近1亿5583万股,相等于东家10.89%股权。

这使Kerjaya可获得更多东家的建筑工程之余,也为东家实现更高的成本效益,及提供更高质量的产品,以达双赢局面。

截至2021年秒,郑荣和在东家的持股比例达49.8%,而股价在去年也高涨28%。

另外,Kerjaya的股价也得到激励,去年全年上涨了17%,进一步推高郑荣和身价至16.5亿令吉,再次入榜《南洋富豪榜》。

相关新闻:

【独家】手套富豪身家蒸发300亿

【独家】运筹帷幄重振云顶 林国泰打赢翻身仗

【独家】2021年“疫”筹莫展 40富豪总身家大缩水

【独家】一步步登上大马第二富 齐力管氏“铝”战屡捷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