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李桑:避难心态应对 坚守岗位“疫”过天青

独家报道:张永麒

无论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挑战如何严峻,苹果旅游创办人兼执行主席拿督斯里李益辉(李桑)始终保持一个信念,就是不可以熄灯拉闸,要有员工坚守岗位,直到雨过天青。

“我在旅游业多年,也在日本生活过,作为岛国和有天灾的国家,日本人随时随地有避难的心态。我也在旅游业贯彻这种心态,随时准备就绪,面对挑战。”

李桑接受《南洋商报》线上访问时说,过去也有一些灾难,如非典型肺炎(SARS)、日本三一一大地震、美国九一一事件,只要有事情发生,旅游业一定首当其冲。

“我已经在想,万一有一天有一个大灾难来临,例如海啸,我们要怎样去面对。”

他指出,当冠病一开始时,曾把它当SARS来对待,认为会在几个月后过去,恢复正常。

“当冠病还没有白热化时,也当着是SARS来处理,就是放慢脚步。

不熄灯拉闸

“从2020年3月18日封锁,在7月到10月曾经开放。

“所以,我随机应变。当10月份开始再封锁,我觉得应该不是普通的症状。但是,我还是抱着平常心去对待。它已经不是区域的事情,是全球性的。

“那时,我就想应该要未雨绸缪,在零收入的情况下,可以生存多久。我抱着的心态是,无论如何严峻,都不可以熄灯拉闸,要有员工上班。

“我们等雨过天青。每隔3个月,我都认为会结束。虽然如此,我们还是以自愿遣散计划,减少员工,因为,薪资是旅游业的最大开支。”

李桑指出,从疫情前的165个人员,进行了减少员工的计划,到2020年尾的96人,再到今年7月开始上班人数还有55人,希望当疫情缓和后,再招募他们回来。

国门一开说走就走

针对旅游业复苏的展望,李桑说,这需要配合政府的政策,因为这是国际大事,需关注国家的开放政策。

“我们是随时准备就绪的。如果今天宣布明天开放,我们就可以走。我们也和外国旅行社配合,只要政府一宣布我们回来不需要隔离,允许外国人进来,双向旅游就可以马上开展。”

李桑说,苹果的优势就是整个行业的标杆,我们还没有熄灯,还有营业,有各种活动保温,让伙伴觉得我们很坚强,只要门一开,他们一定会参加我们的团。

“例如,最近完结的大马国际旅游展,我们的成绩相当好,纵然我们是收未来的款,可是,还很多人愿意交定金,对旅游展望还是很积极。”

兴趣变事业事半功倍

李桑说,路遥知马力,初创业时的心态是把兴趣变成事业,效果会事半功倍,造就苹果旅游可以排在行业前面。

“苹果旅游今年是第25年,我在1996年成立它。我在中学的时候就接触旅游,学校团体旅游,一直到帮学校主办旅游。

“一开始我就对旅游很有兴趣,后来发展成事业,这是比较幸运的,过一辈子。”

询及他是如何萌生创业的想法时,李桑说,这是自然而然形成的。

“当初,大马的出境旅游还没有成熟,还有很多发展空间,特别是旅程安排。这是一个机会,造就了创业。”

资金执照 创业两难

他指出,创业时面对的难关是资金不够。在那时,开一间旅游社不难,但是应用的流动资金比较大。

“第二难题是需要申请很多执照,除了出入境执照,还牵涉到航空机票买卖的执照。这个前提是需要人力、资力和财力,包括有能力开票的人,和有充裕的抵押金。

“整个安排和实施的过程,需要一定的经验。在那时,只能靠别人。初创期只能是旅行社代理,机票还要和别人购买。行程也要经过中间人,面对很多束缚。”

打好口碑生意自来

李桑说,那时,创业还是有难度,要克服难题就要有经商的手腕。然后要在市场上建立口碑,供应商还要有能力,还要有优势,才有人跟随。

询及他是如何获得各种主意、创新,让公司业务不断增长时,李桑说:“我有优势。在1990年时代,我已经接触台湾人,当我去日本时,看到很多东西,也因此开窍了。”

他说,因为之前的10年已经浸淫在旅游业里,对旅游产品比较敏感。在日本的时候,注意到台湾、香港、新加坡团在日本的操作方式。

“当我回来马来西亚,发现出入境旅游的不足之处,然后把从国外学习的,移植在这里,炒热市场。例如,专攻日本市场,成为日本至尊、达人。然后,再研究台湾市场,再延伸至其他国家等。”

谈及他如何让公司转型,成为多元业务的公司时,李桑说,有设定目标。

“首先,整个地图都要有我们的路线,在7个大洲,都要有旗帜,如要达到,需要多元化,招纳人才,需时达成。

“第2个目标是要成为区域直接和间接的合作伙伴,例如去日本、印尼开店,这符合业务发展,之后将量增大。”

李桑说,让公司转型和多元化业务是自然发生的,因为会想到旅游以外的,例如酒店、餐厅等,都想参与进入。

简介:旅游达人兼日本通

李桑,原名李益辉,生于1964年,祖籍福州古田。除了带团旅游,同时也是旅游撰稿人、旅游专栏作家。

1982年中五毕业后,前往吉隆坡半工读,报读培训课程。期间从事过许多行业,还报名成为国家后备军人。

念完中六课程后,他去考了见习警长,但碰到大马经济衰退期,转往报考导游,念了4个月的导游课。

1987年加入旅游公司,服务来自全球各地不同国家的游客,也因此激起了他向往了解更多元化知识和文化的欲望。

1990年踏上日本国土,在日本半工读(包括当导游),1996年完成东京国际大学国际经济系学位。回国后与合伙人在吉隆坡创办了苹果旅游有限公司,并在日本东京设有分公司,以日本旅行团而闻名。

反应
名人专栏

疫后旅费定价,如何才称得上合理?/李桑

本世纪初最大事件的“冠病疫情”与“俄乌战争”中的最大赢家无疑是物流产业,更贴切的,是指海运与空运这两个巨无霸。现今,这两物流行业还是绝对有着101个理由可以收取高昂的运输费用。这,直接导致了生产消费物品与奢侈货品的高企把价格调涨至少30%,其中就包括了粮食与旅行。

然而,物流运输是需要庞大资金来经营的产业,除了得大量融资购买邮轮飞机以外,保险费维修费也是天文数字。日前的两大灾难期间,运输业者出于人道主义的信念,全力以赴,航行运载燃油货品药物疫苗等。

危机成商机

如今危机再次来袭,却已成为难得的商机,让有万全准备的货轮公司赚到盆满钵满。

实际上,这不仅是市场经济该有的逻辑,还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合理问题”。 

说回旅行。2019年,全世界有超过15亿人次搭航空飞来飞去。这一辉煌往事,因为疫情被迫搁置了两年多。如今,在2022下半年的报复性出门潮 “冲绩”之下,一些第一线A级航空公司已尝到前所未有的甜果,机位供不应求,票价更水涨船高。

泰国是大赢家

重点是不管机票多昂贵,都有人快活乐意地掏腰包抢购,特别是连假期间更为明显。你看,其中的大赢家是泰国,2022年该国入境旅客,马上就快破1000万人次啦! 

只是,大难题先到了!以这样高昂的机票价包装入旅行配套里,再与疫情前比较,现今的团费不涨个30至50% 才奇怪呢!假如你选择商务舱,再得加个50至100%,看來也真的沒啥合理。只不过,燃油价格暴涨,全球通货膨胀、货币贬值、薪金高涨、股市大泻……东西不涨都难!看来,目前就只有“虾仁”曾卖的团费不涨,反而还降,我是真心佩服这位虾兄,他好懂“市场”啊!

期望旅费价格

当然,你我他都期望着,明年航空运营班次的增加,能一举拉低机票和旅费价格?就再密切关注。哎,目前只想问问,什么时候也能轮到咱们旅行社“大剌剌”地喊:“我也想趁机赚一笔意外之财”!其实,我们旅游业者可以理解消费者为何总认为旅行社是托高价来贩卖,准备大捞特捞;然而,事实却非如此。而是,真的只能是成本贵来,只好才贵卖。 

提供服务赚取毛利

做个小小分析:这好比一个不管崇尚什么主义的国家,它必须依倚靠足够税收来经营运转,民富国才会强。旅行社则是依赖着提供服务来赚取毛利的行业,当然也会缴纳公司盈利税。

我们的运营模式是,在你支付的团费里,扣除地接费和机票费、领队导游费用,从中抽取6%至9%作為固定开销(依公司规模而定)包括预先缴纳的所得税率,剩余的可能是2%至5%,那才是微薄毛利。这算是合理,还是不合理呢? 

记得哪位前辈曾说:如果想要朋友倾家荡产,一是鼓励他搞媒体事业,二是叫他开家旅行社!

现在看来,我是不幸,还是何其有幸?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