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苏韵鸰

(吉隆坡14日讯)政府允许放宽农历新年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人们可在外享用团圆饭,催谷了国内餐馆及酒楼的团圆饭厢房和桌席预订,不少餐馆酒楼的预订爆单至几乎“一房难求”,外卖套餐也走势凌厉!

收工宴慢热

无论如何,疫情重挫国内企业,很多业者仍保持观望态度,收工宴的订单则显得慢热。

根据《南洋商报》综合访问得悉,过去2年由于冠病疫情袭击,加上去年禁止堂食,餐馆酒楼的业务受重挫,惟今年开放堂食,业者有望摆脱早前颓势。

受访的餐饮业者声称,之前国人连续两年在冠病疫情笼罩下迎接新年,外卖市场也不是很理想,不过随着开放堂食,酒楼和餐馆今年可承接酒席,如今距离除夕剩下两周,酒楼无论大大小小的厢房,均告订满。

一厢房难求

业者也表示,民众考虑到疫情, 为免染疫也会避免和他人共处一室,所以纷纷预订厢房,和亲友以小型聚餐形式庆新年。

黄守群:外卖堂食平分秋色

马来西亚姑苏厨业茶酒楼联合总会长黄守群受访时就表示,很多消费者希望有独立空间与家人团聚,因此除夕年夜团圆饭局预订非常受落。

他表示,根据他经营的马六甲露夜园宴会厅观察,预订除夕至初三的厢房已爆满,目前宴会厅的订桌方面则达到30%,约30桌。

他坦言,在疫情前,除夕前两周宴会厅至少能拿到70至80桌订单,虽然如今业绩不如前,但他仍对消费市场逐渐恢复,感到乐观。

“根据同业反映,大部分宴会厅订桌目前也达到15%,相信随着政府宣布新SOP,料订桌方面有所增加。”

他说,去年无法堂食,酒楼业者积极推出外卖配套,今年也继续推出,一些民众希望在家吃团圆饭和拜祭祖先,会预订6人份400多令吉的套餐,外卖和堂食预订可谓平分市场。

他相信主要是百物涨价,如大虾每公斤逼近上百令吉,民众与其烦恼购买食材和七早八早准备团圆饭,宁愿选择在酒楼享用团圆饭,省工省时。

“中餐西吃”非易事

黄守群也提到,不少企业向酒楼业者提出“中餐西吃”的要求,但不是所有酒楼都愿意承接订单。

他说,企业希望承办收工宴,但为了减低交叉染疫风险,纷纷向餐饮业者提出“中餐西吃”的需求,也就是中餐,不过不再是合菜,而是如西餐般一人一份、且一道道依序轮替出菜。

“这样的餐饮模式需要人手,工作程序繁多,比起合菜费用方面至少需要征收额外的15%,并非易事,不是所有酒楼都愿意承包。”

限制堂食人数

——北京楼集团创办人游国光

新山餐饮连锁品牌北京楼集团创办人游国光透露,旗下北京楼所有厢房,尤其是除夕团圆饭订单已满,初一和初二休息,目前初三有保留部分厢房,为登门(Walk-in)的消费者尽量提供餐饮服务。

他指出,疫情笼罩,餐饮业者是战战兢兢营业,需要等政府制定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今年开放堂食,也让餐饮业者能做出更多的餐单安排。

回头客必点捞鱼生

“捞鱼生是我们的招牌,不仅有吉祥寓意,祈求来年有好运,无论是味道口感和新鲜度非常讲究,也是回头客必点。”

他说,也有消费者担心疫情,其餐馆在订桌方面采取灵活处理,也会限制堂食人数,继续开放外卖,希望能满足食客的需求。

针对“中餐西吃”的现象,他则表示,许多企业在预订收工宴时,也提出相关要求,而且需求量持续增加,不过“中餐西吃”无论是用料、人手和工作量都需要兼顾,费用也会相对提高。

消费者首选贵宾房

——海滨楼海鲜市场业者陈威群

海滨楼海鲜市场业者陈威群透露,贵宾厢房几乎是消费者的首选,其次则是户外用餐区,第三选择是室内宴会厅。

“目前除夕夜的厢房和户外用餐区,早在1个月前订满。”

他说,早前开放堂食,每桌最多限制6个人,不少预订团圆饭的食客不希望分开两桌而选择取消预约,随着政府做出新的宣布,业者会陆续联络之前取消预约的食客。

他表示,大部分食客比较喜欢在私人且独立空间团聚,或者选择空气流动的户外用餐区,一般除夕夜都会要求在晚上10时之前吃完团圆饭,消费者就返家准备接财神、放鞭炮等各自活动。

“也有许多消费者选择外卖年菜,选择打包数道年菜,在家享用,外卖订单占三成。”

新山酒楼复苏慢

另外,马新政府开放“疫苗接种者旅游走廊”(VTL)及目前仅允许民众乘搭巴士或飞机返马,陈威群坦言,新山区依赖狮城自驾游食客,游子们乘搭巴士返马都会直接回乡过年,不在新山逗留,因此新山区酒楼比起其他州或县属的复苏情况显得很慢。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