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换总统迁新都·邻国肥水外流 马印政经股市开新局

独家报道:萧维旸

今年2月14日,邻国印尼迎来总统大选,接替已在位10年的佐科。

印尼是全球不容小觑的新兴经济体,且因为积极主导东盟事务,而被公认为“东盟老大”。更重要的是,该国和大马相邻,因此常年互动密切。

由此可见,这场选举结果和后续发展,大马似乎都难以置身事外。

究竟,新总统上任后,马印外交和经贸关系会有何变化?

综合各候选人政见,以及今年时事课题后,《南洋商报》整理出三项国人、投资者不能忽视的马印政经课题,以及马股的机遇。

世界经济后起之秀
马企抢攻印尼4领域

拔高视角,印尼新总统的诞生,会对马印外交、经贸关系带来什么影响?

印尼全国逾2亿7000万人民,已经在今年2月14日票选新一任总统,接替已任职总统长达10年的佐科。

根据印尼选举法,总统候选人须获得过半选票,同时在全国一半的省份获得20%的选票,才能在第一轮投票胜出当选。否则,得票率最高的两组候选人须在6月26日进行对决。官方计票结果将在投票后的35天内公布。

选战尘埃落定后,新总统会在10月20日宣誓就任,为印尼政治经济局势掀开新篇章。

本届印尼总统大选出现三角战,其中来自大印尼运动党(Gerindra)的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已经自行宣布胜选。

值得注意的是,他也是前总统苏哈多的二女婿、现任国防部长,此次携手佐科的长子角逐正副总统。

大选初步点票结果显示,普拉博沃预计赢得过半选票,料将成为下一任印尼总统。

民调机构对全国投票站进行抽样计票,虽然不是正式结果,但具备一定可信度。普拉博沃当天晚上与支持者见面时,宣布胜选。

普拉博沃胜选

早在去年10月和11月公布的印尼调查研究所、印尼政治指标、海峡时报民调结果中,普拉博沃皆遥遥领先,成为胜选大热。

在上述3份民调排名第二的,是佐科所属政党——斗争派民主党推举的甘查尔(Ganjar Pranowo),曾在2013至2023年担任中爪哇省长。

第三位候选人,则是国民民主党提名的阿尼斯(Anies Baswedan),先后担任佐科内阁的教育与文化部长,以及雅加达省长。

印尼总统大选向来受亚洲乃至全球瞩目,原因有两个。首先从经济角度出发,印尼正凭着全球排名第四的庞大人口、辽阔的国土、稳步走高的人均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GDP),崛起成为全球不容小觑的后起之秀。

GDP将近20兆

目前,印尼已是东盟最大经济体,标普全球也估计到了2035年,印尼的GDP将达到4兆1000亿美元(约19.5兆令吉),比2022年的1兆3000亿美元(约6.2兆令吉)高出逾两倍。

事实上,得益于镍(Nickel)储藏量优渥、人口年轻和消费潜力巨大,印尼正成为外资宠儿,在2021和2022年一共吸引431亿美元(约2051亿令吉)外来直接投资(FDI),高于大马将近48%之余,在东盟内仅次于新加坡。

马印政经往来甚密

政治方面,印尼常年积极增强东盟凝聚力,也积极提高自身在东盟事务的发言权,包括处理区域纠纷、制定发展目标、推动经贸协定等。

综合海军实力和经济潜力后,印尼已被外界公认为“东盟老大”。

对大马而言,印尼总统大选更是非关注不可。地理位置上,印尼和大马相邻,故两国政治与经济互动甚密。

在2023年首11个月,马印两国的贸易占大马贸易总额的4.2%,显高于1986年的0.8%,主要贸易商品为矿物燃料、机械与运输设备、化学品。

至于大马对外投资,2023年首9个月有将近11%的投资流入印尼,侧重于矿业、农业与制造业。

印尼新总统上位后,将如何驾驭印尼这艘经济巨轮?马印外交和经贸合作,又有何新面貌?

马印3备受瞩目政经课题

由于地体位置相近、马印两国经济互动密切,加上印尼常年积极主导东盟事务,印尼总统大选成绩,乃至后续政经局势发展,大马都难以置身事外。

顺着这场选举,《南洋商报》整理出马印两国有三项政经课题,值得国人和投资者加强关注。

1)印尼迁都东加里曼丹

上世纪40年代迄今,印尼的首都为雅加达,而自1957年,时任印尼总统苏卡诺就曾计划迁都,奈何多年来皆是雷声大雨点小。

时间来到2019年,现任总统佐科终于拍板决定迁都。2022年1月,印尼国会通过法案,确定新首都坐落在婆罗洲东加里曼丹,且将新首都取名“努山塔拉”(Nusantara)。

印尼积极迁都的背后,是一连串经济和民生考量。

合计周边卫星城市,雅加达都市圈居住人口超过3000万。人口过于密集的代价,是常常交通堵塞,印尼规划部曾表示,雅加达的堵塞已导致该国经济,每年平均损失10兆印尼盾(约30亿令吉)。

此外,雅加达也正面临火山喷发、地震等自然灾害的威胁。

最大的危害来自地面沉降,过去10年,雅加达北部已下沉了2.5米,且在每年以最多15厘米的速度下沉。

据印尼国家研究和创新据(BRIN)的说法,到了2050年,雅加达大部分地区将被海水淹没。

被誉为总统大热的普拉博沃,也将打造成新首都纳入竞选政见。

惠大马建筑业

因此,印尼迁都似乎势在必行,而对大马经济和股市而言,这一项耗资466兆印尼盾(约1380亿令吉)的计划,将带来什么机遇?

最有可能受惠其中的,要数公用事业和建筑业,毕竟打造新首都的过程,必然触及一系列庞大基建工程、商业和民用建筑的建造等。

国能马电讯拟参与

眼见迁都工程如火如荼进行,我国首相拿督斯里安华曾在去年3月表示,至少有10家大马企业,正研究参与印尼迁都项目的可能性,其中包括国家能源(TENAGA,5347,主板公用事业股)和马电讯(TM,4863,主板电信与媒体股)。

到了12月,大马驻印尼大使哈斯林,也强调大马企业有意参与其中,“自2022年,已有数家公司提交意向书(LOI),目前正由努山塔拉资本管理局(OIKN)评估。我们希望,有马企能脱颖而出。”

目前已确定有意竞标工程的马企,是IJM(IJM,3336,主板建筑股),MIDF投资研究表示,该公司已向OIKN提交努山塔拉政府住房项目的提案。

“这项价值10亿令吉的项目,将是IJM在努山塔拉的首份合约,相信能为获得更多新合约铺平道路。”

然而,印尼迁都项目是双刃剑,惠及大马之余,也带来种种潜在威胁。由于努山塔拉的建设过程,会伴随着大量新工作岗位,因此可能会从大马吸走不少熟练与非熟练劳工,让大马种植、制造、建筑等行业的缺工问题雪上加霜。

2)合作发展再生能源

发展再生能源已是大势所趋,新总统上任后,会如何执行此事?

无独有偶,上述三位候选人皆有将发展再生能源纳入竞选政见。例如,普拉博沃承诺,继续执行煤炭退场计划,将印尼打造成再生、生物能源大国;甘查尔设下目标,最迟在2029年,将再生能源占国家发电比重提高至30%。

阿尼斯则计划提前淘汰煤电厂,特别是位于爪哇和巴厘岛的电厂,同时提高再生能源的比重。此外,他也会落实激励计划,推动社区参与清洁能源项目。

事实上,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LN)也曾大派定心丸,指这场总统大选不会动摇印尼在2060年达到净零碳排的目标,“我们会独立运作,不受政治干扰。”

从总统候选人的政见,到电力机构的承诺,皆已反映再生能源项目不可或缺,而大马能否从中分一杯羹?

砂可向努山塔拉输送电力

事实上,马印两国政府和商界,早已探讨携手发展再生能源。而在大马眼里,努山塔拉首都计划无疑是一项庞大商机。

大马天然资源及环境永续部长聂纳兹米,在去年8月表示,期望砂拉越能在印尼新首都的绿电供应方面,扮演重要角色。毕竟,砂拉越和努山塔拉相近,且该州手握丰富的水力资源,满足自身能源需求之余,也足以出口至印尼。

尽管如此,在聂纳兹米看来,砂拉越会否成功向努山塔拉输送电力,仍有两大变数。第一,砂拉越的电力不受联邦政府监管,故后者只能给予建议,无法直接主导项目。

第二,尽管相较西马,砂拉越确实和努山塔拉更为相近,但两者距离仍然超过400公里,故对电力的输送带来挑战。

对于这项商机,联邦政府不会两手一摊。去年10月,国家能源已和PLN、东盟电力中心(ACE)签署了解备忘录(MOU),探索连接西马与苏门答腊岛的电网,而输送的电力以再生能源为主。

3)领海纠纷难达全面共识

自1960年代起,马印两国就在横跨婆罗洲、苏拉威西海的西里伯斯海存在边界纠纷。

两国皆对该海域摩拳擦掌,原因在于里面潜藏着大量石油和天然气。

以海域内安巴拉特区的ND6及ND7区块为例,就坐拥至少990万立方米或等同于6200万桶的石油,以及3亿48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经济价值诱人。

回顾历史,印尼曾在1998年,针对西里伯斯海内的西巴丹、利吉丹岛的主权,将大马告上国际法院。惟4年后法院裁定,这两座岛屿属于大马。

到了2004年,国油公司(Petronas)授权英国油企蚬壳(Shell)在安巴拉特区勘探汽油之举,引发印尼抗议,因后者也向意大利油企埃尼(ENI),颁发了类似特许权。

然而时间来到2023年,马印两国在解决争端上,似乎有新进展。

该年6月初,安华和佐科在大马签署了在马六甲海峡、苏拉威西海部分地区划定国家领海的条约,而佐科也对此表示:“经过18年的谈判,问题终于解决。”

上述事件固然是美事一桩,但始终还没彻底解决纠纷。

安华在6月中表示,尽管已签署数项条约,但部分地区例如位于加里曼丹岛东部的石峇迪岛、南苏拉威西、柔佛南部的丹绒伯勒巴斯港仍不包括在内。

安华重申,虽然致力于增强马印关系,但在主权课题上,大马依然不会妥协。同年9月,外交部副部长拿督莫哈末阿拉敏也表示,上述协约并无触及安巴拉特区,“作为沙巴州国会议员,我会捍卫州的水域和主权!”

印尼新总统上任后,马印领海纠纷会有何变化?可以预见的是,眼见西里伯斯海经济利益丰沃,加上声索主权有利于巩固国内政治声望,中短期内两国很难全面达成共识。

马企抢攻印尼市场

顺着印尼总统大选,本报整理出有意或早已插旗印尼市场的马股,供读者观察这场选战将对相关马股带来什么影响。

·金融业:大型基建贷款攀升

联昌国际(CIMB,1023,主板金融股)旗下的印尼联昌商业银行(CIMB Niaga Bank),是印尼第六大商业银行。

MIDF投资银行认为,由于大量基建项目已箭在弦上,选举结束后印尼对于商业贷款的需求将会节节攀高,继而惠及联昌国际业绩。

·医疗业:慎选资产伺机收购

眼见印尼医疗需求和市场日渐庞大,IHH医疗保健集团(IHH,5225,主板保健股)正在在印尼物色收购机会。尽管如此,该公司曾表示,会慎选资产和考虑价格,免得因盲目扩张而肩负太高成本。

·种植业:下游业务间接受惠

据MIDF投资研究的观察,眼见印尼市场对棕油的需求节节攀升,森那美种植(SIMEPLT,5285,主板种植股)和吉隆甲洞(KLK,2445,主板种植股)的下游业务,或可间接受惠。

·油气业:探勘区块共享生产

布米阿马达(ARMADA,5210,主板能源股)已和印尼能源与矿产资源部,签署北加里曼丹阿基亚(Akia)探勘区块的生产共享合约,前者是该区块的运营商,拥有51%股权。

MIDF投资研究估计,今年首季或次季进行三维地震勘探后,布米阿马达将签署一份更长期的PSC,为期至少5年。

“我们认为,这将为该公司的浮式储卸生产油船、浮式液化天然气解决方案业务,带来另一份稳定收入。”

反应

 

要闻

火山灰飘亚庇 威胁飞行安全

(吉隆坡18日讯)大马民航局指出,印尼鲁昂火山喷发导致火山灰云向亚庇飞行信息区移动,这对该空域的飞机安全构成风险。

民航局总执行长拿督诺拉兹曼今日发文告说,火山灰云对飞机引擎和飞机系统造成严重损坏,导致潜在引擎故障、能见度降低和关键零件损坏。

“火山灰还可能对飞机造成干扰,对飞行安全构成威胁。”

他指出,受影响地区的机场包括斗湖和拿笃,应采取措施减轻火山灰对地面营运的影响,例如定期监测跑道状况等。

诺拉兹曼指出,空中交通管制员应与邻近的空中交通管制单位协调,有效管理航线变更,确保飞机进出受影响飞行情报区的无缝过渡。

诺拉兹曼还建议,预订受影响地区航班的民众,随时了解火山喷进展,以及航空公司发布的航班时刻表。

“所有航空利益相关方需要保持警惕、谨慎行事并采取适当措施,以减轻火山灰对航班运作的潜在影响。”

火山尘埃暂无碍东马空气

另外,马来西亚气象局总监慕哈末赫米说,印尼鲁昂火山喷发产生的尘埃并未影响沙巴和砂拉越地表的空气质量。

不过,他说,周二(16日)上午上午9时45分,这座725公尺高的火山喷发产生的尘埃云影响这两个州的航班营运。

“观察到喷发高度高达5万5000英尺,形成的尘埃云可能会对飞机的安全造成风险,大马气象局将继续监测鲁昂火山喷发对我国的影响。”

慕哈末赫米促请公众时刻关注气象局通过官方网站、myCuaca应用程式和社交媒体发布的资讯。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