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南洋富豪榜】

独家报道:林志斌

古谚有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说的是社会经济三数十年就一大变迁,各行各业盛衰无常;但对手套股而言,根本不需要三十年,短短两年,手套富豪们就尝尽了资本世界的冷暖。

2020年,全球冠病疫情爆发,大马手套业5大富豪身家水涨船高,5人身家合计暴涨超过180%;贺特佳(HARTA,5168,主板保健股)创办人关锦安,更是荣登我国富豪榜老二的位置,仅次于常年霸主郭鹤年。

一年过后,疫情仍未消退,德尔塔、奥密克戎等新变种病毒,一再挑战着全球人类的抗疫努力,不过这些都无法转化成手套股的催化剂。

当市场开始摸透冠病病毒,当人们开始习惯新常态,早前一度飙高的手套平均售价迅速回落,手套股股价兵败如山倒,5大手套富豪身家,也一年内蒸发了300亿令吉!

关锦安跌出前10

短短一年时间,大马5大手套富豪身家大挫六成,蒸发300亿令吉!

2020年,在全球冠病疫情之下,我国手套股迎来大爆发;同样那一年,手套富豪成为《南洋富豪榜》的当红炸子鸡,在十大富豪榜中,占据2个席位。

但是一年之后,随着手套派对的结束,贺特佳(HARTA,5168,主板保健股)创办人关锦安,和顶级手套(TOPGLOV,7113,主板保健股)创办人丹斯里林伟才博士,就双双失守十大排名。

其中最让人唏嘘的,莫过于早在疫情前的2018年,就一直坚守大马十大富豪位置的关锦安,在这次身家大缩水中,连带地丢失了十大排名,仅位列第11位。

郑金昇昙花一现跌出榜

除了上述2位手套巨擘排名大幅下降,其余3位共同将大马打造成世界手套王国的富豪,即高产柅品工业(KOSSAN,7153,主板保健股)的丹斯里林宽城、立合斯顿控股(Riverstone Holdings)的黄德顺,和速柏玛(SUPERMX,7106,主板保健股)的拿督斯里郑金昇,排名更是节节败退。

其中,郑金昇在2020年强势空降《南洋富豪榜》第16名的位置仅一年之后,在去年旋即被踢出40大名单中。

手套熊市难挡

股票市场上流传着一种说法,说股市的表现,往往提前半年反映经济基本面。当然,这种说法是否真实正确,不同派别的市场专家、分析员,乃至投资者都有着迥然不同的看法;但至少在手套股上,这个说法,现在看起来是相当正确的。

回望手套股派对的结束,2020年11月9日,辉瑞公布了首个冠病疫苗实验有效的积极数据;隔日,手套股股价纷纷表演大跳水,都急挫了5至10%之多。

小摩狠开第一枪

尔后,摩根大通成为首个向手套股开枪的投行机构。当年12月,这家美国投行开始看空手套股,一次过给予顶级手套、贺特佳和高产柅品工业“减持”评级;给出的目标价,更是较当时股价折价30至50%不等。

这也引发了手套股在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二度集体跳水,之后再一路向南,直到今时今日,手套股熊市似乎还没有停止的势头。

事实上,当时多家手套的平均售价(ASP)和盈利,皆尚未达到巅峰;如今往回看,顶级手套的盈利巅峰出现在2021财年次季(截至2021年2月);贺特佳的盈利高点,更是拖后到截至去年6月的2022财年首季才出现。

那个时候,本地投行普遍还是看好手套股仍能有所作为;期间,本地散户更一度抱团号称要对抗“空军”(卖空军团),所用的理由就是,各大手套公司盈利仍有增长,这在当时看来仍是合情合理。

挣扎都成作茧自缚

可半年之后,血淋淋的真相浮现,手套平均售价下滑的速度,远远高于早前的预测;如今市场普遍认为,平均售价将于今年上半年就正常化。

迈入去年下半年,越来越多分析员跟上了小摩的步伐,大幅下调手套股的评级以及目标价。

其中,又以马银行投行最为看衰手套股前景,不仅大喊“卖出”顶级手套、贺特佳和高产柅品;给予的目标价,较当前股价甚至还低了接近30%。

瘦田耕开有人争

除了手套平均售价快速下跌,返回正常水平之外,这一次的全球疫情,颠覆了全球手套市场的经济生态,可能是更影响手套股估值,乃至手套富豪身家的关键因素。

2020年以前,马来西亚占据着地利优势,成为全球最大的手套生产国,供应着全球67%的手套。

那个时候,投身手套产业是一件苦差事,高昂的研究经费,高原料需求、高劳动需求,以及低廉的手套售价,让这个行业无法引起全球市场的强烈关注。

当时,就算如贺特佳和顶级手套般,全球最强大的手套企业,在高额的研究和扩张经费下,都无法保持净现金状态。

除上述提及的5大手套制造商之外,其他小型手套生产商,包括Comfort手套(COMFORT,2127,主板工业股)、Careplus集团(CAREPLS,0163,主板保健股)和来百利(RUBEREX,7803 ,主板工业股)等,甚至都无法保证交出稳定的盈利表现。

然而一场疫情,改变了整个手套产业;当马来西亚各个手套厂赚得盆满钵满之时,这个市场也引起世界各地,尤其是被称为“世界工厂”中国的觊觎。

数据给的答案很直观,中国手套生产商今年的产量,预计较2020年大增六成;全球手套供应市占率,也将增加7个百分点,至23%;而我国的市占率,也跟着败退7个百分点,至60%。

中国英科取代顶级手套?

其中,中国英科医疗更是在疫情期间燃起壮志,放眼2年内将手套年产量翻3倍;2025年产量推高至2500亿只,摇身一变成为全球最大手套生产商。

2020年,英科的手套年产量仅330亿只,低于顶级手套和贺特佳,仅稍高于高产柅品工业和速柏玛。

可以这么说,过去数十年来,从关锦安、林伟才,到林宽城、黄德顺、郑金昇等人,一步一脚印将我国打造成全球手套霸主;但创业的故事已经是历史,未来,这些人面对的,将是守业的挑战。

新的挑战者加入,也让投资者重新评估起手套股的估值;就算当下的盈利能力依旧,当前路泥泞荆棘更多时,市场就不太愿意给予手套股2020年以前那个拥有市场霸主光环下的高估值了。

而且,新的业者涌现,全球手套产量大幅提升,但需求真的有这么多吗?

需求增长不乐观

在疫情前的时代,全球手套使用量每年增长8至10%;如今业界普遍认为,这一次的疫情提升了人们的卫生意识,手套需求的增长速度,也将增加到12至15%。

但这个预期能否实现,仍有待观察。

而市场是否出现供过于求的现象,我们也可以从一个侧面窥探出端倪;对比过去数个季度顶级手套的季报就会发现,该集团已经调降了扩张的预期。

在截至去年2月杪的2021年次季业绩中,顶级手套预计今年的手套产量可达1460亿只,2024年增加至2050亿只。

但查看截至去年11月杪的2022年首季业绩,今年的预计产量已经下调至1110亿只;2025年的预计产量,也仅2010亿只。

环境监管严峻人人自危

除了竞争者越来越多,过快的扩张导致全球手套或面对供过于求的危机之外,大马手套厂商,和其他很多劳工密集型产业一样,都面对日益严峻的环境、社会与监管(ESG)需求。

尤其当手套生产商大赚疫情红利的时候,盈利暴涨背后的各种故事与传闻,更是被放在放大镜底下检视。

2020年7月,当时风头正盛的顶级手套,挨下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一记闷棍;CBP以这家手套生产商涉嫌强迫劳工为由,发出暂扣令,禁止入口其手套。

此风波历经14个月,在顶级手套努力改善,并通过独立调查报告之后,最终于去年9月获得解禁。

然而到了去年10月份,速柏玛又成为了CBP的新狙击箭靶;多个西方国家,包括加拿大和英国较后也跟进,严重影响了速柏玛在西方国家的销售。

时至今日,速柏玛产品遭到的暂扣令,仍未获得圆满解决;分析预计,这可能直接导致该公司盈利下砍2成。

除了这两家上市手套大厂外,另有数家我国非上市手套制造商,也遭到了美国CBP的调查。

没被点名不等于安全

至于贺特佳和高产柅品,虽然没被正式点名,但市场上也时有传闻指其劳工问题也正被人权专家紧盯着。

这两家手套商,过去两年都提出了上千万令吉的外劳招聘费用补偿计划,也从侧面说明了,市场上出现的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手套富豪伺机再爆发

全球市场对ESG的愈加重视,对手套公司的成本带来的压力日益加重;而愈加激烈的竞争,也一再侵蚀着手套厂的营收。

在双面夹击下,手套富豪们已经退下了2020年的疫情光环,未来发奋向上的道路,仍是异常艰辛。

但危机和转机,一直都在一线之间。

两年前的大爆发,导致了去年的大消沉,但现在手套股低落的市场情绪,何尝又不是另一次塞翁失马呢?

关锦安 展开20年大计

在有条不紊地展开中短期扩张的同时,关锦安及家族掌控的贺特佳,已在吉打购买了250英亩的土地,展开20年大计。

未来20年,这家全球最大的丁腈手套生产商,准备在我国北部投资70亿令吉,兴建16间新厂房,打造1万2000个就业机会。

过去十数年来,在执行主席关锦安,以及他的儿子,集团董事经理关民亮等家族成员的努力之下,贺特佳无论在业绩还是股票市场上,都取得了异常稳定的增长。

而且贺特佳在手套领域的技术担当,除了研究及生产丁腈手套的先驱,近年更研发了不渗透抗微菌手套,正在等待相关部门批准面市。

关锦安也于2018年,成为首位登上十大的手套富豪;但去年手套股表现不济,他也只能无奈同时失守前十宝座,以及百亿俱乐部会员资格。

林伟才 放眼香港上市

今年来持续保持积极扩张的顶级手套,在后疫情时代也没有停下扩张的脚步;而上市香港将是这家全球最大手套生产商,下一个冲出海外的战略。

早在2020年,林伟才掌舵的顶级手套,就野心勃勃地提出上市香港大计,无奈此事一波三折,至今仍无法成事。

惟随着美国CBP暂扣令已经解除,顶级手套也已经获得了股东们和马交所的批准,如今已是扫除了所有障碍,上市香港已是箭在弦上。

除了自己创立的顶级手套外,林伟才在我国股市里也是一位颇受关注的私人投资者;他目前也是林木生集团(LBS,5789,主板产业股)和丽阳机构(TROP,5401,主板产业股)的大股东。

此外,他投资的公司尚包括大马7-11控股(SEM,5250,主板消费股)、Minda全球(MINDA,5166,主板消费股),以及去年甫上市的Ramssol集团(RAMSSOL,0236,创业板)。

林宽城 慢就是快

和其他很多手套厂商,在疫情期间大幅度加速扩张步伐不同,林宽城率领的高产柅品工业,选择有条不紊地,按照原定计划扩充,不受疫情的影响。

诚然,这样的选择,让高产柅品工业2020年,成为5家手套公司中最黯然失色的一家;但这样求稳,也意味着这家手套股老三,不惧市场对手套需求的下降。

随着手套派对结束,许多手套厂商都调降了原本的扩张速度;但高产柅品维持着其步伐,毕竟他们未曾因疫情而改变过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若和疫情前的2019年相比,林宽城的身家,是5人中唯一下降的。

黄德顺 强化工厂自动化

对马来西亚股民而言,黄德顺和在新加坡上市的立合斯顿,显然是较为陌生的一家手套厂商,但这无阻这家道地大马公司,在手套领域的作为。

当许多手套厂都面对劳工问题的时候,立合斯顿正努力往工厂自动化方向转型,透过降低密集劳力依赖来提升生产效率。

立合斯顿也建立了一套高效的能源使用方案,以及废水再循环系统,由此可见该公司对ESG的严格把关。

黄德顺自2018年便晋身《南洋富豪榜》,2020年一度上冲至第28名,惟去年退回至第38名。

郑金昇 直捣美国设厂

5名手套富豪中,当属速柏玛的郑金昇身家浮动最为激烈。前年,郑金昇空降富豪榜第16名,一举成为我国第三大的手套富豪;但去年,他身家萎缩高达75%而跌出榜。

毫无疑问,美国CBP的暂扣令,严重影响了速柏玛的股价表现,导致郑金昇的身家缩水,较其他手套富豪来得严重。

但这并没有阻碍速柏玛的扩张计划,“黑豹”如今是直捣龙门,前往美国德州建设大型手套厂。

速柏玛已经拨出5.5亿美元(约23亿令吉)的总资本开销,包括首阶段的3.5亿美元打造厂房总部和研发中心等设施,预计今年尾就可投产。

随着冠病疫情的爆发,美国开始重视起个人防护装置的供应链,并试图降低对国外包括大马手套的依赖;在这样的背景下,速柏玛直接到美国设厂,是否能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实在让人期待。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