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头巾下的千亿商机(上篇)

独家报道:苏欣恩、 黎添华

(吉隆坡11日讯)《全球回教经济年鉴2020-2021》让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当大家以为疫情重挫时尚圈之际,一个看似神秘的区块却以640亿美元,即约2752亿令吉的全球消费额,展现其惊人的韧性。

这个在疫情期间仍有无限潜能的行业,就是清真美业。

更令人意外的是,各领域发展裹足不前之际,欧美、亚洲甚至中东各国的美容业,均不约而同地尝试清真化,因为他们知道若发展得宜,其潜能绝对可突破8300多亿令吉,甚至更高。

这当中的奥秘,原来一直都在很多人看不着的头巾之下……

疫下奇葩 全球消费8300亿

疫情期间,清真美业或许不是一枝独秀的行业,但却绝对是异军突起的领域。

居家作业让人少了有妆容的机会,戴口罩面罩也让大家减少化妆保养,然而清真化妆品面对这疫情的冲击其实不大,其全球回教徒消费额只是从2019年的660亿美元下滑了区区2.5%,达640亿美元。在未来3年内,这行业有望回弹至760亿美元,即3268亿令吉。

这3268亿令吉并非全部。亚洲美业联盟协会联合会(FABIA)名誉会长骆建林向《南洋商报》说,目前全球回教徒的消费额已突破2.3兆美元,其中清真化妆、美容、保养及个人防护品等就占了9%,即2070亿美元(约8300亿令吉)。

根据“杜拜回教经济发展中心”2020年的报告,回教徒人口已突破18亿大关,比中国14亿人口还多。这惊人数字除了反映出回教徒人口快速增长外,也为清真美业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美业形式极其多元

所谓“清真美业”其实包括化妆品、护肤品、保养品及修复品,涵盖面则从头发、眉毛、眼睛、脸蛋、嘴唇、指甲甚至是彩妆、整体个人形象设计,而其形式极其多元,如口服、外敷、添色、修容等,这全都属于清真美容品及个人防护品领域。

根据预测,全球回教徒的消费支出会在3年后,即2024年达3.2兆美元,换言之,届时美业消费额将是天文数字。

然而,为何这仅占9%的清真美业而非其他清真区块?骆建林解释,过去几年来美业的营业额不断上涨,发展空间还很大,因此其前景较其他领域更大。

“随着民众日益重视对个人形象的打造、保养、修容等,美业逐渐成为发展韧性最强的领域。”

占世界人口四分一

事实上,18亿人口和8300亿令吉并非清真美业的发展顶限。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研调预测,回教徒人口在2030年突破22亿大关后,会在2050年攀升到29亿,占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

这也宣示着,一个以年轻人为主导的庞大市场正逐渐成型,这还不包括非回教徒消费群。

骆建林与各国美业业者接触时就发现,近年来许多地区的同业都开始开拓清真市场,如中国、日本、印尼、泰国、台湾、香港等,先后以企业或官方单位姿态展开相关工作。

《全球回教经济年鉴2020-2021》也发现,大马、中东、韩国、德国、新加坡等企业也先后在疫情期间进军这市场,清真美业无疑成了嗅觉敏锐业者的焦点所在。

发展清真美业枢纽

除了应付国内外消费市场,我国在清真美业的定位上也可提升成清真美业枢纽。

许伟康和骆建林皆认为,我国基于多项条件而掌握发展清真的绝对优势,甚至成为各国清真市场的中转站。

骆建林说,各国美妆业不仅可进入大马市场,还能凭我国6大优势条件进军东盟10国庞大市场。换言之,只要外商善用这些优势,我国可成为全球美妆业者进入东盟市场的绝佳踏板。

据了解,许多中国业者正寻求许伟康的协助以进军清真市场,而骆建林也在亚洲美业总会组织内,积极协助港台同业进军本地清真美业领域,这除了是因为海外企业已看到当中商机,他们也认为唯有通过我国才能更好地掌握先机。

可惜的是,一些本地企业似乎仍不热衷于此,他们看不见头巾下的商机,而部分看到的,却不知该如何着手。

大马基础条件优势

1)我国是最早开始有清真认证的国家,经验丰富,行尊地位更是超然。

2)我国与中东国家友好,也是回教会议组织(OIC)国的重要成员。

3)国人掌握多语言能力,能很好地衔接欧美与中东,甚至中国回族市场。

4)我国回教社群相对来说较温和,容易与非回教消费者对接。

5)地理位置极具策略性,能对接各国。

6)政府给予许多援助,如备案手续简便、进口关税较低等。

清真意含“许可”及“合法”

说起“清真”,很多人自然把它与宗教挂钩,但这种市场定位只会局限其发展格局,拓展想象也会受限,这是因为清真认证发展至今,早已超越宗教。

咨询公司LONGMAI市场总监许伟康指出,清真不只是一般人所说“没有猪肉、没有酒精”那么简单。这家公司负责指导私人企业向大马回教发展局(JAKIM)申请清真认证。

首先,所谓“清真”(HALAL)是阿拉伯语中“许可”“合法”之意,即其产品必须符合回教教规,涵盖领域计有饮食、药物、添加剂、个人护理、生活用品、美业、酒店、运输、金融、甚至近年来兴起的清真航空及清真旅游。

清真产品从原材料的选择、处理、加工、储存、包装甚至运输、摆放和销售,全都必须依据回教教规。

以美容产品为例,原材料除了不能含有违禁动物(猪和狗)的基因外,加工时也不能使用酒精(工业酒精另有计算巴仙率);生产时不能和非清真产品共用容器;储藏也需与非清真产品区隔开来,以避免交叉感染。

在包装上,相关产品需确保设计没有抵触回教教义,如避免使用不恰当的图像与字眼(暴力、性感、诋毁、欺骗等元素)。

运输方面,载送产品的货车不能载送其他非清真产品,出货时也需确保清真与非清真产品不是使用同一出口;摆放时,清真产品不能与非清真产品放在一起。

另外,销售上也必须诚实,不能有任何欺诈的商业手段。显然的,清真产品主张一种更圣洁的商业交易。

生产程序要求更高

许伟康说,他在2012年接触清真概念后才意识到,清真其实超越宗教,且更符合道德标准,有更安全及更高水平要求的生产程序。

“很多人觉得麻烦,但试想想一个清真产品的包装怎能有鼓吹喝酒赌博的字眼?又或和非清真产品用同一辆货车运输?。”

清真美容产品提倡成分天然、不采用动物细胞,也不拿动物做测试,部分业者更坚持只采用有机原料。

深入来看,清真就像一般的国际认证,如ISO般严密谨慎。许伟康指正因如此,清真产品不只是回教徒使用,近年来也受到许多欧美非回教徒青睐。

内需每年15%高增长

撇开国际市场不谈,单是我国内需市场,清真美业就已是一笔可观数字。

也是大马美博总商会(PAMM)总会长的骆建林说,我国美容品每年营业额达30亿令吉,尽管国内没数据显示多少市场额是来自清真美业,但由于回教徒占了我国人口69.9%,可想象其市场之大。

保守估计,清真领域在我国每年以15%的姿态高速增长,不容小看。

“想要在我国美妆市场大展拳脚就一定要申请清真认证。”

不过,对产品销售到澳洲的爱莎来说,清真市场的庞大不仅是因为回教徒人口,而是在于非回教徒也是顾客群。

华裔顾客“多到疯”

有12年美业经验的她透露,其泡澡盐、草药按摩精油吸引许多华裔的喜欢,显示清真产品已突破宗教狭隘观念及既定印象。她甚至以“多到疯”(Ramai Gila)来形容华裔顾客量。

她指清真美容品日益获得非回教徒认可,主要是因为民众开始意识到清真过程的严谨。

爱莎正准备进军中国市场,因中国除了拥有庞大回族市场,其消费能力高、人口多及对产品高标要求都是关键。

相关报道:

【独家】本地华企仍在摸索清真美业 港台外企来马抢滩

【独家】印尼3年后市场先觉先得 6趋势造就美业大商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