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张燕萍

冠病疫情爆发后,中医药在全球抗疫中发挥了独特作用,包括多元种族的我国。

这一期的《南视界》,我们请到马来西亚中医师暨针灸联合总会(医总)总会长黄保国博士为我们分享,后疫情的我国中医发展。

问:请黄博士为我们分享,中医药文化在抗疫中所提倡的理念和优势。

答:我们要做好预防工作,如饮食调理、中医药膳调理等,或者是老年人可以去练气功、太极等来加强自己的体质。中医真正发挥到的作用就是先做好自我防卫。

不可能治好冠病

问:经历疫情后,许多此前不曾接触中医药的人们也重新认识了中医药,也对中医药有了不同的看法。这是否有影响更多年轻人投入中医界?

答:能把冠病治好这个说法是不可能的,但是在中医的发源地中国,临床疗效观察显示,如初期症状,病后调理等,都有一定的成绩和效果。我发现到很多年轻人对中医更有信心了,他们也对中医也更有兴趣,除了研究,也要读中医。

问:疫情防控需求推动了传统中医药从线下转至线上服务,远程医疗是否能让中医服务适应过来呢?
申请注册认可发展

答:我觉得互联网对中医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和改变 ,并能提升自己的专业。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可以在线看病。病患也可通过用ZOOM或其他平台来跟我们联系,最重要是互联网(线上)并没有因为疫情而让我们没有办法和病患沟通。

问:数据显示,越来越多友族也开始接受中医药的服务。去年,我国政府为中医师捎来好消息,业者们皆可向卫生部相关委员会申请注册。请问黄博士如何看待这项新的里程碑?

答:我们很欣慰马来西亚有了2016年的传统与辅助医药法令了,所以卫生部从去年开始对传统医师,包括中医师进行注册工作。这个注册属于过渡期注册,过渡期注册将会在2024年2月份会结束,这项措施对我国中医的未来发展是必经之路,这也是政府对我们(中医界)发展的认可。

当然注册过后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如让私人界或是政府承认我们的病假单啊,并争取未来在政府医院体系能有一席之地,如能够在政府医院供服务,我觉得这是注册之后,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要去努力和争取的。

问:如何看待我国中医文化和教育发展?

答:现在是来说我们大学,包括本地大学都有了中医系,但是很多都必须到中国进行临床(实习和培训),而马来西亚并没有像中国,如中央大学有附属的中医医院,马来西亚还没有,所以我觉得这方面还必须努力,此类医院应该是由政府设立的。

在疫情过后,我发现我国中医更蓬勃发展,很多中医门诊中医诊所开始有林立的现象,包括他们已经走入一些商场开中医馆或中医连锁店。当中医在蓬勃发展的时候,欠缺的就是人力资源。

同业须加强合作

总结

中医界或中医组织,我觉得同业之间还须要加强彼此的合作以争取中医同业的福利。当然有法令是好事,但我们也担心往后可能会出现执行上偏差。经历这次疫情之后,中医未来的发展前途是相当光明的,中医已经产生了它重要的价值,希望政府在未来能够重视传统医药的发展,尤其是中医药,马来西亚是一个热带雨林的国家,在对于种植中草药方面,都是具有潜能的一个地方。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