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头巾下的千亿商机(下篇)
独家报道:黎添华、苏欣恩

对全球美妆业而言,一则来自印尼的政策宣布,让业者尤其欧、美、日、韩业者无不竖起耳朵,张大双眼。

因为该国负责清真合规标准的回教事务最高机构之一的印尼回教学者委员会(MUI)宣布,2024年10月17日开始,该国的化妆品都必须有清真认证标签,才能在市场上流通。这也意味着往后任何欧、美、日、韩的大品牌若是要进军这个人口2 亿之多的最大回教徒市场,就得有清真认证。

在这政策落实前的倒数3 年期间,许多商鼻敏锐的业者都嗅到庞大商机,只有少数聪明的业者才知道商机不止一个……

对美业业者而言,印尼的宣布是一种更严格的要求,但懂得逆向思考的企业却有不一样的想法。

首先,强制性要求产品清真化,无疑是将品质进一步推向另一个高水平。撇开宗教论述不谈,清真作业要求业者在原料处理、加工生产、储存、甚至运输和销售过程,都得趋向更卫生、更安全、且更道德的方向。

也因为如此,《全球回教经济年鉴2020至2021》就鼓励业者,当印尼逐步将化妆品清真化之际,国内外制造商应该加紧准备拓展这庞大市场,因为这不仅能主攻印尼市场,更能趁机进入拥有近70%回教徒的我国和汶莱,整个东南亚40%的回教市场,更是庞大潜力所在。

除了上述发展趋势意外地为清真美业的未来铺下发展基础外,尚有5大趋势值得业者关注。

另有5大趋势值得关注:

1:随着本地化逐渐成为趋势后,看重“本土的所有权”和“本地生产”的清真概念,无疑更能顺着大趋势发展。

MUI学者伊布拉欣指出,随着冠病疫情爆发,一股支持本地企业的风潮逐渐成型,消费者更趋向支持小或中型品牌,清真化妆品无疑对准了这购物倾向。

2:伊布拉欣也发现,目前清真品牌已跨越宗教藩篱,并积极强调包容性,这对越来越强调文明社会的做法,达到契合效果。无论有没有清真认证,一些产品都会展现本身多元包容的一面,更会对社会或政治上的歧视做出回应,从而吸引更多站在同一立场的消费者。

“你可以说这是市场营销策略,但这对看重圣洁的清真产品来说,显然更符合消费价值观。”

3:随着“天然”、“有机”、“素食”、“不残害动物”等主义盛行,清真产品无疑对准这类主义的消费者的消费心态,因为许多清真美业产品均不用动物基因,更不用动物测试。

4:越来越多清真化妆品与相对温和的时尚品牌合作推出新品,这不仅能让对“清真”敏感的非用户尝试接触这些产品,也更能让清真消费者用得安心。

据悉,这种尝试“模糊界限”的合作方式效果不俗,即不会触碰各方的神经,也能兼顾双方市场,带来更大的商机与发展潜能。

5:国际上的清真贸易协定和伙伴关系对接,也是清真美业拓展的商机。举例,迪拜机场自由区管理局(DAFZA)与阿拉伯-巴西商会签署清真贸易和营销中心服务伙伴关系,无疑就让清真美业打通了南美、欧洲和海湾地区之间的出口。

妙用科技虚拟试妆
强打安全健康自然

疫情期间,清真美业尽管也面对萎缩,不过却没预期般糟,甚至很快就回温。这是因为不少国际上的大品牌趁疫期进军清真市场,而现有清真业者也在新常态下作新布局。

举例,我国清真美业Safi 就利用了电子商务技术进军印尼市场,中东著名品牌Golden Scent也因为这期间大举推出家庭香水,不少品牌甚至应用科技技术让用户可以虚拟试妆,成功带动销量。

社媒最强平台

随着传统销售渠道受到疫情影响后,社交媒体无疑成了业者们最强的平台。

此外,在智能科技(AI)及虚拟视像科技(VR)协助下,清真美业不仅没因疫情而发展受阻,反进入另一个全新格局。科技协助下,试妆再也无需那么耗时,卸妆更是简易得不可思议。

不仅如此,疫期间,清真美业也通过更多社会企业责任活动来推高品牌销售。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意大利著名清真品牌Rella Beauty就捐出销售额的30%来支持冠病救济活动,而其化妆及个人防护产品的销售也捐助难民。

此外,Shade M Beauty就资助中东艺人及世界各地女童的教育基金;加拿大著名清真品牌“Tuesday In Love”则通过产品销售所得,支持当地的回教慈善事业。

除了慈善,清真业者也通过盛会打响品牌,其中马耳他奢侈清真品牌“巴洛克与玫瑰”就出现在2020年的金球奖礼包中,成功打入明星艺人圈。

疫情爆发后,清真美业也捉住许多人对健康的重视,品牌行销上已不再以“清真认证”为出发,反而以“更安全”“、更健康”、“更自然”为卖点,印尼就有不少品牌开始以“清真产品的重要性”为宣传主调,而不是强调“清真认证的重要性”。

天时地利最缺人和
迫切栽培研发人才

若疫情下的种种市场新玩法是清真美业的“天时”,而国际上的发展趋势”是清真美业的“地利”的话,那么清真美业可能最缺的是“人和”,而这也是它最大的挑战。

亚洲美业联盟协会联合会(FABIA)名誉会长骆建林向本报指出,我国在发展清真美业遇上许多挑战。

“首先,我国的研发产品仍不足,现有许多产品虽美其名为‘研发品’,但严格来说只是在外国原品,或原材料上加工。

“很多时候,本地业者会认为这就是‘研发’,但我们还需要研发出自己的专属产品才行。”

骆建林说,政府有必要提供更多培训,同时协助打造研发中心。

据悉,韩国与印尼就签署合作备忘录,以采用印尼原料,配合韩国技术的方式共同研发专属产品。

建议包装用马来文

也是马来西亚美博总商会(PAMM)总会长的骆建林也提醒,市场对文字的采用也很敏感,因此,有意进军本地市场的外国品牌不妨在包装上使用马来文,若是放上中文,即便是清真产品也会被误为是非清真的。

由于本地厂家市场分额高达25%,因此外国厂商也可以考虑与本地厂家合作。

中小型业者未察觉商机

我国方面,MM Cosmetic就准备在疫情缓解后大量发展,研发和生产自己的品牌,同时也会申请专利,并放眼拓展到外国市场。

其创办人曾建钦透露,公司目前与两家本地大学,即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和彭亨大学合作,进行萃取研发技术的相关计划。其公司分别与上述两所大学合作的是水母萃取精华和黄梨萃取物,预料用途会很广。

第二,相较于清真美食或金融,清真美业并不是清真区块的首要领域,因此往往许多资源与机会都会相对较少。

据悉,我国清真美容品及个人防护品、化工及药剂,约占今年首季出口额的13.1%,清真产业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5%。

第三,业者在集资上也遇到一定的挑战。

著名的中东清真美业 Shade M Beauty创办人诺卡丽坦言,集资发展并不容易,其一是大家认为这是一个小众市场;第二,市场上投资者多为男性,而男性对投资美业的兴趣不大;再来,由于投资者多认为美业并不属于技术领域,因此意愿不大。

这也是为何目前除了大品牌能在获得充沛资源下进军清真美业,中小型业者并不多。

追赶时尚挑战大

另一个未知的挑战是,清真美业产品是否能顺应时尚趋势。

以印度为例,该国政府正积极推广符合当地文化价值观与审美标准的“阿育吠陀”化妆品,而这无疑是清真美业的一大竞争对手。

再来,彩妆时尚瞬息万变,程序上相对较耗时的清真彩妆是否追得上潮流风尚的步伐,也是一大挑战。

清真园暂无美业进驻

大马清真工业发展机构 (HDC)总执行长海洛阿里菲因指出,我国的清真食品和饮料仍是清真经济的主要来源,即174亿令吉,其次是清真原料的88亿3000万令吉,化妆品和个人防护品是26亿7000万令吉。

柔佛依斯干达清真园总执行长阿马洛曼受访时也透露,清真产品商机大,不过该清真园目前尚未有清真美业相关业者进驻。

“数年前是有一个已买厂打算投资清真美业的业者,据知未申请到HDC奖掖,目前也还没迁入清真园运作。”

显然的,若要全力发展清真美业,政府有必要做出更大力度的推动与关注。

清真美业疫中奇葩

一如南北大道告示牌,清真美业努力宣示其不可低估的潜能时,许多人视而未见。

清真美业是疫情中的奇葩,在全球清真市场上及认证地位崇高的我国,掌握了许多优势。清真美业无疑是值得政府乃至本地企业大力推广与发展的领域。

神秘头巾下的千亿商机如今已掀开,下一步等您了。

发展商机利好因素:

(1)印尼强制产品2024年10月清真化

(2)全球趋向“本土的所有权”和“本地生产”的清真概念

(3)符合社会政治正确等价值观

(4)符合消费者的消费理念

(5)与其他品牌结合

(6)国际上的清真贸易协定和伙伴关系对接越来越多

未来的挑战:

(1)研发技术不足,自创产品不多

(2)政府给予的关注与推动较其他清真区块较少

(3)业者集资上也遇到一定的挑战

(4)是否能顺应时尚与对手的挑战

(5)是否追得上潮流风尚的步伐

相关新闻:

【独家】头巾下商机疫流而上 清真美业消费2752亿

【独家】本地华企仍在摸索清真美业 港台外企来马抢滩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