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独家】免影响经济及购物天堂吸引力 业者盼慎定征税门槛

独家报道:苏欣恩

(吉隆坡2日讯)奢侈品税预定明年5月开跑,各界目前还未能掌握细节,其中商界和旅游业者都关注和敦促政府慎审制定价格门槛,以免影响国内经济和大马作为购物天堂的竞争力。

受访的商界代表指出,由于政府已在2024年财政预算案宣布要推行这项新税务,看来是势在必行,各方也只有等待有关政策的宣布。

他们希望,政府应和受影响的公会及行业业者对话,听取民意及达致共识,毕竟现在经济放缓,奢侈品税针对的是高收入群体(T20)和富裕人士。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署理总会长拿督吴逸平说,政府要推行奢侈品税,重点在价格门槛,希望政府在宣布最终敲定的政策与机制之前,和业者沟通并达成共识。

“超过价格门槛,还有到底会订定多少税率,我们不知道,只能说希望有更具体的细节,希望政府手下留情,就如首相之前所说的一开始不会定得太高。

吴逸平也是马来西亚金钻珠宝商公会联合总会会务顾问,他说,“政府在确定(政策)之前要和公会对话。希望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不要太大,毕竟现在生意难来越难做,成本一直在增加。”

也是多美集团(TOMEI,7230,主板消费股)董事经理的他透露,若奢侈品税税率制定为5%至10%,珠宝金饰业者担心的是随着国际金价波动,要是政府定的价格门槛太低,会导致很多顾客被影响及不要在本地购买首饰。

“我们和国际名牌店不同,他们的毛利很高,但我们的净利不是很高,都是在单位数,若是5%至10%税率,影响会有多大?即使不亏本都可能是白做。”

李有全:不建议实施

隆雪中总金融与资本市场组主任李有全表示,他之前曾进行研究和通过隆雪中总金融小组致函给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不建议实施这项新税务,因为这不是好政策。

“你要把国家打造为购物天堂,但他们来买了(奢侈品)之后又要退税,政府还要做好退税机制,也需要人力等开支。”

恐引发连锁影响

他说,政府除了打算实施资本利得税,再加上奢侈品税,必须考虑引发连锁影响,因大马一直在努力吸引投资,国人也可能选择不在国内消费,而到国外才购买奢侈品。

他认为,现在经济疲弱,政府应深思熟虑后才对新政策拍板定案,若政府还是决定要实行奢侈品税,应在落实6个月或一年后评估好处与坏处,并从善如流,撤销这税务。

梁伟虹:或失去竞争力

马来西亚入境旅游协会(MITA)署理会长梁伟虹指出,疫情前会来马购买奢侈品的多是中国和中东的游客,大马是游客购买名牌手表如劳力士的购物天堂。

她说,奢侈品税所征税的物品包括超过价格门槛的手表,肯定影响游客会在价格方面做比较,或导致大马面对泰国或新加坡等竞争对手,在这方面失去竞争力和优势。

她认为,政府应调查买奢侈品多的是游客还是国民,目前马币汇率低迷,若大马加强宣传是可以吸引更多游客。

若奢侈品税税率太高,肯定会牵动和影响外国游客来马消费。

张紫靖:影响二手货市场

二手名牌包业者Labrand创办人张紫靖说,目前不确定奢侈品税会是针对专柜或二手奢侈品包括名牌包包,需要等待进一步细节和价格门槛的公布,市场上听闻政府或可能在下个月公布具体方案。

她表示,奢侈品税若涵盖二手名牌包,税率是5%至10%,一个二手LV包价格若是1万令吉,就要多给1000令吉,而在国外购买及可退税的情况下会比大马便宜很多,对二手名牌包行业大有影响。

“站在消费者角度,我希望价格门槛不要订得太低。”

她说,奢侈品税确定开跑,可能就有顾客不想卖手上的名牌包,因为之后的价格会变高,那么业者也可能很难收到二手名牌包。

“政府征收奢侈品税主要影响可以购买奢侈品的富人阶层,但是这些人也有能力到外国去买,所以最后会影响国家的经济和国内买卖奢侈品的业者。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政府可以再考虑。”

视频推荐:

反应

 

灼见

【灼见】勿贸然推奢侈品税/曾志涛

财政部副部长林慧英日前指出,由于需要与行业人士进一步对话和磋商,优化税收制度,政府不会在5月1日落实奢侈品税。

林慧英表示,奢侈品税仍处于最后研究阶段,以细化与奢侈品税结构相关的数个事项,尤其是高价值商品的类型、征税商品的门槛和税率。

奢侈品税是一种针对高端奢侈品的税收制度,旨在通过对高价值商品征收额外税款来增加政府的税收,有助于调节社会的消费结构。这种税收通常会对价格较高的奢侈品和高档商品加征额外税金,如名牌手袋、金饰、珠宝、名表、高级轿车等。

奢侈品税涉及到的商品种类繁多,政府需要更多时间来细化税收结构,确定征税的商品范围和税率水平,因此推迟奢侈品税的落实,也是无可厚非。

税务专家指出,奢侈品税是不健全的税制,因此在实施之前必须先清楚定义何为高价值商品,以及其门槛。

影响旅游业整体收益

奢侈品税的复杂性在于,高价值商品不一定就是奢侈品,而奢侈品也不一定就是高价值商品。打个比方,普通智能手机的价位介于1000至2000令吉,但高端手机的价格可能超过5000令吉。然而,一辆普通的国产车的价位为4万到6万令吉,而高端轿车则叫价数十万乃至百万。那么,我们该如何定义何者为奢侈品呢?

此外,奢侈品税也会对旅游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众所周知,我国旅游业高度依赖外国游客。2023年,我国共接待2014万名国际游客,创造了713亿令吉的旅游收益。

由于低汇率的吸引力,很多外国游客会为了购物而到访我国。征收奢侈品税将使得部分物品变得更加昂贵,必然会打消一些外国游客来马的意愿。

此外,出国旅行已经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奢侈品税会降低游客的消费意愿,从而影响到旅游业的整体收益。

虽然奢侈品税早在去年财案提呈时被纳入,但却并未及时在国会中提呈。这种“出尔反尔”的举动或许会对政府的公信力产生一定的影响。

更甚的是,政府日前为了填补国库,提高了销售与服务税(SST),并落实了网购平台的低价商品税(LVGT)。如今推迟了奢侈品税,难免会让民众心生不满,让人误以为这是一种“劫贫济富”的操作。

因此,政府在提呈任何法案或税制之前都需要从长计议,不该贸然提呈然后又展延。在制定任何政策之前,政府必须进行全面的研究和评估,充分考虑商民的意见和反馈,三思而后行。 如此一来,才能维护政府的公信力,确保市场稳定,和稳固投资者的信心。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