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客工前路遇卡(下篇)

独家报道:李治宏

(吉隆坡16日讯)由于大马客工尤其是华裔普遍上拥有三语能力、刻苦耐劳、认真学习及适应能力强的长处,他们一直是职场上广受欢迎的打工族。

柔南中小企业公会顾问郑己胜指出,大批优秀大马雇员为求更高收入,外流到新加坡工作,一直是本地雇主的一大遗憾。

“新加坡所得(大马客工),正是我们所失。事实上,新加坡有今日的成就和地位,大马客工这么多年来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所以新加坡不应因为一场疫情,而这么对待大马客工。”

郑己胜是日前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针对新加坡早前曾发表该国收窄工作准证政策的言论,这么回应。

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说明,目前人在新加坡并持有工作准证的大马客工,可继续在该国工作,同时指阻断措施结束后,即使新加坡允许大马客工入境,也会确保那些是新加坡真正需要的员工。

新加坡政府收窄工作准证政策,不少在狮城谋生的大马客工也将受到影响,他们纷纷在社交媒体发文,申诉返新申请“凶多吉少”,更有客工反映向新加坡人力部提出6次返新申请都无功而返。

新加坡人力资源部长杨莉明披露,新国人力部截至5月已接获8万份回新工作申请,但只有少数获批。

生产力提高5倍

大马客工的优缺点?

“一过长堤,生产力马上提高5倍!”

郑己胜指出,新加坡企业的在职培训与再培训、技能提升等工作非常出色,生产力也非常高,大马客工经过当地企业的培训下,工作技能和生产力也相应提高。

他说,大马生产力机构曾有一项调查报告指出,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比大马打工族的生产力高出5倍之多。

不过,大马客工尤其是长期在新加坡工作者的缺点,在于他们长期耳濡目染下,也深受“怕输”、“怕死”文化影响。

“无可否认的是,一些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目前40至50岁的大马客工,如今内心相信都很纠结。

“这些人纠结于过去多年来,每天凌晨4至5时出门,晚上8时至9时才回到家的早出晚归,如今存了一些钱,是否该回来大马,例如创业做点小生意。”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总会长黄山忠盛赞大马客工大多很勤劳,而且在工作上的各种优势,其实和新加坡人没有什么两样。

他接受《南洋商报》越洋电访时说:“刻苦耐劳是大马客工的其中一大优点。试想像,他们之中有许多都是每天清晨一大早就越过长堤来到新加坡工作,这种长期累积下来的精神,非常不简单。

“其实,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关系非常亲近,两国人民之间也密不可分,分不出你我。

“大马人和新加坡人其实没有什么两样,我们不会将大马雇员称为外劳,我们不会特地问马来西亚人,你是从哪里来的。”

雇主“请不起”大马客工

本地雇主会否吸纳大马客工?

柔南中小企业公会顾问郑己胜直言,基于4大主因,大马雇主尤其是中小企业,吸纳大马客工的可能性不高。

第一当然是大马客工的薪金,尤其是折换马币后偏高,绝大部分的大马雇主都“请不起”大马客工。

“即使一些大马雇主愿意给予大马客工同样的薪酬待遇,习惯了高收入和新加坡生活与工作环境的大马客工,也未必肯回马工作。”

第二,大马客工是否愿意“放下身段”,屈就于比新加坡收入少了一大截的工作?

“那些月入3万至4万令吉的高薪大马客工在新山居住,每个月的房屋贷款供期高达4000至5000令吉者大有人在,他们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们会愿意接受远比新加坡少的收入吗?”

第三,新加坡毕竟是一个先进国家,当地中小企业的基础和技术水平一般高于大马,习惯了新加坡工作环境的大马客工,愿意回来大马吗?

第四,“做不久”。即使大马客工愿意回来大马工作,许多雇主也担心他们做不久,因为一旦新加坡经济好转,并找到新的工作机会,他们肯定会回去新加坡工作。

曾笳恩则形容,对大马客工和大马雇主而言,目前是处于“两难”的局面。

他说,对大马雇主而言,由于在新加坡工作的薪金远比大马高,若吸纳这些回流祖国的大马客工,无疑将增加薪酬开支,提高营运成本。

但对大马客工来说,如果因在新加坡失业而回来我国就业,薪金顿时将少了许多,可能无法应付日常生活开销。

“举例说,原本月入2000新元(约6000令吉)的大马客工,在新加坡失业而回来大马工作,雇主不可能给予高达6000令吉的薪金,顶多是给予比其他大马员工薪水高一些的月薪,例如3000至4000令吉。”

关卡关闭返乡创业

大马客工还有哪些出路?

柔佛塑胶厂商公会总务陈威见指出,据他了解,近期有些无法回到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纷纷自己创业,例如经营小生意、当小贩等。

他说,另有一些大马客工则在手停口停下,暂时到柔佛州内的工厂打工。

但他直言,大部分的大马客工都在等待马新两国重新开放关卡,以回到新加坡工作。

“毕竟,单是1新元兑3令吉的汇率因素,令许多大马客工无法放下这个马新两地工作收入的最大差异。

“新加坡客工的优点在于他们一般都很专业,但问题在于他们的薪金要求很高,本地雇主永远都无法满足他们的薪酬要求。”

他指出,就塑胶业而言,目前业者普遍仍面对员工短缺的困境,毕竟本地人一般都不愿从事这类工作,遑论原本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

“许多塑胶厂的工作环境闷热,本地人普遍不愿做,但碍于政府冻结引进外劳的政策,我们目前也无法聘请外劳填补空缺。”

放下身段勿选工作

民主行动党士都浪州议员曾笳恩奉劝因在狮城失业而回到我国的大马客工放下身段,与其继续失业没有收入,不如先接受收入少于之前的工作,再另做打算。

他也提出2个解决方案。第一,为解决大马客工失业的问题,政府为聘请大马客工的雇主提供税务奖掖。

第二,银行为聘请大马客工的企业和商家,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提供现有贷款再融资,让面对冠病疫情和行动管控令冲击而生意大跌的商家,减轻现金流压力之余,有能力更快的复苏业务和转型,并聘请更多人手。

“举例,商家原本贷款额是50万令吉,摊还了5万令吉,目前尚欠45万令吉,那么,在现有客户再融资的方案下,银行再放贷5万令吉予有关商家。

“银行不是放贷给新的客户,而是继续为现有信贷记录良好的客户提供融资,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一来降低客户倒债风险,二是可以较快审批有关融资。

应回国发展贡献经济

郑己胜认为,此次疫情及各国封城锁国,反而是新加坡客工可以趁机省思的一次契机。

他指出,新加坡实施阻断措施和大马行动管控令下,回到大马后一直滞留国内,无法回到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必须勇于面对现实。

“这些客工必须面对的现实是,他们在新加坡的工作准证已经到期。而且,疫情过后,他们已未必是雇主的必然选择,新加坡雇主反而会以聘请当地人为主。”

他劝勉那些已达成当初到新加坡打工目标的大马客工,应回国作出本身的贡献。

“我个人认为,凭着他们在新加坡累积的工作技能和经验,他们应该回来贡献祖国,做点小生意也好,毕竟这里的创业门槛比新加坡来得低。

“他们也可回马设立中小型企业,政府有提供各项援助。”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