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政坛最近流行请专业摄影师来拍摄代议士行善积德的照片,然后放在面簿上昭告天下。这样的做法一开始获得极大的回响,尤其照片展现的都是议员们铁汉柔情、忧国忧民的一面,加上画质清晰,画面唯美动人,因此放在面簿后很容易牵动网民情绪,最终无不获得万人点赞,千人分享。

不过,随着网民和媒体开始发现这些议员秀出来的照片,其剧情走势、角度拿捏、构图设计,甚至光线和色调都如出一辙后,大家开始怀疑这些照片都是经过统一方式的专人操刀,并开始质疑这些议员的诚意。

深怕为善无人知

议员做了“好事”自然希望获得广泛宣传,他们甚至还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行善了,而一些网民也认为即便是做戏也没关系,毕竟“做戏也能帮到人”。但,这背后或许还有值得思考的地方。

首先,代议士助人理所当然,一般的拍照作证也就算了,请上专业摄影来操刀,那份所剩无几的善念无疑进一步地稀释在刻意的安排下。我们甚至不禁纳闷,助人的目的是初衷, 还是完成拍摄是目的?被援助的一方需要多少配合来成就这些构图精致的照片?

再来,这样的做法不仅无法真正解决贫困人士的问题,反而还可能带动起依赖风气,无助于启迪民智。今天他没有交通工具你就送摩托,她没有钱你就请吃送衣添用品,但之后呢?其他人呢?其他选区的选民会否也抱有这样的期待?

今天你可以沦为“小叮当”或“圣诞老人”,然而长期下来的“救苦救难”或许将只会让选民都希望你是有求必应的“千手观音”。

身为立法议员本来就应该从制度上着手,而不是借助这种“头痛医头”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我们更希望看到议员问责监督的角色,如“槟州的零赤贫神话破灭了?”“ 还是制度化拨款失败?” “我们可以如何做得更好?”遗憾的是,议员们将自己的角色扮演停留在表面功夫上。

“美照秀场”恐倒退

尤为一提的是,槟州政坛在过去10年因为越来越多年轻议员的加入,好不容易才摆脱过去代议士需要“看沟渠”“看野草”的格局。如今,民众对这些议员“美照秀场”的做法越是推崇,我们则很可能得倒退回过往的层次,尤其这些操作居然还是来自年轻议员本身。

另外,选民对议员的要求或许可以再高一些。若我们依旧将议员的评估建立在“头痛医头”的层次,那么这不仅无助于根本性地解决问题,恐怕更会助长这种肤浅表面的操作,让我们的社会迎来更多的爱作秀的议员。

当然,在有“市场叫座”力下,议员恐怕短时间内是不会停止这种肤浅表面的操作了,而我们看到的,更是他们食髓知味后一波又一波的宣传,但我始终相信我们还能有更高标的眼光来审视我们的议员,而我们看东西也并不表面,绝不肤浅。若下回还有议员尝试扮演有求必应的“千手观音”,你或许能更尖锐大胆地站出来说一句:YB,你是议员,不是演员。也唯有那个时候,我们的社会开始进步。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