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 Boleh 3.0/官泰发

2016年是我人生中少数过得极为惨痛的年份。除了父子一同因骨痛热症住院的经历,当年最让我感到极度难过与无助的,就是搞不懂为何我们的国家竟容许老千横行。

犹记得当年为了避免再有民众像我一样受到欺骗或欺负,曾两度撰文痛陈个人悲惨遭遇。惟根据最新情况显示,我当年的努力是白费的。



雪兰莪州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在上周六表示,雪州蒲种地区约15名雇主通过同一家女佣代理公司聘请女佣,但这些女佣在工作数十天或在过了试用期后便逃走,雇主索赔不果,怀疑当中有诈。

在本月更早之前,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张天赐也曾召开记者会,揭发蒲种一间女佣代理公司分派女佣给4名雇主,女佣工作7天至3个月后便逃走,雇主到代理公司要求赔偿,却被拖延。

把自己搞得像执法人员

我不知道张天赐揭发的是哪家女佣代理公司,但黄思汉揭发的那一家,即使电视新闻播报时打上了让人眼花缭乱的马赛克,我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由于实在是顶不顺执法当局纵容老千横行,以及避免受害者像我一样白跑冤枉路,我今天再次抱病撰文叙述“下半场”的经历。

记得当时在受够了期票跳票、不再接电话及要报案就报案等鸟气之后,我把纠纷带到消费者仲裁庭。同样的,在历时几个月里,为了满足仲裁庭各种各样的要求,东奔西跑不知多少回。在上了几次庭及对方皆缺席后,我终于胜诉了。

志期2016年8月15日的判决阐明,对方必须在14天内还钱,否则等同藐视法庭,将面对多少罚款,甚至是被带至民事法庭。天!看了真是让人多么高兴!

孰料,这只是另一个惨剧的开始。

时光荏苒,14天过去了,140天也过去了,365天也过去了。我忘了在这期间到底追问了多少次执法进展,只知道我把自己搞到好像执法人员。

纠纷带上庭仍招摇撞骗

就在去年9月,消费者仲裁庭竟然允许该间女佣代理公司援引其中一条条文,重新审理该公司与我之间的纠纷。我心中刹那间真的是狂喊“Malaysia Boleh”!

第一次上庭(除了我之外还有两名控诉者),庭主以我来不及听清楚的速度与声调,表明搁置了之前的裁决,然后重新再审一次。在听罢对方满嘴谎言,包括女佣向代理投诉遭雇主殴打后,我当庭忍不住插嘴,要求庭主叫对方发誓。当时,庭主只是一脸不悦说:“要不要对方发誓是我的权力,不是你。现在还没到你发言。”

仲裁庭第一次的审讯结果为,允许对方在7天内提呈开销证明,以便法庭能在考量各种开销后作裁决。至于第二次的审讯,很快就结束,因为对方缺席了。结果,我又胜诉了!“Malaysia Boleh”!

过了不久,我接到贸消部官员来电,表示将把有关纠纷及负责人带至法庭。天!听了真是让人多么高兴!

孰料,原来该公司还在招摇撞骗!请问这个城市还有法治吗?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