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应留全民脚印/南洋社论

政府5日推介“2030年共享繁荣宏愿”(下称2030宏愿),从2021年开始取代即将收官的“2020年宏愿”,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雄心再现,誓言将大马打造成新的亚洲之虎。

2020宏愿是马哈迪在位第四任首相时,于1991年第六个大马计划推出的治国方略,旨在用30年使大马跻身先进国,此计划如今以失败告终,马哈迪归咎前朝政府过去15年并未专心致志实现2020宏愿,反而致力于通过高薪资和政府补助等手段,来达到高收入国目标。



马哈迪回锅当第七任首相后推介的2030宏愿,一些内容其实跟2020宏愿有异曲同工之处;其中,2030宏愿的最终目标跟2020宏愿一样伟大,而华裔和土著家庭的收入鸿沟继续成为关注点。

2030宏愿的分析报告显示,华裔和土著家庭收入的差距,从1989年的497令吉提高至2016年的1736令吉,在27年内提高了4倍;华裔和印裔家庭的差距则在同一个时期,从286令吉增至1154令吉。

以简单数字看,华裔和友族间的贫富差距似乎越来越大,但情况确实如此吗?

这份报告没有采纳统计局《2016年家庭收入及开支统计报告》,因而忽略了友族贫富差距改善,反而华人贫富差距却告恶化的事实。



根据统计局报告,华族收入基尼指数上升0.6百分点至0.411,土著是从2009年的0.44减至0.385;印裔是从2012年的0.443减至0.382。

根据测算方法,基尼系数在0.4至0.5之间,代表这个群体的贫富差距已属不正常,趋于较大。

尽管华族本身的贫富差距最大,但若说华裔家庭收入还处于“领先”位置,这也绝对是他们用无数的血和汗,以及通过努力工作的良好习惯换来的成就;大马华裔可因此感到自豪,因为他们今天以努力换来的成功,没有人可提出合理的质疑。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