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岁末难免会多愁善感,此乃“人之常情”:因此有人转头回顾,有人昂首前瞻。回顾者多会因2020年多灾多难,毫无建树而感叹“虚度了一年”;前瞻者,则为战胜“疫情”遥遥无期,“政局动荡”,政客又好斗,“走回正轨”短期内没有希望,因而断定“2021年没有梦想”。

2020年本为实现“宏愿”之年,却因“设计师”眼高手低把“先进国”绘成“空中楼阁”,而大计泡汤,梦想成空。偏偏这一年又冠病来袭,封城锁国,停工停产,人人自危,而从政者又忙着“争相位”、“夺政权”,置人民福祉、国家安危于不顾。于是,任性的老爷子耍性子,辞相位,搞出一个“喜来登事变”:希盟垮台,国盟上台。唉,大马祸不单行,从此无奈地迈入“多事之秋”!

此后,最流行游戏是:政客放下诱饵钓大鱼,终日无所事事忙着计算倒慕“票数”。

于是,坊间有人戏作打油诗,嘲讽老马是“犟驴”:“锅炒酱牛肉飘香,千家万户尽垂涎;政坛犟驴一根筋,十头水牛拉不动。欲叫犟驴变温顺,除非让他改姓羊;老马逞强耍性子带领盟党去荷兰!”

最近大马比较乱,有人为保住政权一个头两个大,有人却“通敌”里应外合扯后腿。于是霹雳事件爆发了,财案通关也险象环生。结果,巫希合作告吹,财案三读也以3票多数过了关。

巫统不甘听命老慕

于是,多事的局外人又草就“劝喻诗”,劝勉火箭诸公要自省改过:“抹黑政敌靠嘴骂,‘窃国盗贼’贴标签;结下怨仇难‘漂白’,抛开原则送秋波。热脸贴上冷屁股,方知当初‘话太重’;若想一笑泯恩仇,领导换班下野去。”

5·09大选之后,国阵败北,巫统成为最大输家,有如“虎落平原被犬欺”,党中战将有的在“政治恶斗”中官司缠身,有的却跳槽大红花。好不容易盼到“再变天”重返主流,但巫统身为国盟“议席最多”的大党却要听命于小党的老慕,难免心中五味杂陈,不是味道。

但安努亚认为,巫统大佬应该面对现实,“有官司在身者”不能入阁。但还是有人不甘寂寞,时不时闹情绪,久不久搞事端。于是,劝慰巫统诸大佬的打油诗也应运而生:“回顾旧年伤心事,展望新年绘愿景; 面对现实多自省,勿当‘权力幻想家’。官司缠身勿争位,领导换班再出发;个人得失等闲事,扶掖后进创高峰。”

诚然,2020年的确多灾多难,不堪回首,能在疫情肆虐的险境中保住性命,能在政客捣乱中“关关难过关关过”已属大幸,还奢谈什么建树?

那2021年会“峰回路转又一村”吗?看到政客磨拳擦掌,伺机出击,而疫情依然那么严峻,谁能乐观地去编制那不可能成真的“美梦”?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