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星期六,也就是2019年9月14日,巫统与伊党正式签署了两党的《全国共识宪章》。宪章含有五大重点:一,捍卫联邦宪法;二,通过各宗教、种族和文化之间的协商,加强全国共识;三,强化回教、马来人及土著发展议程,建设和谐国家;四,确保国家政治稳定及五,为国家提供新方案以彰显社会公义、跨越肤色及信仰藩篱。

巫统与伊党两党之间的合作,早已经是预料中事,完全不让人感到意外。



其实,先有华裔选民在政治的大团结,后来才有巫伊两党发起《全国共识宪章》,试图在政治上团结马来人。

从政党政治的角度来看,政党之间的合作,以执政为目标,之前的恩恩怨怨是过眼云烟。希盟是眼前绝佳的例子,以前的政治宿敌可以为了共同目标称兄道弟,巫伊之间的合作及其他政党的参与,何需大惊小怪?

更何况,从两党的发展历史来看,这只不过展现宗教—种族政治的重新整合。关键的问题是,要是华人选民不给这个联盟一定程度的支持,宗教政治无可避免会占上风。反之,则是族群政治冲淡宗教政治。两者之间,哪一个是更实际的选择?

伊党曾与多党结盟



因为巫统第二任主席东姑阿都拉曼过于世俗,再加上翁查化倡议巫统开放门户给非马来人对巫统带来的冲击,当时党内较倾向宗教的党员(例如回教学者等),在1951年另起炉灶,演变成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伊斯兰党。在1969年5·13事件后不久,伊党在1971年加盟联盟(国阵的前身),但是在1977年退出国阵。之后,也与其他政党结过盟。

大家应该都记忆犹新的是从2008年所谓的“政治海啸”后,民主行动党与伊党(还有人民公正党)组织联盟。可见,伊党的行为,只不过是一般政党的行为。更加重要的,是伊党的坚韧,有一群忠诚的支持者。

伊党与巫统,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是主要是在宗教上的竞争,政治上的合作只是短暂的。现在,这两个在野的政党,采取了“求人不如求己”的姿态——以吸引马来人及其他土著选民为重,不太寄望非马来选民。

但是,政治其实并不是数学意义上的一加一等于二。在政治上,一加一并不一定等于二。因此,华人要在政治上显示集体智慧,需要慎重思考的是不让巫伊合作向宗教严重倾斜。要做到这一点,华人在来届大选需要采取分散风险的策略,不要重犯2018年全国大选把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错误。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