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新捷运系统的双边协定终于签署。狮城的站定在兀兰北站,新山的站则是武吉查卡,越过柔、新海峡是用高架桥横跨两地。捷运系统预定在2024年通车。

这消息当然令两地经常受长堤塞车之苦的人士雀跃万分!每逢长周末,长堤严重堵塞4、5个小时的情况将不复存在。



难怪狮城李显龙总理在签署会上,用了“极好”来形容目前马、新的关系。他说:“新、马极好的双边关系促使两国展开更多新项目,让两国人民受惠。两国在反恐、外交、基础建设、教育与文化等领域都有合作,也不断开拓新的领域。”

然而,大马全国大选在即,首相纳吉难免被问及国内政治发展会否影响马新近期展开的合作项目时?他强调“双方紧密合作,能为人民谋福利。”

但他语气暗讽:“我们肯定不想回到两国之间出现外交对峙和狂言狂语的时代。那是我们要忘记的年代。”

一劳永逸解决所有问题



外交对恃、狂言狂语,是谁的杰作?大家应该心知肚明吧?

尽管首相纳吉自信又乐观,不认为“大选成绩会改变两国关系的性质。”但谁说得准呢?万一,对了,是万一反对党希盟致胜,没有悬念的将由马哈迪当首相!到时马哈迪突然搁置柔、新捷运的协议,要重新启动“弯桥计划”,要拆毁长堤,又要重新检讨“水供合约”,又要“剥猫皮”,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到时,狮城的新领导人将如何去面对?如何处理这棘手问题?

也许在马新关系处于“极好”的时机上,应该未雨绸缪,把那些历史遗留下的问题一并解决掉!“丹戎巴葛火车站迁移”是完成了,还有大马人的公积金的领取问题呢?水供合约问题呢?白礁(还有其他岛屿纠纷)问题呢?填土问题呢?何不一劳永逸把它们解决了?省了“换了领袖又变卦”,没完没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