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安破局意料中事/谢诗坚博士

如果把历史事件串起来,安华与马哈迪医生之间的关系也是跌宕起伏的,他们不是同一路人,而是机缘巧合走在一起,又因某种特殊的原因反目成仇;今天马安的破局也是意料中事。

历史的发展也给我们提供了答案:

(一)在半个世纪前,马来西亚发生“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马哈迪因强烈指责东姑领导不力,而付出被开除出巫统的代价(1969年)。

(二)1970年东姑下台,敦拉萨上台,马哈迪名声大噪。

(三)翌年,马哈迪被召回巫统,他也出版了被禁止的《马来人困境》一书而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

(四)也是在1971年,安华领导一批年轻的马来回教徒注册成立“回教青年运动组织”(Abim),但直到1973年才获批准。虽然这个组织只是NGO,不是政党团体,却成为安华的政治筹码(他是凭个人魅力吸引5万名回教徒入会,其中有前任已故伊斯兰党主席法兹诺及现任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他们3个人把聂阿兹(伊党的元老会主席兼吉兰丹州务大臣)当成偶像)。

(五)1974年,华玲逾万农民爆发反饥饿示威游行,安华带动其回教青年组织加入其中,当时他也摇着马哈迪的《马来人困境》一书向群众介绍,俨然把马哈迪当成导师。也是在同一年,安华在内政部安全法令下被扣捕两年;1976年获释后,伊党因与巫统关系闹僵,有意邀请安华领导伊党,但未被他接受。

安华成假想敌

1981年,马哈迪升任首相,安华选对的时间加入了巫统;在1982年的大选中脱颖而出,从伊党手上赢回峇东埔国席,从此平步青云,从副部长升上正部长,再从初级部长升上高级部长,再进一步升为副首相兼财政部长;他先后只用短短的12年时间成为马哈迪的接班人,速度之快,令人刮目相看。

虽然马哈迪给了机会,但安华大致上是自我奋斗才取得成功的。例如在1983年挑战巫青团长苏海米而胜出;又如在1987年巫统的党选中,他为马哈迪造势击退了东姑拉沙里和慕沙希淡组成的挑战,不但自身赢了党的副主席,而且官拜教育部长(按传统,教长一职是当首相的必经途径)。

在1993年的党选,安华走快一步迫使嘉化峇峇放弃捍卫党署理主席,马哈迪开始审视坐上第二把交椅的安华的下一步行动,因为安华不是一个人闯进龙潭虎穴,而是一个阵容(称为宏愿队伍)打进巫统高层;在马哈迪看来,安华随时都有可能取代他的位置而成为国家的领导人,安华成了他的假想敌。

就算安华无心也好,马哈迪在1995年已有了部署,一方面他劝请东姑拉沙里搬师回巫统;东姑拉沙里在1987年领军参加巫统党选失败后,于1989年率团离开巫统成立四六精神;在1990年及1995年的大选收获不大后,东姑拉沙里对政治显得意兴阑珊,因而被马哈迪劝服带领20万名党员回归巫统,当时马哈迪最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拉沙里能动用其影响力阻止安华在1996年党选中势力再膨胀。

由于马哈迪的插手,党选的结果也打乱了安华阵营,宏愿队伍中的四大将之一的慕尤丁落选,失掉副主席职,反被阿都拉取而代之;阿都拉原是拉沙里的一员大将,却没在1989年脱离巫统,因此被马哈迪点中来克制安华。这也可说明安华当年并没有计谋要取代马哈迪,反而是安华的“一只手”被马哈迪砍掉了。

即使安华依然是党署理主席,而纳吉及莫哈末泰益保住副主席,但政坛已预感暴风雨迟早在巫统内掀起;果然在党选的两年后即1998年,马哈迪大斧一落把安华的官职(财长)及党职(署理主席)全给砍掉了。

不甘于低头的安华也就开展他的烈火莫熄运动,一时声势浩大,在1999年的大选冲击巫统的地盘,但未能动摇巫统的根基;安华迟来的反击也给自己吞下苦果。

在这之后, 安华的阵容不断换人,也不断推陈出新,但都没有机会把公正党发展成为核心的政党(像巫统一样牢控国阵成员党)。

突然辞职原因成谜

虽然马哈迪已在2003年卸职退休,先后让位予阿都拉及纳吉接班,这个时期完全没有安华的影子;马哈迪在其回忆录中提到安华因触犯不道德的性行为,所以不可以任相。

就在马哈迪淡出政坛15年后,他又突然在2015年卷土重来,这一回他是对纳吉开除其儿子慕克力感到不满,乃与慕尤丁等人合组土著团结党。

为了达成夺权的目的,马哈迪不惜纡尊降贵到法庭与安华握手言和(2016年)。这种出其不意的重归于好,一时没有让人遐想背后有什么动机,而是相信马哈迪有诚意再扶安华一把,而且也相信只有马哈迪领导反对党(希盟)才有机会打倒纳吉、打倒巫统和国阵。当2018年的大选美梦成真后,马哈迪又改变初衷,不准备按时交棒;直到今年3月后,马哈迪才领悟到自己的辞职是大失误。直到今天仍没有人知道马哈迪突然辞职的真正原因。

在失落之余,安华决定不再与马哈迪合作是有其理据的。如果又再合作,那就显得安华患得患失,不是有独立决断的政治领袖。不过,最后的解决还得看哪一方作出让步。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