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马哈迪的民族自卑感/黄金祥

再过两年,敦马哈迪医生就是名副其实的百岁老人,即使是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他已是个“过去式”,但老人家制造话题的能力,可远胜其他同样过去式的政坛老人。

近年来,马哈迪完全不再掩饰,把他的种族主义本性,赤裸裸展露在大家面前。华社是他老人家的最爱,举凡国家的衰败、马来人的贫穷与分裂等等糟心事,他都可以归咎华社。

对他长不出象牙的嘴里吐出来的话语,华社基本上麻木无感了。兴许如此,他近日把目标转向他的祖辈同宗——印度人。

日前,马哈迪在接受印度某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大马印裔社群仍然不完全忠于我国,因为他们仍与原籍国联系在一起,包括保留淡米尔语为母语,以及延续印度传统文化和习俗。

“100%的马来人”

当被询及身上的“印度血统”时,马哈迪否认自己与印度有任何联系。他坚称自己是“100%的马来人”,顶多身上只有“几个茶匙”的印度血统。

在马哈迪掌权的全盛时期,他的印度血统是本地舆论的重大禁忌,虽然明眼人只要从他的长相,即可轻易判断他就是个印度后裔。

马哈迪如此嫌弃他的印度血统,除了因为政治现实和其他混入巫统的印裔回教徒一样,他必须以马来人身分来立足;另一方面,或是因为他内心的民族自卑感太重。在华人的民族观里,认祖归宗、慎终追远,是头等大事。对祖辈不敬,或者对民族作出背弃信义之举,会被视为宗族的不肖子孙,甚至是民族的叛徒。

马哈迪对自己的印裔血脉如此讳莫如深,在华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唯一的解释,令人怀疑他心底瞧不起自己的祖辈,甚至觉得父亲传给他那“几个茶匙”的印度血,是挥之不去但难以启齿的事情。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对于华印裔至今坚持学习母语,致力维护传统民族文化与习俗,觉得不解与愤怒。他能够为了政治利益,不认自己的民族、与自己的血脉根源彻底切割,为什么华人和印度人不能?

他选择认同的马来族群,却又经常被他批评为懒惰、不求上进的阿斗。一方面痛斥马来子弟烂泥扶不上壁,一方面又滥发拐杖鼓励他们继续摆烂。

于是,马哈迪变得里外不是人;而华印裔忠于自己的民族文化,在他眼里居然变成种族主义,并且是对“原籍国”的一种“忠诚”表现,也就等于对马来西亚不忠,更是对他那样的“马来人”不敬。尤其是华裔对追溯民族根源的执着,对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信念,让马哈迪这类“失根”的人很不是滋味。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马哈迪为了练就政治葵花宝典,不惜自切民族之根,成了叱咤大马政坛数十年的东方不败。

然而,作为“无根之徒”,他潜藏多年的心理不平衡,只能发泄在他人身上;就如古时候皇宫里的公公,对正常男人总是有一种莫名的羡慕妒忌恨。这么说起来,马哈迪还真是个可怜复可悲的有印裔血统的老人。

反应

 

要闻

确保审讯顺利进行 高庭建议敦马勿出国

(吉隆坡19日讯)高庭今日建议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勿出国,以确保他起诉副首相兼乡区及直辖区发展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的诽谤诉讼案能够顺利进行,不再展期。

法庭在今日开庭后。马哈迪代表律师米尔向法庭展示国家心脏中心发出的信件,证实其当事人因咳嗽进入国家心脏中心,因此需告病假。

“马哈迪周日(14日)从伦敦返马,第二天因咳嗽住进国家心脏中心。”

高庭司法专员颜德壮对马哈迪的健康问题表关注,希望对方早日康复,但同时也促后者在临近审讯的日期勿出国,避免这宗自2022年起一直展期的案件一而再押后审理。

“这案子自2022年以来一直悬而未决。案件定在8 月26日和27日的审理。我们希望他能尽快康复。

“出于尊重,也许你(律师)可以建议他不要出国。我们不能因为同样的健康原因或任何理由继续案件一再推迟。”

司法专员说,理想情况下,马哈迪应先在8 月26日作证,如果不能作证,则由其儿子拿督斯里慕克里出庭。

该案已两次延期,首次是于2023年11月,因前审讯法官罗扎娜调任槟城高庭而推迟;第二次则在2022年7 月,因为马哈迪身体不适而展期至今日。

马哈迪是在2022年7 月20日入禀高庭,起诉阿末扎希6 年前指控其身分证名字含“Kutty ”印裔名字字眼,以及他并非马来人或回教徒的说法已构成诽谤,并将阿末扎希列为唯一的答辩人。

他在诉状指出,阿末扎希于2017年7 月30日在巫统柯拉娜再也区部代表大会上对他发表上述含诽谤意味言论,该言论也转载到Astro Awani 优管频道和数个新闻网站,网民可毫无障碍地浏览。

他提到,阿末扎希的诽谤言论包括指控他的原名为Mahathir anak lelaki Iskandar Kutty ,并非马来人或回教徒,却在任相期间使用马来人身分牟取政治私利,有贬低印裔回教徒之嫌。

然而,阿末扎希在提呈的抗辩书,否认本身当日发表的言论具恶意及贬低原告在大众眼中的声誉。

2022年7 月,马哈迪提起诉讼,挑战扎希在2017年和2022年巫统区部会议期间的言论。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