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两难/戴贤将博士

 
 

10月6日举行的马来人尊严大会,在大马引起轩然大波。约5000人出席该由4所包括马大在内的政府大学所主办的大会,多数是大学生,但也有巫统和伊斯兰党的政要。

大会并没成为一个讨论马来人所面对的课题和要如何解决问题的论坛,相反被广泛地谴责为一个种族主义者聚集的活动。大会执行秘书再纳吉林致词时宣称,马来西亚属于马来人,并提醒其他种族和马来人之间的“社会契约”,非马来人一旦违反契约可随时撤销公民权。



25马来精英组织(G25)批评政府大学举办这场大会,而时评人乔沙末则感叹一些马大教授的偏执。

首相马哈迪医生出席大会引起民众愤怒,舆论批评他的出席,视同违背了去年大选击败国阵政府后,承诺要带来改革的希望联盟宣言。

在英国殖民时期读医学的马哈迪以捍卫马来人权益踏上政治舞台,以1970年出版的《马来人困境》一书提出由于地理和遗传等因素,马来人无法和华人移民竞争的论述为马来人争取政治特权和经济保障。

扶持政策无法达标



马哈迪试图以扶持行动加速占人口多数马来人(约占3200万人口中的60%)的发展,并成为新经济政策总舵手。

推出于1972年,该社会再造计划旨在透过一系列原定20年期的措施来重分配财富,例如大学录取配额、奖学金、银行放款额皆实施种族固打制、土著享买房优惠、将政府采购单和上市公司30%股权给马来人,及把国有企业和政府相关公司交给马来人经营等方案。

然而该政策并无法达到既定目标,而马哈迪在2003年下台,但落实20年的新经济政策所给予的特权已被马来人视为应得权利,无法撤回,而受其左右的大马经济逐渐落后于韩国、台湾甚至新加坡等领土更小、资源更少的其他亚洲经济体。

在大会上长达50分钟的演讲,马哈迪点出新经济政策失败,是因为马来人不够努力,并警告如果马来人不改变生活习惯,不愿努力面对工作上的挑战,则会被抛在后头。他说马来人的尊严源自大家的成就,而非靠政府之拨款。如果他能生产出优良产品和制造财富,马来人不用怕被藐视。

马哈迪称他坚信马来人具有能耐,但能力和工作意愿是两回事,责骂马来人可以做到却不要做。马哈迪呼吁马来人以各领域的成就取得尊严,否则再办10场尊严大会也无济于事。他说其言逆耳,但这乃是事实,也是在场年轻人将继承的挑战。

经济潜力无法发挥

马哈迪所言遭人充耳不闻,大会通过的提案没提及其呼求,反而要求首相、副首相、财政部长、教育部长、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和总检察长等重要政职必保留给马来回教徒,并且废除华小和淡小。

94岁高龄来日不多的马哈迪首相,无需以讨人喜悦的蜜语把握政权。深爱马来人的他竭尽全力地要改变其民,他的执着是值得赞许,但他在《马来人困境》一书中预警,因为政权给为马来人带来一个舒适的环境,消除了其生存和进步的一切挑战,政权最终可能导致其完全的失败。至今无具有同等政治远见和洞察力的马来领导。

很大程度上,前朝政府倒台是因前首相纳吉任期内的数十亿美元贪污丑闻所导致。但新政府因缺行政经验,同时不少文官仍效忠于执政61年的前朝政府,希盟未能履行其改革承诺,也未必能连任。

马来西亚常誉为回教徒占多数国家的楷模,但在易耍种族和宗教牌的社会中,国家经济既无法发挥潜力,少数族群又得不到应得之政治保障。

(作者为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中心院士,亦是China and her Neighbours: Asian Politics and Diplomacy from Ancient History to the Present Day 一书的作者。)

戴贤将博士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