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石头、布”是一种常见的随机游戏。

游戏规则简单:石头磕剪刀,剪刀裁布,布包石头。

没有哪一种手势绝对占优,三者之间互相制约,形成一种公平的“输赢连环套”;随意出手势,胜负的概率各为三分一,是一种极公平决胜的方法。

只有精明的游戏者,因掌握对方的心理状态及其概率规律,才能抢占先机,胜利的天平才会出现利己的倾斜。

要求胜,还须分析对手的性格与出招的偏好,例如倔强型的,会选择连续出同一招式的可能性就大些。

像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会习惯出“石头”,因为石头具攻击性及侵略性的象征;面对如此气势逼人的对手,就应以“布”应对,这样就能提高获胜的概率。

目前,马哈迪仍继续以强硬的手段,试图扳倒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慕尤丁要化解对手的攻势,就须修挖城壕,固守城池,伺机挫敌;巫统领袖纳吉与阿末扎希也试图借暗合之策,催迫举行闪电大选,以求决胜。

显然,失去权势依傍的马哈迪,已没法凭借常规以外的谋略,他想要的“马来人大团结”早已碎片化,他想要的“希盟++”的夺权游戏,可能还只是画饼;因为你懂,别人也懂;你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

这一切的“双重诡计”,其实都是马哈迪的惯用伎俩,就是连续出同样的招式,直接告诉对方,你准备继续出这招,除非你敢采取不同的策略,彻底甩掉旧式的套路。

马哈迪想要以此谋算,控制对手“跟随”出招,颠覆对手的预期逻辑,混淆对方的预估判断,以期出奇制胜,扳转战局,扭转乾坤。

不过,马哈迪似乎不再有绝对的优势,他过去领导的巫统及后来临时杂凑成军的土著团结党,都背弃了他,还突变为另类病毒。

“喜来登政变”不是一时的冲突,而是参与者被领袖的情绪和情感爱憎所感染,受到催眠和暗示下,所做出的一种反应。

希盟盟友也在猝不及防的垮台中,渐渐摆脱这种群体无意识的暗示和催眠,从信徒变成怀疑论者。

群体心理学创始者勒庞在《乌合之众》论述说,“谁掌握影响群体想像力的艺术,谁就掌握了统治他人的艺术”;马哈迪能否再呼风唤雨?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