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马哈迪是“冷面笑匠”?/刘泰安

前首相兼祖国斗士党名誉主席敦马哈迪医生堪称我国政坛的“冷面笑匠”,经常发表一些“笑死人不偿命”的言论,令人侧目!

所谓“冷面笑匠”,多指喜剧演员,其表演独具一格,以话语、表情、肢体等把别人逗笑,但自己却若无其事。知名的冷面笑匠有英国的卓别林、香港的许冠文等。

马哈迪10月15日出席第三时代媒体协会活动时指出,在来届大选中,反对党若分裂,必将“打败仗”,因此敦促反对党忘记彼此之间的仇恨,合作迎战。

他说的第一段话当然有理,但第二段话却十分可笑。

试问,反对党之间的仇恨从何而来?迫害者要求受害者忘掉自己背信弃义的前嫌,再度合作,说得何其轻松啊!

较早时,马哈迪在10月11日的记者会上受询会否与希望联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再合作时,反问记者:“你应问安华是否愿意跟我合作?问题是,他不肯跟我合作,我这人其实很友善。”

安华何苦再合作?

这不是“冷面笑匠”的梗,又是什么呢?

众所周知,安华过去被马哈迪害到“鸡毛鸭血”,又在上届大选后“受骗”未能如期接任首相。如果安华此时对这些新仇旧恨选择忘记,那他真是比马哈迪更友善的人啦!安华在10月13日对此回应说,只要理念相同,他不排除与马哈迪和国盟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合作的可能性。

令人费解的是,安华难道不知道马哈迪的其中一大理念,就是领导多元种族政党的安华是不适合担任我国的首相吗?哪有什么理念相同?如果得不到马哈迪非虚与委蛇的支持拜相,安华何苦再跟马哈迪合作?

德国思想家、革命理论家马克思说得好,历史本身经常会重演,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就成为闹剧。安华第一次受骗不啻是悲剧,第二次受骗就成为咎由自取的闹剧人物啦!

另一方面,现年97岁的马哈迪早前一再宣称自己年事已高,不会再次上阵大选,但他最近在10月11日正式宣布,将在来届大选中捍卫浮罗交怡国会议席。这不过是他善于食言的一贯作风,不足为奇。

可笑的是,他当天还表示自己并非祖国行动阵线(GTA)的首相人选。言犹在耳,他在7天后声称,他仍健康,能动、能说、能竞选,可做任何事。尽管岁数大,但还可以继续工作,若有需要,仍可第3次担任首相。他不忘口头禅说,自己没有理由拒绝人们需要他再当首相。真是绝了!

假如马来西亚没有这老人家东山再起治国就不行的话,那么,我国合该前途无亮。

此外,马哈迪宣布祖国行动将派出120名或更多候选人上阵来届大选,尽显其志在必得的豪气。但他不是说过他和他的党都没有钱,所以才会在柔佛州选大败吗?如果真的没钱,哪来经费去竞选至少120个国会议席呢?

种族主义两面手法

最令我族选民气煞的是,马哈迪一方面宣称祖国行动阵线不是反华、与华人对抗,另一方面又重申华人在马来土地成了亿万富翁,马来人却比其他人更穷。他说,马来人并没有怨恨华人,只是要拿回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

马哈迪应有不会获得华人选民支持的自知之明,何况他的政党或阵线都已计划好在来届大选全面攻打巫统竞选的马来国会选区。所以,他这次发表“不是反华”的言论,好像是在争取华人选票,又好像是在挑拨马来人情绪,令人对其莫测高深的种族主义两面手法,叹为观止!

记忆犹新,在上届全国大选出现的网战海报中,当时马哈迪以公正党蓝眼旗帜上阵的宣传品,有一则标语写着“他并不完美,但是限量版”。

毋庸置疑,上述标语迄今尚未过时,马哈迪绝对是我国史上最限量版的“冷面笑匠”啊!

反应
言论

雄关漫道真如铁/刘泰安

第15届全国大选11月19日结束后,我国出现了史上第一次悬峙国会,三大政党阵营(希望联盟、国盟及国阵)无一取得至少112的过半席位成立政府。虽然三分天下在选前已是众口一词的预测,但选后果如其是,不免令人感慨万分!

希盟在本届大选赢得82个国席,成为最多议席的阵营,但比起上届大选赢获可以单独执政的113席,少了31席或27%,大为退步。希盟的主干公正党只赢得31席(上届47席),锐减16席,失色不少,盟友行动党和诚信党分别只比大届少了2和3席,差堪告慰。

国盟则在本届大选一鸣惊人,特别是伊斯兰党突飞猛进,从上届的18席至今届的43席,飙升25席或138%,崛起为我国最大政党。

有趣的是,农历十五是月圆时分,莫非第15届大选的数字对以“月亮”为党徽和旗帜的伊党是好兆头?以奉行宗教神权政治的伊党从此势力膨胀,实在不利于我国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社会啊!

国盟的主干土著团结党出人意表地大唱丰收。上届大选仍由前首相马哈迪领导时赢得12席,本届突增至30席,显然是蚕食了不少巫统的地盘,大有未来取而代之的可能。

至于雄覇我国政坛一甲子的国阵,本届大选惨败,从上届的79席滑落至30席或62%,其中巫统的战绩最不忍卒睹,即从54席沦为26席,痛失28席,无疑是本届大选的最大输家!

扎希国阵大败主因

一手促成今届大选提前举行和专横调兵遣将的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无疑是国阵大败的主因,巫统上下群情汹涌,促他引咎辞职,不在话下。即使他现在负隅顽抗,拒绝下台,但在接下来6个月内必须举行的巫统党选,他的第一把交椅必然不保。

大选前大多数人都认为砂拉越政党联盟是新届中央政府的“造王者”,即大马半岛的任何阵营都要获得如今赢得23席的砂盟的支持,才能凑足组政的票数。不料大选后,国阵才是“造王者”。

如果希盟(82席)与国阵(30席)结盟,议席总和刚好是112,不需看砂盟的脸色就可共组政府。而国盟(73席)加上砂盟(23席)和沙盟(6席)才有102席,还差10席才能成事。因此,国阵似是任何联合政府的不可或缺的一员,其理自明。

由于阿末扎希此际已是“跛脚”的国阵主席,再也无法号令国阵诸侯听命,即使他个人愿意和希盟主席安华合作,也难以成事。

国阵周二(22日)早晚两度召开最高理事会会议,坚持不选择任何联盟共组政府,宁当反对党。看来,这个阵营失去了“成王者”的机会,也不想成为“造王者”?

与此同时,砂盟的立场一再改变,不再坚持挺国盟主席慕尤丁为相,而交由国家元首定夺新任首相人选。这个阵营不当“造王者”,宁当“西瓜偎大边”的“骑墙派”,对安华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另一方面,本届大选也有大快人心的一面。

一手造成上届大选后上台的希盟政府在短短22个月垮台的“罪魁祸首”、宁愿突然辞去相位都不肯交棒给安华的敦马哈迪医生,如今在浮罗交怡国席败北,甚至丢失按柜金,马失前蹄,晚节不保,终结了一代“不败的神话”。他所领导的祖国斗士党和祖国行动联盟全军覆没,可能从此泡沫化。 

政治青蛙受选民制裁

此外,涉及2020年“喜来登行动”的多位前公正党的重要“政治青蛙”,例如阿兹敏、祖莱达、卡玛鲁丁、莫哈末拉昔等人,都在本届大选败下阵来,受到选民们的制裁,也替公正党出了口气,绝对值得人们额手称庆。

诗云:“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第15届全国大选后面对多日组建政府的混乱局面,不啻是真如铁的雄关漫道。

值得庆幸的是,国家王宫11月24日下午宣布,由希盟主席安华出任第10任马来西亚首相,并在同日下午5时宣誓就职。

这是众望所归的大好消息,但愿我国从此迈步向前,大举兴革,则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