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马哈迪已“改邪归正”?/刘泰安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7月22日身穿伊斯兰党青色外套,出席国盟在吉兰丹哥打峇鲁举办的万人大集会州选造势活动。据报道,这是他第一次在伊党的政治演讲舞台亮相,全面为国盟站台拉票。

伊党副主席、丹州看守副大臣的拿督莫哈末阿马宣称,他欣慰马哈迪“改邪归正”,得以修复后者过去所犯下的错误。他表示,马哈迪的政治斗争理念已经改变,所以,伊党接受马哈迪的支持。

多年来水火不容

众所周知,马哈迪从政以来就与伊党(前称回教党)水火不容,早年为了抗衡声势壮大的伊党,把回教青年运动出身的安华拉进巫统,后来的发展已成为历史。

他本人多年来不遗余力地攻讦伊党,人尽皆知。近年来他退出巫统后,也曾指责伊党是叛教的政党,因为该党为了得到地位而不惜与巫统及非回教政党合作。

所谓“改邪归正”,是指从邪路上回到正路上来,不再做坏事。其近义词是:改过自新、弃暗投明。

伊党副主席声称马哈迪“改邪归正”,值得玩味。他暗喻马哈迪过去走的是邪路,现在今是昨非。不知马哈迪对此“美言”有何感受?

过度吹牛 让人讪笑

马哈迪在造势活动上表示,他从政80年来,这项活动是他出席过的最大型集会。难免令人感觉他在“自暴自丑”,两度任相长达22年及22月之久,都不曾有过举办如此大型集会的号召力?

他又宣称,国盟很快就能在6州选举赢得全部6州的执政权。信心喊话固然沒错,但过度吹牛,只会让人讪笑啊!

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就此讥讽马哈迪如今窘迫无奈,被迫力挺他昔日用“最残酷”手段来对付的国盟成员党之一的伊党。马哈迪和伊党主席丹斯里哈迪阿旺过去曾经互批对方是异教徒,如今却联手合作。

平心而论,站在伊党的立场,该党认为马哈迪现在已“改邪归正”的说法并没有错。但对广大民众(尤其是华社)而言,恐怕马哈迪不但没“改邪归正”,反而“变本加厉”呢!

举个近例,马哈迪7月20日接受某网媒访谈时,评价执政8个月的团结政府是无能(Tidak Cekap)的政府;如果人民继续支持现有的政府,国家的未来将会继续“黑暗”。

称“没批评团结政府”

值得—提的是,他强调,从团结政府组织后,他没有批评过这个政府,并给予足够时间让他们履行各自职务,包括首相和内阁部长。但是,团结政府的部长比较注重薪资和“YB”(尊贵的)头衔,只为了保住团结政府的形式,而忽略治理国家的本分。

马哈迪自称并没有批评过团结政府,根本是自欺欺人。

例如:马哈迪今年3月5日在布城首要领袖基金会上批抨团结政府执政百日,无所作为。虽然安华每天都发表关于他想做什么的声明,但没任何改变。这不是批评又是什么?

此外,由于“马来人宣言大会”被迫取消,马哈迪3月19日在吉隆坡土著权威党总部召开记者会,炮轰以安华为首的团结政府为“独裁者”,无法接受任何批评。这不是更够呛的批评吗?

敦马像似“原子弹”

我日前观赏了现在正上映中的二战题材传记电影《奧本海默》。片中提到美国“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在现场看了原子弹首次试爆成功时,突然想起印度教经典《薄伽梵歌》里的一句話:“我现在成了死神,世界的毀灭者。”令人闻之动容!

奥本海默在战后致力于游说国际社会对核能进行管控、避免美苏发生核军备竞赛和防止核扩散、反对氢弹的研发等。虽不是很成功,但不啻有“改邪归正”的意义。

引申而言,马哈迪不是“死神”,却像一枚“原子弹”,不但是“安华政治世界的毁灭者”,也是“这个多元种族国家的毁灭者”。

总之,“改邪归正”这词是不适用于他身上,其反义词如“执迷不悟”、“死不改悔”,倒是比较恰当的形容词啊!

反应

 

言论

特朗普遇刺祸福倚伏/刘泰安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7月13日在宾夕法尼亚州巴特勒市的一场竞选集会上遇袭,右耳受伤溅血,举世哗然,引发热议,不在话下。

目前距离今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还有3个多月,特朗普的胜选声势原本就盖过其对手即现任总统拜登,经此枪击暗杀未遂的突发事件,前者将击败寻求连任的后者,几乎已成定局。

特朗普在枪击现场临危应变的能力,诸如马上稳住情绪,振臂疾呼“战斗”口号等表现,突出了“命硬”、“强人”的形象,增添竞选造势的功效。

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俗语,又有一个新例。

特朗普7月16日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中正式被提名为该党总统候选人,先声夺人,气势如虹。反观民主党要等到8月19日才举行全国代表大会,以便正式提名当前深陷“换人”窘境的拜登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选情落后,自不待言。

选万斯当副手妙招

此外,特朗普已宣布现年39岁的俄亥俄州参议员万斯为他的副总统搭档人选,可谓妙招。

特朗普现年78岁,富豪出身,而万斯年轻,幼年家贫;两人年纪一老一少,出身一富一贫,相得益彰,吸引选民支持。

他们若胜选,万斯将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2位最年轻的副总统,仅次于在1857年以36岁出任美国第14任副总统的约翰·布雷肯里奇,缔造一桩佳话。

枪击事件刚传出时,有人认为那是“自导自演”的苦肉计,但相信此说难以成立,因为特朗普的选情胜券在握,没有必要争取同情票;何况行凶枪手当场被特工击毙,集会观众也有1死2伤。若真有“自导自演”其事,牺牲未免太大了!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纽约邮报》的报道,行凶的该名20岁白人男子克鲁克斯在高中时曾想加入射击队,却因枪法“差得可笑”而被拒。

因此,特朗普应感庆幸克鲁克斯的枪法“差得可笑”,子弹只要对准一寸就可爆头,他就从此笑不出口啦!

另一方面,美国的政客们众口一词纷纷谴责这起枪击事件。例如:拜登形容此事“令人发指”,并强调“美国没有这种暴力的容身之地”。前总统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等人也分别发表“在我们的民主制度中,绝对没有政治暴力的立足之地”这类声明,并谴责这次“懦弱”的袭击。

但我认为,他们的表态都是惺惺作态,无不虚伪!

众所周知,美国枪枝泛滥,其国内发生校园枪击事件,时有所闻。为何由始至终只见该国政客们打嘴炮,声声谴责,却无解决之道?莫非那是“社会暴力”而非“政治暴力”,所以在美国有容身之地?

更广义来说,美国自1776年独立以来对世界各国充斥暴力和侵略,进行一系列反人类的战争罪行,罄竹难书。

根据《美国侵略:我们是如何入侵或军事干预地球上几乎每一个国家的》一书,在联合国承认的当今190多个国家中,只有3个国家没与美国打过仗或受其军事干预。这3个国家能够“幸免于难”,是因为美国没有在地图上发现它们!

此外,美国第39任总统卡特在2019年坦承,美国建国以来240多年的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堪称“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

由此可见,美国历任总统都双手沾满了鲜血,他们谴责暴力之举,何其厚颜无耻啊!

美暴力语言缔造者

舆论界说得好,美国当前弥漫政治暴力的现象,可归咎于各方政客们发表煽动性言论所致。

特朗普本人就是美国暴力语言的主要缔造者,例证不胜枚举。他今天遭遇暴力对付,不过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无论如何,特朗普此次遇刺,虚惊一场,可3个多月后重返白宫的战斗,却行情大涨,堪称“福兮祸所伏”。

然而,这位“狂人总统”一旦重拾权力,骄横跋扈,从此“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到时世人非要叹息“祸兮福所倚”不可啊!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