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马哈迪半世纪传奇/谢诗坚

马哈迪其实在巫统成立时(1946),已是普通党员,但仍是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他在1964年首次参加国会选举而胜出,开启了他的政治人生。

在他进入国会后,就与对手李光耀在国会有了激辩(当时新加坡仍未脱离马来西亚联邦)。他的尖锐言论引起李光耀注意。



在李光耀回忆录中,他提到马哈迪在国会辩论时,对行动党的攻击达到高潮,形容人民行动党是亲华人,有共产倾向,也是反马来人的。在工业方面,人民行动党的政策是仅仅鼓励马来人当劳工,而不让他们有投资便利。

李光耀随即驳斥马哈迪的说法,他说“在10年内我们就会培养出新一代马来人,他们受过教育,懂得科技和管理现代工业。”

马哈迪也在他的回忆录(医生当家)中这样形容李光耀:“李光耀的态度和野心,与马来西亚的执政党(的政策)背道而驰。在1964年的大选中(指马来西亚),他尝试成为马来西亚华裔的领导者。他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取代马华(在联盟)的地位。”

与李光耀注定是对手

接着他又形容行动党在大选中只赢得一个国席(参选9席),以致要取代马华成为巫统的合作伙伴,彻底失败了。而该党所说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并不如李光耀预期中的受落。



可以说,从60年代开始,李光耀和马哈迪注定成为“对手”而不是“同志”了。

果然在1965年,因李光耀与联盟领导人的骂战升级,也就使到联盟决定让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成为一个独立国家(这并非李光耀所愿,但新加坡人民则表示欢迎和接受)。

令人诧异的是,马哈迪参加1969年大选时,竟在阴沟里翻船,败给回教党。这是他难以接受的成绩。

5月10日大选成绩揭晓后的第三天,即5月13日,一场种族冲突流血事件在吉隆坡爆发,局势非常严竣,政府乃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史称“5·13”事件),继之,东姑虽仍是首相,但其副手敦拉萨已全面掌控政权。

此时,感到失落与不满的马哈迪,针对陈修信表示马华不加入内阁事件明确评论,马华不应留在政府内。

他的言论见报后,东姑在6月6日致函马哈迪,说后者的言论使事情变得更糟糕,乃劝马哈迪耐心等待国家恢复常态,不要再引发事端。

约莫10天后,马哈迪在6月17日回复东姑函件中指责东姑是导致联盟陷入危机的罪魁祸首,因而促东姑下台。当马哈迪的信件曝光后,震惊整个国家。

名著被东姑列为禁书

在恼羞成怒下,东姑于7月12日通过巫统最高理事会将马哈迪开除出党。及后马哈迪又出版名著《马来人的困境》,字里行间也指责东姑未能改善马来人的生活和待遇。但这本书一出版(1970年)就被东姑列为禁书。

离开巫统未超过两年,马哈迪又“英雄式”地重回巫统怀抱(1971),在拉萨首相(1970年出任第二任首相)的扶持下,马哈迪重新活跃于巫统党内。

1974年马哈迪时来运转。在大选中重任国会议员后,即被拉萨委任为教育部长。有了官职在身,马哈迪在1975年的党选中当选副主席之一,另两人是嘉化峇峇与东姑拉沙里。

当拉萨于1976年病逝,而胡先翁上位后,他出乎意料的,选中马哈迪而不是热门人物东姑拉沙里为副揆。

1981年当胡先翁决定退休,身为副揆的马哈迪也就明正言顺地成为第四任首相。马哈迪的强势政治也在政府和党内造成不同程度的震荡。比如1983年的修宪,对统治者的权力作了些限制、借用慕沙希淡击退拉沙里,使后者未能当上副首相。

1987年的党选,拉沙里与慕沙希淡连手攻打马哈迪的阵营,结果败下阵来。

在无从选择下,拉沙里另起炉灶(1989),成立46精神党,全面地参加1990年大选,企图夺下中央执政权。无奈时不与人,拉沙里只得认命。

从政54年永不言退

1998年巫统斗争升级,马哈迪亲手开除其“宠儿”安华,并在不久后,安华被提控上法庭不得保释。

虽然马哈迪在2003年退休,把棒子交给阿都拉。但在2008年大选过后,因为国阵受到重创,也给马哈迪一个强烈理由迫使阿都拉下台。当2009年纳吉取代阿都拉成为第六任首相后,马哈迪也重回巫统。

但在2013年的大选后,马哈迪又发现纳吉战绩不佳,加上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案件不断积累和爆开内幕,也就出现了马哈迪临老(91岁高龄)再重出江湖,与慕尤丁共组新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明显冲着纳吉及巫统而来。

从1964年从政以来到今天的第54个年头,马哈迪在政坛上似乎永不言退。他的思维造就了他不断地斗争和不断地抨击他认为不称职的领袖。也因为他的心态与性格使然,这一回马哈迪钉上了纳吉。

这种斗争结局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要承认的是在这半个世纪,马哈迪仍然是政坛翻云覆雨的高手。

反应
政治

意识形态治国方向待调整 团结政府考验首相

报道:张永麒

(吉隆坡25日讯)随着大马第10任首相人选尘埃落定,如今所谓的“团结政府”及新内阁阵容成为举国焦点,政治评论员认为,新政府在政党意识形态、治国方向、捍卫国家利益等方面的调整,都考验着新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智慧。

数名政治评论员针对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主张的“团结政府”涵盖层面,道出各自看法。

有者认为,团结政府意即要考量各个阵营代表不同种族、宗教及阶级层面的需求,而团结政府并没有先例,为此国家领袖需阐明什么是团结政府。

基于预计这“团结政府”会涵盖各政治阵营,专家主张新政府暂时别处理敏感的课题,如涉及语文与族群的认同政治课题,反之可以在政治改革、社会政策方面形成共识,循序渐进。

陈亚才:官职分配棘手

时事评论员陈亚才说,对于政府在利益分配上,目前比较棘手的主要是官职,首相拿督斯里安华需要伤脑筋去平衡各方的力量。

“例如,在和国阵谈判时,报道指国阵会获得副首相和几个重要部长,希盟在2018年分到的部长数目会相对减少,行动党在2018年分得5个(官职),这次(预计)会减少,而砂盟及沙盟也要部长职。”

陈亚才接受《南洋商报》访问,谈及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主张所谓“团结政府”的涵盖层面一事说,团结政府要考量各阵营代表不同种族、宗教及阶级层面的需求。

“国盟代表马来回教徒力量;希盟代表多元、开放力量,其中有行动党代表华裔;砂盟及沙盟代表不同的地理和历史背景;国阵巫统也同样代表马来回教徒力量。”

他说,虽然国盟拒绝加入中央政府,但希盟和其他联盟组成的团结政府也有超过130席,可以说是一个稳定的政府。

陈亚才提到,在发生悬峙国会的情况下,各领袖知道不能再拖延,各政党为此达致共识,表明会遵守和配合陛下提出包容性政府的旨意。

他指如今主要“战场”将会是即将来临的州议会选举,这将在明年6月或之前举行,届时就胥视在中央合作的政党,在州层面会否一并合作,或选择对抗。

针对伊斯兰党可能考虑加入团结政府,是否意味着国盟分裂?他认为伊党脱离国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伊党需要土著团结党以组成完美的组合。

潘永强:定局后才表态  国盟错过加盟政府

政治评论员潘永强博士认为,安华口中所透露陛下提出的团结政府,就是要有包容性与多元性;就这前提而言,当时就暗示了希盟已在政府框架內。

“希盟议员有不同族群与宗教背景,又有来自砂沙当地当选的议员,还有民兴党加盟,有多元族群和全国民意基础,唯一欠缺的是马来人支持。”

潘永强说,因此希盟必须争取一个西马的马来人政党加入他们,这也是陛下希望巫统加入政府的理由,不能以在野党身分置身事外。

针对国盟在首相人选即将出炉之际才表示有意加入团结政府,潘永强认为国盟加入政府的时机已过,也失去了战略价值。

“安华政府已有约140名议员的支持,若再纳入国盟,就会变成超大型联合政府,目前似乎已无必要。希盟支持者也不同意伊斯兰党加入政府。”

他说,希盟与其他阵营有意识形态的距离,但政党政治讲究妥协与让步,是对手而不是敌手。

潘永强主张新政府暂时不应去处理敏感的课题,如涉及语文与族群的认同政治课题,但可以在政治改革、社会政策方面形成共识。

“从过去几年的政治发展可见,各阵营对于落实一些政治改革是可以合作的,如政治献金法、国会委员会机制、总检察署改革及接下来的选区重划。

“至于社会政策,若参照各阵营的竞选宣言,在托育、妇幼、老人照护方面有不少共通之处。”

谢诗坚:需阐明团结政府概念

政治评论员拿督谢诗坚博士说,安华需阐明何为团结政府,包括是以政党的利益还是国家的利益为先?以及会否为了国家的利益而牺牲政党的利益?

“团结政府的概念还是很模糊,目前摸不清楚,是否有讲究政党为先,还是以团结为依归,政党利益放一边。”

谢诗坚指目前还不知道安华跟随的是什么路线,在面对各政党联盟的权力和利益诉求上,安华需平衡和综合各方利益:“在政党的意识形态、治国、捍卫国家利益各方面要怎样调整,都考验着安华的智慧。”

他指团结政府并没有先例,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辞去希盟首相后,也提出“团结政府”的建议,并向陛下建议挑选符合资格者当内阁成员。

“但有关建议却虚有其表,否定了政党存在的意义。马哈迪的模式近乎总统制,以总统的个人意志为依归,以为可以唯我独尊,不需要政党的理念,但行不通,这是失败的原因。

“因此,安华不能抄袭马哈迪的模式,他仍需根据党派的路线来组织政府,应该提出有政党背景理念的团结政府。”

谢诗坚提到,由于政党联盟之间的谈判剧烈,例如国阵被指要求副首相、财政部长、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等职位,安华必须谨慎化解这些攻势。

视频推荐: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