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应“硬一次”来看/罗汉洲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尽管母语学校(华淡文小学)不是我们这个国家需要的,但为了顾及华人的敏感,所以不能关闭这些学校。

敦马又说他早前提议的宏愿学校,也因华人不要让他们的孩子与其他族群接触而作罢,以致不能把各族儿童集中在一起学习。



首先,华校是700万华人迫切需要的学校,联合国宪章明文规定,任何种族都拥有不可被剥夺的母语教育的权利,同时华校也是十多万(肯定日益增加)非华裔家长的首选学校,所以华校绝对是国家需要的学校。

其次,马来语作为唯一国语、马来人在独立后继续拥有特权、华印人在独立后继续拥有母语教育权利,是华巫印三族领袖在独立前达致的契约,也是三大民族互相让步的交换条件,因为有这些契约,才有马来亚这个国家的诞生,也才有较后成立的马来西亚,所以母语学校的地位绝不容质疑,正如不能质疑国语与马来人特权一样。

魏家祥终日放嘴炮

常常有政客和所谓学者或基于捞取政治资本,又或基于阿谀奉承而大发厥词,建议关闭华淡文小学,日前就有一名以反华教著称的华裔教授叫嚣关闭母语学校。



我也曾建议马华或民政党向警方投报这些发表谬论的人,以煽动法调查这些人,民政已就爪夷文课题入禀法庭,马华却什么都没有做,只见其总会长魏家祥博士终日在放嘴炮,却没有实际行动,丹绒比艾国席即将补选,马华应趁机报警查问主张关闭华小的人,“硬一次”给华人看。

实际上,华教今日所以会陷入如此的困境,马华须负上责任,当年占总人口超过35%的华人力争华文与马来文并列为国语,全国华团已准备向英国政府呈交请愿书(请参阅张木钦著《民族先锋之歌》第19及20两章),谁知道马华却以擅自以“华人代表”身分与巫统协议,不争取列华语为国语之一,只满足于“华人在独立后继续拥有母语教育权利”的契约,终于在今日陷华教于困境,给人形容为非主流教育、不需要的学校,甚至是分裂团结的祸首。

马华先辈背叛华社

换言之,马华的先辈背叛了华社,今日的马华不但无能补救,即连捍卫先辈如客家话“打米较番薯”的协议也做不到,任由思想极端者轻言消灭华教,叫华人如何再给它一个机会?

另一方面,华人从来就不抗拒与其他族群接触,沒听闻非华裔家长投诉他们的孩子在华小受到排挤。华人反对宏愿学校,是担心教育部通过行政权力逐步把其中的华小变质,盖数十年来,教育部常以技术问题、沟通不良、临时措施、时间上来不及、官员误解等理由,侵蚀华小的特征,所以华人不能接受宏愿学校。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