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街头闹事时,警察维持秩序逮捕暴徒,反被大事渲染为黑警而遭恶意攻击。

一些别有居心的媒体和政治人物,包括英美这些打着自由民主口号的国家,更对香港大事挞伐。可怜那一群负责撑起700万人的生命与财物安全,维护300多万普罗大众正常上班秩序的3万多名香港警察,成为街头最无辜的沙包。

几天前,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被怀疑使用20美元假钞,遭警察暴力执法跪压颈部7分钟后死亡。全球播放的视频显示,这名男子被跪压时曾哀求“我没法呼吸”,但警察却毫不理会。

这起事件引发强烈抗议,明尼阿波利斯市及其临近的圣保罗市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人群烧毁商场和其他商业设施,店铺遭抢劫,警局附近的购物中心也难幸免。示威和骚乱失控,州长沃尔兹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出动州国民警卫队维持秩序。

种族歧视一直都存在

美国自诩是自由民主的国家,但种族歧视的问题却非常严重,这个虚伪的“人权卫士” 在政治架构、历史传统或意识形态方面,都没有意愿解决非裔黑人与原住民印第安人长久以来受到不公平对待的问题。可以断言,美国的种族歧视会不断恶性循环,少数民族的人权保障,其实是挂在嘴边的虚伪政治承诺。

弗洛伊德的死亡,是美国社会中存在的结构性种族主义现象,白人长期欺压与歧视黑人和原住民的问题。《今日美国》的评论认为“奴隶制的遗毒仍在这个国家造成恶果。”

美国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认为:“结构性种族主义影响美国法律的执行。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代人,必须加以改革,并对滥用制度的人追责。”

NBA球员勒布朗詹姆斯、史蒂芬库里等也纷纷在社交媒体谴责种族主义行径。詹姆斯上载他2014年身穿“I can't breathe(我无法呼吸)”字样的上衣,并配文“Still(依旧)”,暗示这个国家存在的种族歧视,令人透不过气来!

库里认为:“弗洛伊德不应该死,他一直在求救,而这些都被忽视,这说明他因非洲裔身分不被尊重。在那个白人警察眼里,乔治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因此他被故意杀害了。”

《华盛顿邮报》说,几乎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然而现实中却充满了不平等。CNN更说,如果美国要走正确的道路,必须在全国范围内承认种族差距和非洲裔美国人的悲哀。

特朗普扬言军队镇压

总统特朗普说要调查命案,但更怒骂示威的“暴徒”,扬言要军队镇压。他的推文说:“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明尼阿波利斯这座伟大的美国城市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座城市)完全缺乏领导力。要么是非常软弱的激进左翼市长弗雷采取有效行动,让这座城市得到控制,要么我会派遣国民警卫队,把事情做好。”

美国18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病毒,超过10万人死亡,特朗普只是嘴边轻轻带过不当回事。这名敢说注射消毒液可以抗疫的总统,肯定也敢下令军警开枪镇暴。

香港的暴徒们,赶紧到美国示威去吧!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