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非政府组织好安静/章龙炎

第15届全国大选后成立的“团结政府”,对我国政治是好事还是坏事还言之过早。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国阵时期异常努力“监督”政府的非政府组织,变得非常驯,而且在“团结政府”成立之前的它们斗争的很多“重大课题”,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

即使“团结政府”也包括国阵,这些非政府组织却不像以前那样“敢怒敢言敢行”。

我看到的其中一点是,这些非政府组织敢对“团结政府”指指点点,会发现在网上被许多昔日的支持者变成今日的严厉批评者“霸凌”而很无助,唯有选择此时无声胜有声。

简单的说,非政府组织作为利益团体或者压力团体,主要职能是影响政府的政策。

非政府组织可以和政府配合,达到影响政府政策的目的,但不是与政党共舞,打倒有关政党的对手。

但是,好像净选盟、律师公会、绿色盛会、人民之声,甚至是隆雪华堂等等,扮演的却是非国阵政党联盟的“打手“,与非国阵政党联盟跳探戈。

为达执政目标不择手段

政党的最终目标是要执政。为了达到执政的目标,可以不择手段。不管谁当政府,非政府组织根据它们个别斗争目标,向政府施压制定它们所诉求的政策。

简单的说,非政府组织是一国之政治过程和政府治理的一股制衡力量,与政党的斗争目标是有根本差别的。

所以,拿督斯里安华还有他的盟友曾誓言旦旦反对首相兼任财长,不委任有官司者进入内阁,为内阁瘦身等等,在我看来就是政治花招。

这与安华甚至是任何政府首脑的个人格局有密切关系,还有重要的是太多客观的制约因素。普通老百姓不懂情有可原,非政府组织的领袖不明白或者明白了还是选择与政党跳探戈,就不配称为非政府组织。更适合的名称是某某政党的外围组织。至少,我看到的这些组织之前的各种行为,让希盟的支持者产生这样的印象。

因此,这些非政府组织把矛头对准“团结政府”,会被有些“铁粉”视为不当的行为,因为国阵和希盟现在是一家亲,纠缠往事无助于新政府专注经济。

这是和稀泥,“铁粉”与政客讲原则没什么差别。“铁粉”以不选时间,一天24小时小事化大,还无中生有,那里会要非政府组织专注经济发展?

即使如此,我觉得以前喜爱炒作某些课题的希盟,特别是行动党的“铁粉”,在安华当首相后已经在心理和情绪上被“招安”,是让过去10多年无事不政治化的氛围成为过去的好时机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以前被视为不中立的非政府组织亟需为自己正名,以做到名正言顺。言顺,事才有可能成,名副其实地扮演制衡的角色,而不是某些政党的马前卒。

反应

 

言论

华人和火箭的“小共业”/章龙炎

对民主行动党过去数次支持伊斯兰党,还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不偷不抢不怕回教刑事法”,现在为何大力抨击伊斯兰党,行动党支持者的其中一个标准答案是:以前是因为聂阿兹领导伊党,现在是极端的丹斯里哈迪阿旺领导,情况不一样。

2018年全国大选前,行动党以敦马哈迪医生“已经改过自新”,“让马哈迪有将功赎罪的机会”为卖点,全力促销马哈迪,最终让马哈迪第二次任相。

现在的“团结政府”,行动党与国阵特别是巫统成为执政盟友,行动党说这是“为大局着想”。

为利益勾三搭四

我走群众路线,用群众语言:行动党为了生存和追逐权力,个别领袖为了个人利益,勾三搭四,为此行为辩护而颠倒是非的说辞。

不过,这还是次要问题。关键是党员和支持者对这种行为的容忍有无底线,也就是党员和支持者有没有发挥监督制衡政党的作用,对党领袖违反政党的斗争及其执政后的政策的行为发声。这是民主要成熟发展的要素,是一政党“永续经营”的康庄大道,更是党员和支持者高素质的表现。

可惜呀,我看到很多行动党党员与支持者,并不这么想。他们对行动党的不信守承诺,对行动党某些领袖颠倒是非的容忍,个个都有能撑船的宰相肚!

以前行动党上上下下说“月亮代表我的心”,是个事实;说行动党当时是因为聂阿兹领导伊党才与伊党合作是个试图否认此事实的借口。他们当时应该唱“聂阿兹代表我的心”。

聂阿兹已经不在人世,行动党看来也没有白纸黑字证明“聂阿兹代表我的心”——我的意思是常人理解的“白纸黑字”,不是行动党的政治术语。

即使聂阿兹像行动党领导所言的开明,但聂阿兹不会因此给行动党面子自个儿决定放弃伊党的斗争理念(其中最重要的是建立回教国的最终目标)是可预见的。

为了迎战2018年全国大选,马哈迪亲近希盟,借希盟的力量(华人选民的力量是重中之重),不过是为了权力,路人皆知。

只是许多华裔聪明过度,不管怎么样都想方设法说服自己,马哈迪是救国而来,行动党是有能力“骑马”的。事实证明,聪明过度与天真只有一线之差。

对这,许多华裔同胞不改其乐,再接再厉。为了让安华圆首相梦,行动党某些领袖可以入阁,此前被骂得不堪的“印尼仔”扎希,变得和蔼可亲。巫统是个种族主义政党,其领袖是“盗贼”是否是事实,还要看行动党孝子孝女贤孙怎么想怎么说。

观察了好多年,我只能说他们的想法说辞,是为了说服自己,仿佛他们前世欠了行动党,今世是来还债的,“小共业”呀!

华人诉求变无求

行动党已经是华人的政治主流,陆兆福是大马华人的最高政治领袖,但是我看到以前的华人诉求现在变成无求。或许,这是行动党版的“人到无求品自高”。善哉!善哉!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