霾害夺走人民的笑容/郭碧融

最近早上醒来,我都会误以为自己身在云顶高原。窗外景色朦胧,可惜并不浪漫,因为空气中参杂着烧焦味,许多人因此而眼睛发痒、喉咙干涩、鼻塞等。

令人沮丧的是,我们几乎每年都须“迎接”烟霾的光临,差别就在于空气污染指数的水平。幸运的话,民众仅是感到蔚蓝的天空披上一层灰色外衣,但尚可出门散步、上学与工作,不至于影响身体健康。



今年,我们就很不幸了,烟霾导致多个地区的空气处于非常不健康的情境,人们仿佛身处在灰蒙蒙的世界里。根据世界空气素质指数网站公布的名单显示,我国于9月19日早上6时20分,一度成为世界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国家。
相信家里有小孩的家长对霾害有着深切感受,特别是学校因为霾害,而被迫调整放学的时间与上课的日子;当中就有家长如往常般送孩子去上学,抵达学校才惊觉学校停课,结果被迫折返;若有关家长必须去上班,还要设法安顿孩子;此外,有些家长在上班期间,突然接到学校提早让学生放学的消息,因此必须紧急离开工作岗位接送孩子回家。

多数人或许会以为教师可以趁学校停课在家休息,殊不知教师的教书进度必须遵守教育部制定的课程,所以在家也必须备课和批改作业;停课也意味延误课程,所以,教师在回校后须快马加鞭,设法将两堂课甚至更多的课挤在一堂课里完成。这无疑加重教师的负担,不仅需要重新规划课堂内容,更须考虑学生的吸收能力。

烟霾也导致经济受到冲击。根据国立大学去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在2013年因为遭受印尼森林大火的烟霾危害,在医疗保健和收入方面损失15亿7000万令吉,当中包括疫病成本、医疗和住院费用、医疗相关假期费用及防护口罩等开销。

190918K01_C6528-0

马印部长舌战



人民当然对烟霾所引发的伤害感到愤怒,但遗憾的是,无论是我国或印尼的领导人,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显得力度不足。尽管东盟已签署“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协定”,但不仅无法杜绝霾害,更在今次的烟霾发生初期时相互指责。

印尼森林及环境部长茜蒂指,吉隆坡的烟霾是来自砂拉越和大马半岛,一些来自加里曼丹西部;当我国能源、环境、科学、科技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反驳这个说法后,茜蒂就指大马有4家公司涉及烧芭,而杨的回应是印尼可以采取行动对付有关公司。

在这紧急关头期间,人民并不愿看到领袖们的唇枪舌剑,反之希望他们一起商讨解决方案,携手合作扑灭林火之余,也对那些违法烧芭的公司采取行动。幸好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终开口表示,政府将对付那些在印尼涉及烧芭的国内公司,而杨也在随后表明,其部门将在总检察署的协助下草拟跨境烟霾法案。

人民固然欣见法案的拟定,但完善的法案也必须配合坚决的执行力,否则,法案终将沦为纸上谈兵,人民到头来依旧得承受永无止境的霾害。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