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政府之所以会倒台,是因为一些前希盟议员跳槽退党,加上巫伊GPS愿意配合。但这个是阿妈系女人的道理,每个人都知道。

更深层的原因,其实是希盟首相职权交接问题没有被处理和解决。或者说,希盟在2018年1月提出“马旺配”出任正副首相,然后交棒安华的铺排,根本是不work的。

希盟当时为了说服马来选民,祭出敦马哈迪医生出任第七任首相,是出自选举策略,完全可以理解。但这样的安排并没有附加条件或限制,使到胜选过后的希盟完全听命于敦马。

首相掌握的实权和优势,让土著团结党的影响力瞬间膨胀,在这约2年的执政时期,更让这些前巫统失意分子越来越想要独享权力。如同当年的巫统,是主导国阵的政坛霸主。

首相霸权瓦解希盟

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败。在任首相拥有法律赋予的行政大权,而首相的职权何其大,纳吉当初就发挥得淋漓尽致示范给大家看了。纳吉当时就运用了首相职权,撤换了总检察长、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等。希盟也看到这一点,所以当初大选的竞选宣言当中,就承诺了制度改革,如将检控权赋予一个独立检控单位。

但敦马任相后,手中掌握的资源和影响力,才是安华一败再败的原因,更是希盟政府崩盘的缺口。首相除了可以分配内阁职位、各种大大小小的官职、拨款、官联公司职位以外,还有行政便利、 工程、影响力等非正式资源,分配给身边的利益集团来巩固自己的势力。

希盟一开始没有设定确切的交棒日期、胜选后让步敦马将内阁部长不计比例平分四党、让敦马接纳巫统议员等等的决定,都让敦马从“过渡首相+13议员”的底牌无限扩大,成了“敦马说了算”的局面。

一旦安华真的接替敦马成为首相,享有这些万人之上的权力、影响力和资源后,在敦马身边赖以为生的利益集团,就将会被瓦解,失去原本享有的利益。这包括土团党上下,害怕安华任相后由公正党主导希盟,失去原有官职,以及和安华对着干的阿兹敏派系,可以预计安华将会秋后算账断送政途。所以,土团党和阿兹敏派系,在尝过权力的甜头后,肯定不愿意看到安华上台接任首相。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安华接任首相的安排,更像是甜蜜的谎言,因为在现实的政治中,根本不可能实现。

希盟以121席的姿态上台执政,就算阿兹敏派系不跳,土团党自身的13席就能否决交棒计划。希盟剩余三党,除了期盼 A.敦马遵守诺言,就只能选择 B.“揽炒”,或者 C.“哑忍”两条路而已。

选出警长竟是狼人

希盟三党除了错在没有具体规划交接详情,制定有效制衡首相的方法之外,也错在误信军师,一开始就看走眼。希盟三党没有想到自己选出来的警长就是狼人,让他在关键时刻还握有多一票的绝对优势。这里的警长可以是敦马本身,也可以是土团党,因为敦马任相的最大受益者就是土团党上下。

当然,还有加上安华本身被敦马开除过成了惊弓之鸟,害怕万一行差踏错又得罪敦马,这其实让安华耗掉了不少王者风范。再来,党内派系无法整合,对于自家叛徒又优柔寡断。

不从历史吸取教训的人,终究将重蹈覆辙。希盟因跳槽失去政权,可能又会因跳槽回到布城。但就算接下来希盟重获 numbers,终究将会面对同样的问题,就是首相谁来做。假设敦马重(三)作冯妇,希盟三党又要回到选项ABC。这个难题,如果解决不到,那希盟回到布城也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

有传人民公正党如今坚持要安华任相,但这过得了敦马那关吗?那谈不妥的话,有numbers之说根本是无稽之谈。

(作者为执业律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