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阿克马勿捕风捉影/利亮时教授

一个社会具有族群的多元性,表示着该社会拥有许多不同言语、文化和宗教元素在里头。

中国学者徐桂兰认为,多元族群的国家,其族群的关系发展不外乎两个:“一个是民族摩擦、民族矛盾,以及民族矛盾激化的最高表现形式——民族战争,这是民族关系恶性发展的趋势;另一个则是民族交往、互动,互相磨合、互相认同,从而达到整合的境界,这是民族关系良性发展的趋势。”

从笔者的角度来看,族群关系的发展若以两分法来论断,基本上是有欠周全。族群关系的发展,与各族群间的文化背景、历史经验,以及居住地的大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因此,族群与族群的摩擦、矛盾不一定走向冲突,而互相磨合也不能确保能走上整合的道路。

族群和谐非理所当然

我国正是这样一个多元族群的社会。我们拥有不同文化、宗教、语言,大家共同生活在这块土地超过百年以上,基本上应该都能够相互欣赏和包容。然而,这种美好的画面,一直遭到“别有居心”政治人物的破坏。

族群和谐并不是理所当然的,而前首相敦拉萨与敦马哈迪医生已经让半岛整个氛围变调,族群之间的关系出现不少的隔阂。

最近有人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再次挑动族群和宗教的议题,这就是巫青团团长的阿克马。

从年初的袜子事件就掀起轩然大波,虽经国家元首出面,而暂时有所收敛,近日,他又针对峇株巴辖一家超级市场被发现售卖印有天房图案(Kaaba)“脚垫”,在脸书贴文呼吁所有回教徒,不论任何政见或政治立场都团结一致,以确保自己的宗教不会再被侮辱。

AEON BiG霸级市场较后时澄清,早前被宗教局官员没收印有天房图案的垫子,其实是迷你祈祷垫,而非脚垫。

阿克马在还没有搞清楚事情原委下,就捕风捉影的挑起宗教议题,并且制造某种敌视的情绪,这对国家的发展是没有任何正面的效益。

阿克马固然有其政治目的,但是不断操弄宗教和族群议题,短期可能会得到一些政治利益,但是也难保自己会被这股力量所反噬。

我国是一个尊重各宗教和各民族文化的世俗国家,在多元宗教和文化的影响下,造就我国的文化特色。

政治人物如果为了个人利益,而去操弄宗教和族群议题,其对国家经济将会造成深远的负面影响。

这些负面因素是会扩及各民族,祈望这些别有用心的政治人物,能够悬崖勒马。

反应

 

言论

伊党加入团结政府?/利亮时教授

日前消息传出伊斯兰党与团结政府最高领袖讨论加入团结政府事件,团结政府发言人法米不置可否,表示很多“讨论”正在进行。

这项消息的传出,是否代表团结政府在拉拢伊党,以此分裂在野的力量?另一种可能是伊党正面临政治困境,或者该党认为土著团结党已经无法助其扩张势力,因而向团结政府递出橄榄枝。不管哪种状况,政治人物都有着本身的政治考量。

团结政府发言人法米的态度是很正常的,因为有没有此事,团结政府都不能口出恶言,以免影响马来人的选票。

就此事来说,团结政府必须非常小心来应对,以免落入对方的算计之中。从当下的政治情势来看,团结政府是没有必要接纳伊党的,因为团结政府目前拥有占优势的国会议席。

另一方面,接纳伊党固然可以打击土团党,但是“引狼入室”后,可能会冲击到人民公正党和巫统的马来基本盘。这是安华等领袖不乐见,他们更怕伊党进入政府后,在资源的挹注下,更加茁壮,这将影响到人民公正党和巫统的未来。

团结政府以拖待变

团结政府固然不会接纳伊党,但是又不能直接与伊党发生任何的冲突,因此采取以拖待变的办法。

伊党又是什么态度呢?伊党尝过得到政权的甜头,如今沦为在野党失去了政权,自然希望重新拥有执政之权。

没有了政权,伊党可能发现其政治势力正慢慢的消失,而土团党可能已经失去利用的价值(该党六位国会议员的倒戈,弱化其在国会的力量),伊党要另谋出路。伊党目前拥有吉兰丹、登嘉楼、吉打的州政权,自然拥有跟团结政府谈判的本钱。

伊党和团结政府是各有盘算,短期内可能是没有任何的进展,尤其是团结政府内部必然有反对的声音,尤其是巫统害怕伊党蚕食其政治势力。

双溪峇甲州议席补选是另一个关注的焦点,如果伊党捍卫该议席成功,其就更有底气跟团结政府谈加入一事。

反之,人民公正党夺下该议席,某种程度代表伊党在丹、登、吉外的政治势力,正在消退当中,团结政府自然在接纳上必须再深深评估。

拥有政权者本来就具有各种的优势,而安华目前就具有此制高点,时间是站在安华这一方,因此团结政府没有立即接纳伊党的迫切性。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