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读刘泰安君的大作《狮城又打“反中”牌?》一文(见《南洋商报》7月20日),文中有意无意指新加坡政府在疫苗接种方面“疏中亲美”。这是在误导读者,更欠缺科学观。

冠病大流行至今已近两年,东西方国家或药业集团对疫苗的研发早在2020年上半年就开始。当时并没有人清楚知道冠病疫苗的研发能否成功。

在这未知的情况下,新国政府决定投资在这些研发机构上的金钱,其实是一项“赌注”,投入的金钱不少。更确切的说,这是一项有着“政治风险”的决定。疫苗开发不成功,等同于把钱投进大海,有去无回。

正是如此,新国政府决定对辉瑞、莫德纳、科兴3家疫苗研发机构进行“持股”以换取疫苗。

辉瑞、莫德纳在疫苗研发上先后取得成功,并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紧急使用。

新加坡也是幸运的。在2020年12月初就取得辉瑞疫苗,并于12月下旬开始,为必要服务的前线人员接种。2021年1月,新加坡也获得莫德纳研发的疫苗。

狮城标准超世卫

辉瑞、莫德纳疫苗送达狮城后,新加坡的卫生科学局(HAS)都要求两家医药公司提供研发、临床等一系列医学数据,目的就是确保这些数据是来自于包括实验室、临床等的准确、科学、有效性。他们都通过了层层高标准的审查、审核、比对,并被批准紧急使用,为民众大规模接种。

反而是科兴疫苗,2月下旬即送抵狮城(这是新加坡先前对科兴“持股”所预定的疫苗)。

新加坡HAS多次要求科兴提供额外数据供审核,科兴都未予提供。直到7月中旬,HAS才收到科兴提供的数据。

刘君文中提到,世界卫生组织早在6月1日宣布,包括科兴在内,所有被列入世卫紧急使用清单的疫苗,其安全性及有效性均有保障。

这是一项事实,但不代表着各国就会按照世卫的标准去对待。因为世卫所定的标准是最低标准,只要疫苗的有效性超过50%即被认可。但新加坡的要求却是高于世卫的标准。

其实,世卫/国际标准是一项指南,不代表其标准就是当事国的要求。如新加坡对食用水、空气、废弃排放的标准都是高于世卫好几个点。水龙头打开就能饮用,但在其他国家,一般都须先煮开后才可喝。可见,标准还是有高低的。

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对药品管制,都高于世卫/国际标准。新加坡对疫苗质量的要求也不例外。

有效性参差不齐

至今,冠病疫苗的成功研发有效性是参差不齐的。但依据各国接种的情况看,以及国际权威机构、科学家、医生对不同疫苗的各项医学研究报告,包括临床分析,辉瑞、莫德纳疫苗还是获得高分的评价,但这不代表接种其他疫苗是无效或不能保护。只是与辉瑞、莫德纳疫苗相比,所获得得保护率还是有所差别。

刘君在文中说到,狮城政府当前“歧视”中国疫苗的动作,令人怀疑又是一次打“反中”牌的表现,迎合美国“制衡中国”的欢心。刘君此论哗众取宠,既不科学,也是失实,而且是本末倒置的主观思维。

防疫必须以科学为依据,而不是谈感情。这关系到人民的健康,公共卫生的防护,更是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新加坡政府是基于对疫苗的高保护率、高有效性而作决定。可以这么说,至今为止,新加坡对采用何种疫苗接种的决策,基本是正确、恰当的,是获得人民支持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