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压颈身亡事件,通过个人社交媒体账号警告说,如果示威者越界,“迎接他们的将是我见过的最凶狠的恶犬和最凶恶的武器。”

然而,特朗普这个相当另类的威吓收效不大,美国境内的暴动式示威仍旧持续不断。

6月1日,特朗普提高其对示威者的警告“级别”,声称各州若无法平息骚乱和劫掠,他将下令军队出动维安。

很明显,弗洛伊德一人之死,引来的是数以万计的示威者走上街头;暴力、破坏、焚烧、劫掠的镜头固然触目惊心,但弥漫在空气之中,肉眼看不到的冠病病毒,难道就不可怕?

冠病在美国已夺走超过10万条人命,而正当疫情犹未收尾,特朗普重启经济之举备受医学界批评之际,因弗洛伊德之死所引发的示威活动,恰恰又让冠病病毒找到“大展身手”的好时机,美国另一轮疫情危机或随时引爆。

示威论的是声势,讲的是人潮,情绪一旦高涨,参与群众根本就不理会什么是社交距离,这个时候,冠病病毒必然如鱼得水,而多少示威者到头来将沦为各自社区的零号病人,恐怕世界最顶端的医疗当局也将无从有效侦查。

1日,世卫组织警告说,没有证据显示冠病的杀伤力正在减弱,换言之,在疫苗面世之前,时时刻刻保持社交距离是免不了的个人防疫行为,而政府当局和各有关方面,更必须对此坐言起行,万万不可作出任何不良示范。

在马来西亚,由于政府和卫生当局的良好管控,加上国人对行动管控令的高度遵守,冠病疫情显见好转,唯一让人忧心的是,沉寂一段日子的政坛再起风云,而可怕的是,开始有越来越多人认同,举行闪电大选是解决国盟和希盟之争的最佳方案。

美国今天出现的示威暴乱,就算特朗普对示威群众的一再恫言等同火上浇油,但再怎么讲整个起因都是始料未及,可要是马来西亚今天为了要解决一小撮人的政治纷争,而举行免不了人满为患的闪电大选,被吓坏的,恐怕不光是马来西亚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