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表示,把烟霾问题归咎于油棕业有欠公平,因为许多种植公司都遵守种植标准程序。

她也指烟霾是埃尔尼诺现象所引起的。郭部长积极维护大马油棕业利益的用心良苦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在完全拿不出数据的情况下,公开提出违反事实的看法,意在为何?



驻印尼加里曼丹的国际森林研究中心(Cifor)于本月19日公布,从2000至2018年的数据显示,油棕业导致婆罗洲至少39%森林的直接丧失。他们指许多油棕业者使用焚烧森林的方式准备种植油棕,也入侵婆罗洲的热带雨林,并对濒临绝种的野生动物如人猿和侏儒象构成威胁。

汶莱、印尼和大马3国的主要油棕种植企业在上述时段已摧毁了630万公顷的婆罗洲森林。如果郭部长不认同上述研究中心的指控和数据,不妨拿出具体的研究成果和数据来反驳,而不是进行毫无说服力的否认。

不但如此,印尼总统也于9月17日在雅加达和政府官员的会议中,承认印尼政府预防和扑灭林火不力,才造成不可收拾的林火和烟霾。

避开财势雄厚大公司



他说:“每个人应该在旱季来临之前就有所准备,可是我们再次(今年)造成疏忽,导致烟霾加剧。”

连印尼总统都坦然承认自己政府所犯下的疏忽,郭素沁凭什么认为烟霾是埃尔尼诺现象所引起的?难道印尼总统无中生有吗?

无独有偶,印尼环境和森林部也公开透露,今年的林火,有90%是直接由人类活动所引发的。

东南亚绿色组织的发言人则声称,漫长的旱季和埃尔尼诺现象虽然间接导致林火更容易蔓延,可是许多大规模的种植公司蓄意纵火焚烧森林,以便取得最大的经济效益,才是引发烟霾灾害的罪魁祸首。

许多外国媒体和公民组织的实地考察也显示,印尼政府虽然采取行动对付纵火者,可是他们主要对付小公司或个别农民,而有意避开财势雄厚的大公司。

须经得起独立监督评估

迄今,印尼政府只鉴定了5家包括大马公司在内的大规模种植公司涉嫌纵火,并冻结其他42家种植公司的土地。

实际上,一些跨国大型种植公司不但涉嫌纵火,甚至在印尼和我国东西马两地都涉嫌入侵原住民习俗两地,剥夺原住民的生存权。

我国政府特别是原产业部长,应该以诚实和开放的态度去面对这些有实地考察和数据的指控,揪出棕油业的害群之马,而不是一味的以大马许多大型种植公司都遵守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组织(RSPO),以及大马永续棕油认证的种植原则作为档箭牌。

上述标签和部长的声称,都需要经得起独立的监督和评估,并且必须透明化和公开化。一味的逃避问题和涉嫌包庇元凶,只会招惹更大大不满和更严重的抵制行动。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