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把稀土有机肥/里郎拔刀

自希盟执政以来,关丹莱纳斯稀土公司再度发表惊人的言论,声称可将其生产的稀土废料制成肥料,让农民受惠。

面对这种缺乏根据的单方面宣称,希盟政府一如既往的没有给予正面的回应或质疑,而向来对环境素质和人民健康不甚关注的在野党也没有积极的作出反击或纠正。所以稀土废料当肥料究竟是现实还是神话恐怕还待对稀土工业和其污染有研究的高人指点迷津。



全世界最大的稀土生产国中国据说在70年代初已开始研究稀土农用的效果,并且从80年代开始大面积的推广使用。中国官方声称稀土肥料的研究和使用都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他们将“稀土微肥”和化肥及微量元素结合,开发和生产了各种稀土尿素系列复混肥、稀土有机肥、稀土微肥、稀土饲料、稀土酵母等,应用于作物、菜果、畜牧、养殖、林业等等。当然,由于中国的稀土和稀土废料最大生产国,官方极可能单方面歌颂稀土肥料的功用,而有意忽略其可能对环境和人类健康负面影响的研究。大马不是稀土生产国,而是丢弃稀土废料的垃圾场。

从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日本的亚洲稀土公司在霹雳州红坭山新村境内设厂,把新村和附近地区附近的居民当作稀土和稀土废料辐射之副作用的白老鼠,含有稀土废料的矿山造成原本完全没有任何血癌病病例的新村产生了8名白血病病患和一名先天性残缺者,其中7名已因白血病而逝世。

报告非客观科学研究

2012年是大马反环境公害运动最轰轰烈烈的时期,笔者应关丹第一个反莱纳斯稀土辐射的环保组织之邀,前往红坭山拍摄和制作记录短片,访问了一名当年为亚洲稀土公司将其稀土废料载走丢弃的承包商。后者一见面就向我展示一双被稀土废料辐射得体无完肤的双手。



他说:“亚洲稀土公司没有告诉我们稀土废料有危险性,甚至还告诉我们说,这些废料可以拿回去当肥料或者当建筑材料。我把大部分的废料载到离工厂不远的空地埋了,当时我不懂危险,没有戴手套,结果处理完废料过后,双手感觉像被烧伤那样,那个痕迹留到现在都不会褪去。”

莱纳斯公司显然毫不认为发生在红坭山的惨剧具有前车之鉴的意义,并声称其公司过滤后的稀土废料对环境和人体完全不会有危害,可是该公司本身完全没有过去的稀土废料处理经验来加以证实,而前述由中国官方单方面所进行的所谓研究报告,则更像宣传而非客观的科学研究。

如果莱纳斯公司和大马环保组织在稀土废料可否当肥料的课题上相持不下,我想最快的解决方法就是把数以千吨计的稀土废料或肥料,赠送给默不作声的全体希盟内阁部长,以及对人民健康影响毫不担忧的在野党议员。让他们和家人的健康为莱纳斯即将推出的稀土肥料进行见证。

里郎拔刀

反应
 
 

相关新闻